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八十五回 Chapter 8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五  學究智取文安縣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歐陽侍郎:「宋江梁山英雄好漢如今宋朝童子皇帝弄權閉塞不用如何他們愚意可加官爵輕裘肥馬使大遼馬來中原如同反掌不敢自專不錯。」便道:「使將帶一百八一百八緞子敕命一道宋江鎮國大將軍大元帥權當信物頭目姓名將來盡數官爵。」出來啟奏:「宋江招安奴婢手下二十八宿將軍十一大將有的是強兵猛將若是蠻子不退奴婢親自引兵。」國主:「便是好漢插翅大蟲且休。」多言原來正是第一上將十八武藝無有不通兵書戰策盡皆三十五堂堂凜凜有餘身材威儀上陣不時腰間使錚錚有聲端的不當

  且不說歐陽侍郎許多禮物馬匹宋江正在軍士國有使命來意吉凶當下便吳用商議:「招安我們奈何?」吳用:「若是如此將計就計招安先鋒霸州得了霸州左手容易只是。」

  且說歐陽侍郎宋江傳令開城進來歐陽侍郎城中下馬直到賓主宋江便:「侍郎來意?」歐陽侍郎:「小事上達左右。」宋江左右退請進後堂深處說話歐陽侍郎後堂欠身宋江:「大遼將軍大名爭奈無由拜見將軍梁山大寨行道弟兄同心協力今日宋朝奸臣閉塞便高官重用賄賂總有大功不得如此奸黨弄權讒佞僥倖賞罰不明以致天下大亂江南兩浙山東河北盜賊草寇猖狂良民塗炭不得聊生將軍十萬精兵歸順先鋒弟兄劬勞報國引兵直抵沙漠勞苦朝廷恩賜奸臣沿途擄掠珠寶令人饋送浸潤官爵不肯如此行事將軍縱使報國大功回到朝廷反坐罪犯大遼國主小官敕命一道將軍鎮國大將軍兵馬大元帥一百八一百八便抄錄一百八頭領姓名官爵將軍國主將軍盛德前來將軍同意輔助本國。」宋江便:「侍郎爭奈宋江出身微賤鄆城小吏犯罪在逃梁山避難天子降詔赦罪招安雖然未曾功績朝廷赦罪如此侍郎炎熱停歇暫且國王兩個屯兵早晚秋涼商議。」歐陽侍郎:「將軍權且鞍馬回去慢慢說話!」宋江:「侍郎不知我等一百八耳目最多倘或消息。」歐陽侍郎:「兵權執掌將軍不從?」宋江:「侍郎不知我等弟兄中間有性調和端正同心慢慢回話。」

    薰風回首不勝
    歸降青山

  於是歐陽侍郎上馬宋江軍師吳用商議:「適來侍郎一席話如何?」吳用長嘆一聲不語沉吟宋江便問道:「軍師何故嘆氣?」吳用:「尋思起來只是兄長忠義為主小弟不敢多言歐陽侍郎一席話端的有理目今宋朝天子至聖奸臣專權主上聽信設使日後有成我等招安兄長只得先鋒小子愚意豈不只是兄長忠義。」宋江便道:「軍師不可縱使宋朝忠心宋朝青史不容吾輩盡忠報國死而後已!」吳用:「若是兄長忠義可以霸州。……目今暫停。」宋江吳用計議已定眾人屯駐暑熱

  次日公孫中軍閒話宋江問道:「先生師父真人盛世高唐邪法背地使李逵足下:『尊師真人靈驗。』賢弟來日宋江法座焚香參拜洗塵未知尊意如何?」公孫便道:「貧道欲歸老母兄長連日屯兵未定不敢開言今日仁兄不想兄長來日清晨貧道行省老母。」

  次日宋江軍師掌管收拾將帶個頭宋江公孫騎馬帶領五千步卒仙山宋江馬上來到山峰深處青松滿全無端的佳麗公孫馬上:「有名喚做。」宋江

    四圍八面玲瓏
    重重飛瀑
    溪澗石壁
    白雲洞口紫藤
    碧玉丹桂懸崖
    引子麋鹿
    競秀白鶴
    相對
    紅塵不到車馬幾曾

  當下公孫宋江直至眾人下馬整頓禮物前面公孫向前施禮宋江施禮公孫便:「何在?」:「師父近日在後退居靜坐。」公孫便退居崎嶇徑路曲折不到之間荊棘外面青松翠柏盡是中有真人在內端坐誦經童子開門相接公孫先進草庵禮拜便:「弟子舊友山東招安敕命先鋒特地在此。」真人見說便請進

  宋江草庵真人迎接宋江再三懇請真人真人:「將軍國家上將貧道山野?」宋江堅意謙讓禮拜真人宋江取信香爐便個頭禮拜真人童子烹茶真人:「將軍一同行道歸順宋朝萬載!」宋江:「鄆城小吏上山感謝四方豪傑望風相應骨肉股肱景象方知會合奉詔統領大兵仙境有緣瞻拜真人前程不勝萬幸。」真人:「將軍折節出家人已久死灰無可效忠督過。」宋江再拜求教真人:「將軍素齋天色就此荒山宿未知尊意?」宋江便道:「宋江指教安忍便?」隨即真人真人:「貧道宇內縱使無用隨身自有不曾穿將軍數萬賞賜浩繁。」宋江再拜收納真人堅執不受當即供獻素齋真人公孫回家明早將軍當晚宋江閒話宋江心腹備細告知真人真人:「將軍一點忠義天地神明護佑死當無疑只是將軍一生命薄不得全美。」宋江:「莫非宋江不得善終?」真人:「將軍只是所生命薄為人到處得意便當退步切勿富貴。」宋江:「富貴宋江但願弟兄常常貧賤滿大家安樂。」真人:「大限到來汝等留戀?」宋江再拜真人法語真人童子紙筆寫下句法宋江說道

