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八回 Chapter 6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八  活捉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林沖說道:「前往毛片駿馬二百青州地面強人頭一喚做聚集二百盡數劫奪不知去向小弟連夜。」見說山寨哥哥相見商議眾人過渡忠義宋江大小頭領相見李逵下山遇見打破一遍宋江好漢正在歡喜宋江大怒:「前者馬匹如此無禮天王未曾不樂惹人恥笑。」吳用:「即日正好廝殺前者進兵地利如今智取。」宋江:「深入骨髓。」吳用:「探聽消息回來商量。」聽命大言梁山勢不兩立宋江見說便起兵吳用:「回報。」宋江怒氣片時忍耐不住使打聽回報

  不過卻是回來:「報仇大寨法華寺中軍數百旌旗不知。」次日:「小弟直到探知備細寨柵──前面二千守住教師執掌教師次子西第五父親這個青州身長綽號』,許多馬匹法華寺。」

  吳用便教會一同商議:「既然寨柵調可作寨柵。」便起身:「救命上山未能報效向前未知尊意?」宋江大喜便道:「員外下山便前部。」吳用:「員外山寨未經戰陣山嶺崎嶇乘馬不便不可前部先鋒平川埋伏中軍便接應。」吳用主意宋江遺言讓位因此前部先鋒宋江大意只要機會山寨吳用不肯員外引領五百平川小路調南大頭領霹靂、「李廣副將三千攻打正東大寨頭領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副將孔明三千攻打北大頭領、「九紋龍史進副將三千攻打西大寨頭領、「插翅副將三千攻打正中頭領軍師吳用公孫隨行副將領軍五千攻打頭領黑旋風李逵、「混世魔王副將馬步五千其餘頭領山寨

  宋江且說探知備細長官便請教商議軍情:「梁山馬來只是使陷坑強兵猛將草寇須是以為。」長官便莊客鋤頭鐵鍬下陷上面虛浮四下埋伏敵軍到來十數陷坑比及宋江起行吳用預先使打聽之間回來:「下陷不計其數到來。」吳用見說大笑:「不足為奇!」前進來到相近此時午時望見騎馬銅鈴馬上望見便追趕吳用止住便就此四面鐵蒺藜下令各自分頭一般蒺藜不出交戰吳用使探聽不出所有陷坑暗暗多少總有一日備細暗地使記號回報軍師次日吳用傳令一百有餘裝載蘆葦中軍當晚傳令諸軍頭領來日東西攻打史進一字兒擺開如若那邊虛張聲勢不可吳用傳令

  再說只要宋江便陷坑那裏次日大隊南門次後報道:「一個和尚禪杖一個行者戒刀攻打前後!」:「兩個梁山魯智深武松。」有失便幫助西報道:「一個大漢一個賊人旗號,『插翅前來攻打。」幫助按兵不動只要他人陷坑伏兵接應吳用調背後前面只顧不敢兩邊伏兵背後吳用趕來盡數出來吳用一齊排出百余車子盡數點著上面蘆葦硫黃一齊煙火比及出來火車只得回避急待退公孫早在作法大風火焰捲入南門敵樓燒毀自得鳴金收軍四下當晚連夜修整兩下

  次日計議:「難以。」教師寨柵率領披掛上馬搦戰宋江中軍搦戰帶領前軍看見心懷:「往日?」「坐下中方交鋒軍器並舉三十旗下看見兩個中間一個原來本事不得三十兀自不住三十躲閃有失便坐下中方飛出夾攻騎馬原來金錢豹便軍器使用。「李廣中看恐怕兩個便出來左手右手滿兀自那時便早先正中翻身落馬頭盔腳蹬死於非命十數騎馬飛奔回來長官大哭

  旁邊一個壯士武藝使飛刀當時大怒咬牙切齒:「馬來哥哥報仇!」長官不住全身披掛上馬直奔接著:「小將不可輕敵宋江智勇猛將愚意堅守五寨暗地使前往便朝廷調官軍征剿一打梁山無心戀戰退那時不才兄弟一同追殺大功。」未了教師到來見說堅守:「梁山吳用詭計不可輕敵退守救兵到來商議。」叫道:「何時養成退!」不住上馬帶領騎馬飛奔搦戰宋江傳令前軍當時得令正要黑旋風李逵手板直奔不問事由對陣有人說道:「這個梁山黑旋風李逵。」便原來李逵但是上陣便遮護此時獨自正著泰山在地下背後過來宋江陣上飛馬向前背後一齊接應宋江陣上不敢以此宋江駐紮

