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七十九回 Chapter 7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九 放火戰船 宋江太尉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太尉望見水路軍士四邊砲響聚眾原來梁山施放伏兵太尉心驚膽戰鼠竄連夜濟州水軍大半戰船回來逃難軍士性命不會淹死太尉折挫銳氣摧殘城中駐軍等候差人公文不論船隻拘拿濟州整頓

  水滸宋江董平上山神醫調治使瘡口養病吳用頭領上山水軍頭領忠義宋江船隻收入水寨分派頭領

  再說太尉濟州城中會集商議梁山上黨節度使:「幼年遊歷江湖使交遊韜略孫吳才調諸葛智謀聞名現在東京城外安仁教學參謀可以吳用詭計。」太尉聽說便鞍馬東京秀才參謀便濟州一同軍務回京不得三五城外宋江直到太尉大怒隨即節度使交鋒

  宋江太尉急忙退十五里外平川曠野太尉宋江兵馬山坡陣勢紅旗猛將號旗分明乃是太尉看見:「便是統領連環朝廷。」便節度使使兩個一個使一個來迎兩個五十破綻出去山坡便緊要趕來馬蹄相似五七無人看看趕上來迎兩個十數之上分開尋思不得不得趕上何時將近一個山嘴不知何處勒馬上坡:「那裏馬來受降!」大罵後路兩個好在一邊一邊中間盤旋不得:「何時!」:「。」:「正要活捉性命頃刻!」:「活捉!」兩個雨點將來兩個三十深處兩個身軀軍器兩個馬上腰胯用力相爭兩個一塊一身雙手按住兩個上岸兩個中都軍器頭上身上衣甲飄零兩個正在水深淺水正解岸上趕到眾人活捉差人戰馬回來因此軍器上馬馬上一齊前面節度使一個一個張開馬上大怒不到便趕來猿臂打中鮮血迸流雙手便張開滿馬頭射中便一邊便清原只有本事張開後來馬上不住便走入軍隊張開到處六十四分奪得回來喊聲大舉霹靂大刀兩個猛將張開使盡氣力只好廝殺一齊官軍乘勢衝動退回濟州梁山追趕連夜上山

  宋江忠義退軍士殷勤相待感激相見一同管待宋江:「將軍切勿宋江異心污吏如此朝廷赦罪招安情願國家出力。」:「前者太尉招安如何乘機歸正?」宋江:「便是朝廷詔書不明因此弟兄眾人兩個幹辦恥辱。……」:「中間好人維持國家大事。」宋江管待次日具備鞍馬兩個路上宋江許多好處回到濟州城外太尉宋江大怒:「賊人詭計面目左右推出!」跪下:「乃是宋江吳用賊人恥笑。」太尉眾人兩個性命本身職事發回東京兩個回京

  原來姪兒乃是太師朝廷官員教授抬舉御史大夫告訴尚書:「太師。」:「宋江異心朝廷招安。」:「前者如此無禮不可招安!」:「招安朝廷用心撫恤不用利害以此不能成事。」次日天子殿降詔令人招安天子:「現今太尉使請安參謀使定限日下。」太師一面原來有名文士朝廷大臣知識酒食迎接一邊收拾起行

    年來教授安仁
    權貴滿舊識一個賢人

  天使太尉濟州心中煩惱報道:「到來!」太尉便問道:「船隻如何?」:「大小一千五百。」太尉大喜便號令放入一排船尾鐵環鎖定上船其餘護送船隻編排軍士上船訓練半月梁山吳用掌管水路眾多水軍頭領準備小船船頭船艙裝載蘆葦引火小港高山水邊樹木旌旗火砲人馬假設營壘公孫作法旱地接應吳用

  太尉濟州水路掌管太尉披掛三通旱路上馬梁山水路船隻不斷迤邐梁山深處不見看看金沙荷花打魚只有兩個拍手大笑便漁人跳下水底戰船金沙一帶柳樹兩頭黃牛莎草睡著牧童遠遠一個牧童一頭黃牛嗚嗚笛子便先鋒悍勇首先登岸牧童起來呵呵大笑穿深處五七上岸一聲兩邊左邊霹靂右邊五百出水招呼軍士大半軍校前軍便退山頂連珠砲蘆葦颼颼公孫仗劍山頂穿須臾掀天頃刻紅日狂風大作蘆葦深處小港小船船隊鼓聲一齊點著火把霎時大火烈焰飛天四分穿前後一齊

    綠水
    滿天飛火勢
    
    山崩浩浩
    
    船尾旌旗不見
    霜雪
    僵尸熱血波濤
    火焰煙霞

  當時滿戰船只得頭盔衣甲跳下不敢逃命一個人小船將來便水底下去一個人上船李俊船隊披掛一個人劈頭梁山水面只有小船之間兩邊死水眾多性命回去不會生擒活捉李俊待解上山惟恐宋江兩個好漢商量路邊結果性命首級送上

  再說太尉引領水邊策應連珠砲鼓聲不絕水面廝殺前來靠山臨水探望紛紛軍士逃命爬上認得自家軍校緣故放火船隻不知所在太尉望見喊聲不斷滿鼓聲攔路,「急先鋒起開近前太尉身邊節度使便交戰不到便太尉追趕山嘴不見背後豹子頭林沖趕來一陣不過趕來一陣不到背後趕上一陣吳用使追趕前面攔截背後無心只顧奔走救護不得因此太尉飛奔濟州三更城外喊聲不絕原來埋伏五百三五太尉附體使探視回報放心整點大半

  正在納悶報道:「天使到來。」節度使迎接天使降詔招安參謀使相見進城商議太尉觀看招安許多船隻燒毀待要招安回京躊躇主張不定濟州一個平生心王」,濟州供給詔書打聽太尉遲疑呈獻便事件:「貴人不必沉吟小吏看見活路這個翰林貴人一個後門。」太尉見說大驚便問道:「後門?」:「詔書要緊中間一行:『宋江大小人眾赦免。』一句囫圇如今兩句宋江一句,『大小人眾赦免一句宋江一個手下眾人調自古:『不行無翅。』宋江其餘不知?」大喜隨即長史便參謀:「堂堂天使可以正理相待不可詭詐宋江以下智謀識破起來未便。」太尉:「自古兵書:『。』豈可?」參謀:「天子聖旨天下自古因此不可如此知者難以。」太尉:「眼下卻又理會。」聽聞梁山宋江前來濟州天子赦免罪犯

  宋江太尉一陣搬運不曾收入水寨但是活捉陸續濟州當日宋江大小頭領正在忠義商議報道:「濟州差人上山報道:『朝廷天使降詔赦罪招安加官特來報喜。』」宋江笑逐顏開便說道:「朝廷降詔特來招安太尉小人前來報請大小頭領濟州行禮詔書異議疑惑。」宋江軍師商議取銀賞賜濟州宋江號令大小頭領收拾詔書:「兄長未可性急太尉見識兄長不宜便。」宋江:「你們如此疑心如何歸正還是好歹。」吳用:「我們膽寒心碎便十分計策施展不得兄弟好漢不要疑心只顧跟隨哥哥黑旋風李逵將帶一千埋伏濟州大嫂將帶一千埋伏濟州西連珠砲北門。」吳用調已定頭領水軍頭領看守寨柵太尉誘引英雄聽聞參謀濟州正是君王惹起全班壯士畢竟好漢地大濟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