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三回 Chapter 11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太湖小結 蘇州大會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宋江半晌甦醒吳用說道:「我們必然收伏不得方臘自從渡江以來如此不利連連弟兄。……」吳用:「主帥當初大遼大小完全回京兄弟各人壽數眼見得渡江以來得了潤州常州宣州天子洪福齊天主將如何不利先鋒何故喪志?」宋江:「雖然一百八宿天文兄弟手足今日這般凶信不由傷心。」吳用:「主將煩惱理會調接應攻打無錫縣。」宋江:「留下大官做伴使院長送去回覆先鋒進兵攻打湖州杭州聚會。」吳用回覆使宣州不在話下

  引著無錫縣蘇州三大指揮使十數常州守住無錫縣樞密訴說:「樞密寬心小將必然恢復常州。」探馬報道:「作準。」便上馬北門黑旋風李逵引著過來不曾成行大敗退無錫縣樞密便南門引著兵馬無錫縣南門蘇州得了便差人先鋒宋江頭領無錫縣便出榜安撫本處百姓良民大隊使申請鎮守常州

  且說樞密會同蘇州三大求救訴說軍勢不住兵馬席捲以致城池三大大怒喝令武士樞密:「宋江部下兵馬好漢了得步卒梁山嘍囉因此。」:「權且五千首先大將隨後便策應。」拜謝全身披掛上馬首先

  三大聚集手下名為一個個身長武藝

    飛龍大將軍  大將軍張威

    大將軍  大將軍

    飛天大將軍  大將軍

    大將軍  水大將軍昌盛

  當下三大親自披掛上馬監督中軍人馬前來交戰前擺大將背後整整齊齊二十副將五萬人馬閶闔門前部引著寒山寺無錫縣宋江使探知許多偏將調無錫縣前進相遇相望陣勢忿口氣坐下親自宋江交戰宋江旗下回頭問道:「?」未了,「槍手中金坐下便樞密交戰交鋒左右二十露出破綻下馬一齊吶喊。「黑旋風李逵,「喪門神飛刀

  宋江大隊人馬兩邊弓箭陣勢軍陣一字擺開中軍樞密心中大怒便出馬大罵宋江:「你等只是梁山打家劫舍宋朝先鋒侵入誅盡殺絕方才罷兵!」宋江馬上:「只是睦州福祿要圖霸業不如及早投降天兵到此巧言抗拒!」喝道:「且休手下猛將在此出來廝殺?」宋江:「若是兩個一個好漢使出來使比試本事便輸贏但是下馬各自不許暗箭傷人不許屍首如若不見輸贏不得混戰明日廝殺。」便出來兵器向前宋江:「將相。……」黃信宋江左右兩邊臨陣花腔彩旗一個號砲喊聲十六騎馬各自敵手廝殺十六如何見得對手配合交鋒張威黃信昌盛乃是

    征塵殺氣橫生
    人人個個
    三十二臂膊織錦穿梭
    六十四馬蹄
    隊旗錯雜青黃
    兵器交加刀劍
    旋轉烽煙元宵走馬燈

  十六猛將英雄用心三十之上中一翻身落馬贏得?「下馬陣上各自鳴金收軍將軍分開兩下

  三大大將尋思不利退回蘇州宋江當日寒山寺不在話下

  且說三大退堅守不出調鹿角女牆準備城池

  次日宋江不出黃信帶領三十騎馬前來蘇州城郭環繞牆垣堅固:「不能。」回到吳用計議攻城有人報道:「水軍頭領李俊從江主將。」宋江李俊宋江便沿海消息李俊:「自從水軍一同江陰太倉沿海副將水軍船隻交鋒小二下水因此得了江陰太倉去取嘉定去取常熟小弟特來報捷。」宋江見說大喜賞賜李俊往常申狀

  且說李俊常州都督收復江陰太倉海島去處給與賞賜先鋒調李俊回到寒山寺先鋒宋江蘇州城外水面用水船隻廝殺因此留下李俊整點船隻準備行事李俊說道:「水面如何道理。」宋江李俊回來說道:「上相太湖兄弟宜興小港太湖吳江探聽南邊消息然後可以進兵四面夾攻。」宋江:「賢弟只是沒有副手。」隨即便大官孔明施恩江陰太倉昆山常熟嘉定協助水軍收復沿海便幫助李俊行事辭別宋江偏將投江不過回來參見先鋒宋江撫慰隨從李俊小船探聽南邊消息