  次日只是主張不要對陣禁得:「。」無奈只得披掛上馬便是先前千里龍駒獅子」。宋江擺開陣勢對陣出馬怎生打扮頭上耀日光鎧甲冰霜坐騎千里龍駒

  出馬過來宋江陣上頭功飛奔坐下馬來相交軍器並舉二十便奮勇趕來到處後腿倒下馬來死命雖然一陣收回敗軍駐紮

  宋江車子一面使山寨將息吳用商量大刀、「槍手下山協助宋江自己焚香祈禱占卜吳用便道:「雖然此處今夜。」宋江:「可以作準。」吳用:「兄長放心只顧號令頭領今夜東西便其余四下埋伏已定。」

  :「今日必然乘虛正好劫寨。」見說便西索引前來一同劫寨二更左側直到宋江中軍四下無人中計轉身便左手兩頭右手後面便是李廣一發趕上黑地鋼叉起火東西兩邊進兵攻打寨柵混戰半夜路得

  長官煩惱倍增次日投降八分隨即直到宋江大寨有人宋江傳令呈上宋江拆開:「頓首再拜頭領麾下倚仗一時冒犯日天率眾到來當歸奈何無端施放本意遣使講和休兵馬匹盡數犒勞三軍。」

  宋江心中大怒:「兄長干休本願!」俯伏在地不已吳用慌忙:「兄長我等相爭既是差人講和一時忿大義?」隨即便取銀使回還呈上長官拆開上面:「梁山主將宋江手書回復治天下無禮何為梁山自來邊界行一講和便二次馬匹犒勞軍士忠誠禮數更變別有定奪。」

  長官次日長官使:「講和人質。」宋江不肯吳用便道:「。」隨即便李逵臨行吳用過時附耳:「如此如此。」到了當時眾人中軍

  且說好漢長官向前說道:「哥哥將令李逵前來講和。」:「吳用差遣個人必然。」李逵大怒揪住便長官慌忙:「李逵雖然卻是哥哥心腹特使疑惑。」長官中心只要講和便置酒相待法華寺安歇五百軍人前後圍住使宋江大寨講和中軍相見隨後二次馬匹大寨宋江:「先前千里龍駒獅子』,如何不見將來?」:「師父乘坐以此不曾將來。」宋江:「早早馬來。」便馬來:「別的不吝。」往復宋江使說道:「即便退便。」

  宋江便吳用商量未決有人報道:「青州到來。」宋江:「必然變卦。」號令青州暗地好言撫恤十分恩義相待說道:「功勞山寨個頭一齊不從任從。」情願從命帳下吳用授計:「說道:『宋江講和打聽真實如今宋江大意只要千里馬無心講和必然如今青州救兵到了十分心慌正好乘勢用計不可。』」信從自有處置

  言語直到前事一遍長官宋江無心講和可以乘勢寨柵長官:「那裏必然他殺。」:「打破好歹今晚傳令盡數宋江大寨無用回來李逵。」長官:「教師可以善用。」當下傳令一同劫寨法華寺大寨李逵這個消息

  再說宋江吳用說道:「未知?」吳用:「如是便是今晚我等退兩邊魯智深武松西史進』,百發百中。」

  當晚盡數月色朦朧星辰昏暗定當押後來到宋江不見動靜中計即便鑼鼓卻是法華寺鐘樓聲響東西火砲喊聲大舉不知多少說法寺中李逵一齊發作出來回到不見長官大鬧梁山大軍自縊西死命北門有無陷坑背後魯智深武松將來史進後頭人馬陷坑重重不知

  且說千里馬西門此時不分南北二十不知何處樹林背後一齊五百手提馬腳便千里龍駒從頭過去之間陰雲冉冉冷氣颼颼漫漫狂風颯颯虛空中一去路勒馬便東西南北四邊陰魂纏住浪子麒麟一聲:「那裏!」下馬便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