    忠心義氣
    幽燕明月
    鴻雁
    吳頭楚尾官祿同歸

  宋江再拜:「金口指引。」真人:「天機不可泄漏應時將軍自知將軍宿來日再會貧道當年未曾將軍!」宋江句法在身真人宿方丈宿

  次日清晨真人公孫草庵真人齋飯相待真人宋江:「將軍貧道一言這個徒弟公孫貧道山中出家絕塵正當一會星辰不由道行今日便留下在此貧道不見了弟兄往日情分從今將軍大功此時將軍一者使貧道傳道老母將軍忠義忠義未知將軍雅意貧道?」宋江:「師父弟子安敢公孫先生弟兄?」真人公孫稽首:「將軍。」當下眾人真人真人宋江真人:「將軍保重。」宋江拜別所有乘坐馬匹俟候道士宋江外相宋江半山平坦公孫一同上馬

  一路城中下馬黑旋風李逵接著說道:「哥哥真人怎生不帶兄弟?」:「真人好生。」李逵:「奈何!」眾人

  宋江衙內眾人後堂宋江取出真人句法吳用眾人反復公孫:「兄長天機不可泄漏收取終身受用只顧猜疑師父法語過後方知。」宋江天書之內

  自此之後屯駐一月有餘軍情七月樞密行文到來朝廷宋江樞密院便軍師吳用計議玉田縣操練整頓軍器人員已定祭祀日出左右報道:「國有使來到。」宋江卻是歐陽侍郎便後堂宋江問道:「侍郎來意如何?」歐陽侍郎:「退左右。」宋江隨即軍士侍郎:「大遼國主好生將軍歸順大遼大義國主。」宋江:「外人盡忠告訴侍郎不知足下內中一半不肯歸順若是宋江便隨侍幽州朝見先鋒必然引兵追趕那裏不見了弟兄們日前義氣心腹躲避引兵趕來下落那時回避不知我等下落回報東京必然我等那時朝見引領大遼廝殺!」歐陽侍郎宋江言語心中便:「緊靠霸州兩個隘口一個喚做兩邊險峻高山中間一個文安縣兩面關口便是去處霸州大門將軍若是如此霸州躲避本州定安守把將軍可就那裏如何?」宋江:「如此宋江使回家老父根本侍郎暗地使宋江如此今夜我等收拾。」歐陽侍郎大喜宋江上馬

    常山姓名
    宋江何似梁山大王

  當日宋江令人吳用一同計議智取霸州下來便宋江酌量已定吳用暗暗吩咐如此如此宋江帶去人數林沖李逵孔明共計十五頭領軍校人數歐陽侍郎來到便歐陽侍郎飛馬宋江:「知道將軍好心歸順甚麼大遼有的是強人相助既然大人不放心霸州作伴差人去取。」宋江侍郎:「收拾完備幾時可行?」歐陽侍郎:「今夜便將軍傳令。」宋江隨即吩咐下去疾走當晚便一面管待使黃昏左側開城西門便歐陽侍郎在前領路宋江隨後便二十宋江馬上猛然失聲叫聲:「!」說道:「軍師學究來歸大遼不想不曾慢行使。」當時三更左側前面關隘歐陽侍郎一聲:「開門!」當下把關開放關口盡數直到霸州天色歐陽侍郎宋江定安原來大遼為人有權過人侍郎守住霸州一個喚做侍郎一個喚做侍郎報道宋江便城外先鋒請進歐陽侍郎便宋江定安宋江便後堂宋江:「金枝玉葉小將投降消受宋江報答?」定安:「將軍中原聲名大遼國主好生。」宋江:「小將宋江盡心報答。」定安大喜安排慶賀筵宴一面三軍城中宅子宋江安歇盡數眾人宋江安歇宋江便歐陽侍郎吩咐:「侍郎差人把關軍師吳用吩咐便進關安歇昨夜來得倉卒不曾等候一時足下只顧軍情主事不得軍師文武智謀六韜三略無有不會。」歐陽侍郎隨即便言語差人文安縣把關:「一個秀才模樣便過來。」

  且說文安縣得了歐陽侍郎言語便差人關上備細蔽日把關將士準備安排對敵騎馬秀才模樣背後一個行腳一個行者隨後百姓趕上高聲:「宋江手下軍師吳用兄長追趕開關!」把關:「想來正是。」隨即開關放入學究兩個行腳僧人行者入關關上行者和尚便道:「兩個出家人咱們則個!」把關推出和尚發作行者焦躁叫道:「不是出家人殺人太歲魯智深武松便是!」和尚禪杖便行者戒刀就便殺人正如一般百姓便是一發關口引著趕到關上一齊文安縣把關官員那裏文安縣

  吳用飛馬霸州守門宋江歐陽侍郎相接便引見定安吳用說道:「吳用不合遲了不想知覺將來此時不知如何。」流星探馬說道:「文安縣霸州。」定安便點兵宋江:「未可調宋江好言招撫如若不從。」探馬將來:「不遠!」定安宋江一齊看望整整齊齊躍馬點軍調耀武揚威立馬之下高聲叫道:「朝廷宋江出來!」宋江城樓下女說道:「兄弟所有宋朝賞罰不明奸臣當道讒佞專權大遼國主同心幫助大遼梁山許多相聚。」大罵:「北京安家樂業上山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