  且說李俊扁舟兩個水手搖櫓個人宜興小港盤旋太湖太湖果然天空萬頃

    高低上下天光一色點破琉璃驚起翡翠春光魚鱗滂沱滾滾皎潔遊走波瀾紛飛瀰漫天地混沌開元獨佔水晶宮

    
    夕陽

  當下李俊兩個水手小船太湖漸近吳江遠遠望見漁船五十李俊:「我等那裏打聽。」個人打魚李俊問道:「鯉魚?」漁人:「你們鯉魚我家。」李俊魚船多時漸漸一個處所柳樹二十漁人隨即李俊上岸一個一聲兩邊大漢撓鉤李俊一齊不問事情便李俊眼看好漢那個穿著第二瘦長穿著黑綠綿第三第四兩個一般穿著襖子頭上身邊軍器那個李俊:「你等那裏人氏湖泊甚麼?」李俊:「揚州做客特來。」第四:「哥哥眼見得細作只顧心肝。」李俊尋思:「潯陽許多梁山幾年好漢不想今日結果性命!」口氣:「今日連累兄弟兩個做鬼只是!」:「哥哥我們便只是埋沒兄長大名。」胸脯好漢他們一回互相:「這個不是以下。」好漢問道:「正是何等可通姓名我們知道。」李俊:「你們便我等姓名好漢恥笑!」見說便起來割斷繩索個人漁人那個便說道:「我等一世強人不曾這般義氣人物好漢老兄正是何處人氏大名。」李俊:「眼見得大哥好漢便你們那裏梁山明手副將李俊兩個兄弟一個一個朝廷招安班師回京敕命收方若是方臘手下人員便休想我們掙扎!」便:「有眼不識泰山冒瀆休怪休怪兄弟方臘手下舊都綠林這個去處地名喚做四下深港打魚做眼太湖衣食近來水勢因此無人俺們梁山招集天下好漢兄長大名白條不想今日哥哥!」李俊:「弟兄同班水軍頭領江陰地面賊人改日你們相會你等大名。」一個:「小弟綠林異名哥哥小弟一個一個太湖一個。」李俊聽說姓名大喜:「列位從此不必一家人哥哥現做收方先鋒蘇州不得次第個人探路既得好漢我去先鋒你們做官方臘朝廷。」:「若是做官方臘手下統制多時所以不願快活若是哥哥四人幫做官其實不要。」李俊:「既是我等結義兄弟如何?」好漢見說大喜便一口一腔設席結拜李俊李俊結義

  個人商議蘇州,「不肯城池四面舟船難以?」:「哥哥寬心杭州不時有方手下蘇州公幹可以乘勢智取城郭小弟使幾個打魚還有便計策。」李俊:「!」便幾個漁人先行李俊每日飲酒那裏打魚回來報道:「十數船隻船尾上都王府衣甲』,眼見杭州只有五七。」李俊:「既有這個機會兄弟助力。」:「便。」李俊:「若是一個。」:「哥哥放心兄弟身上。」隨即聚集七十打魚小船好漢其餘漁人暗器從小四散星月滿天江東龍王一聲七十魚船一齊各自出來撓鉤及至下水撓鉤上船小船太湖深處直到四更天氣石頭太湖兩個原來杭州方臘太子南安手下押送新造鐵甲三千蘇州三大交割李俊姓名一應關防文書兩個李俊:「須是親自哥哥商議可行。」:「哥哥從小便。」兩個漁人快船出去李俊吩咐衣甲船隻悄悄知覺:「。」自來船隻

  李俊兩個漁人快船小港寒山寺上岸先鋒前事吳用大喜:「若是如此蘇州唾手可得便主將傳令李逵帶領二百跟隨李俊太湖好漢如此第二進發。」李俊同一行人直到太湖船隻李逵一干李俊引著李逵相見看見李逵這般相貌駭然二百酒食相待第三眾人商議衣甲使穿號衣將帶一應關防文書漁人做官艄公水手黑旋風二百船艙放火器械要行漁人報道:「那裏。」李俊:「作怪!」船頭兩個看來卻是太保李俊一聲岸邊上岸相見李俊:「見報?」:「哥哥使李逵忘卻大事特地一百號砲趕不上不敢兄弟明早卯時進城便一百火砲。」李俊:「最好!」便衣甲置酒設席管待帶來炮手埋伏第三四更蘇州五更守門軍士望見國旗慌忙大將卻是大將軍親自備細取關文書來看使三大王府來文差人監視放入城門水門滿滿鐵甲號衣因此放入放過便水門三大監視官員引著五百岸上便李逵船艙出來監視個人形容急待飛出監視下馬五百上船李逵岸上一連十數五百軍人好漢二百一齊上岸便起火岸邊開砲出號十數城樓四下三大正在中計火砲接連魂不附體城中不絕城中蘇州鼎沸起來不知多少。「黑旋風李逵引著兩個橫衝直撞追殺李俊引著護持只顧宋江調各自逃生且說三大披掛上馬五七鐵甲待要南門不想撞見黑旋風李逵鐵甲東西四散奔走小巷魯智深禪杖將來不住獨自躍馬鵲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