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四回 Chapter 11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寧海宋江弔孝 金門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李俊說道:「小弟雖是匹夫聰明人道:『世事有成為人。』哥哥梁山已經百戰百勝不曾一個兄弟收方眼見銳氣不久為何小弟不願世情不好太平之後一個個必然侵害性命自古:『太平將軍不許將軍太平。』既已結義哥哥何不氣數未盡對付錢財聚集水手江海安身終天豈不!」李俊倒地便說道:「仁兄教導指引十分全美只是方臘未曾恩義今日便賢弟不見平生相聚義氣若是李俊收伏方臘之後李俊兩個兄弟相投賢弟準備門路今日男子!」:「我等準備船隻哥哥到來不可!」李俊結義飲酒約定

  次日李俊辭別回來參見先鋒不願打魚快活宋江嗟嘆一回傳令整點水陸起程吳江賊寇本州蘇州三大思量收拾走路使探知大軍不遠遙望水陸路上旌旗蔽日相連大將便調水軍船只圍住西門叫道:「不須攻擊準備納降。」隨即開放城門香花燈燭牽羊擔酒迎接先鋒直到為首參見宋江撫慰便出榜安民稱說:「睦州良民方臘殘害不得已部下天兵到此安敢?」宋江:「杭州寧海城池多少人馬?」:「杭州城郭人煙稠密東北旱路南面大江西面乃是方臘太子南安守把部下二十四元帥二十八為首兩個了得一個僧人名號寶光如來』,俗姓法名使禪杖乃是鐵打重五稱為國師一個乃是福州人氏使一個流星百發百中使一口寶刀名為可以遮莫鎧甲一般過去二十六遴選悍勇主帥不可輕敵。」宋江便備細後來行軍守把蘇州都督守禦先鋒筵宴商議調攻取杭州旋風起身:「兄長高唐救命一向仁兄坐享榮華不曾恩義深入方臘賊巢細作一陣報效朝廷兄長未知尊意?」宋江大喜:「大官賊巢曲折可以進兵生擒方臘上京富貴賢弟路程勞苦不得。」:「情願一往只是伴同最好曉得鄉談見機而作。」宋江:「賢弟無不只是先鋒部下便可行。」商議未了聞人報道:「先鋒特使到來報捷。」宋江見報大喜說道:「賢弟大功到來也是吉兆。」

  宋江酒食問道:「賢弟水路旱路?」:「乘船到此。」宋江問道:「說道進兵攻取湖州其事如何?」:「宣州先鋒先鋒一千攻打湖州殺死留守手下副將收伏湖州安撫百姓一面行文統制守禦報捷主將一半人馬林沖引領收取杭州聚會小弟路上每日廝殺不得先鋒將軍統領守住湖州中軍調撥統制到來安民一面進兵攻取德清縣杭州會合。」宋江問道:「湖州守禦德清調廝殺處分且說姓名。」:「在此

  廝殺取關偏將二十三

    先鋒    林沖  董平  

            

            

      大嫂    

        

  湖州守禦即日進兵德清縣偏將十九

            

            

            

          

  四十二小弟那裏商議日下進兵。」宋江:「既然如此進兵攻取最好大官方臘賊巢細作?」:「主帥差遣安敢不從小弟陪侍大官。」便道:「白衣秀才上路無人疑忌海邊使越州小路諸暨那裏穿過山路睦州不遠。」商議已定一日先鋒收拾海邊過去不在話下

  且說軍師吳用宋江:「杭州半邊有錢大江通達海島幾個小船海邊山門南門江邊號砲豎立號旗城中水軍頭領。」未了:「我們。」宋江:「杭州西湖泊水軍用度你等不可。」吳用:「。」當時個人引著三十水手將帶十數火炮號旗自來海邊錢塘江進發

  看官聽說回話散沙一般先人書會留傳一個個要說只是一時慢慢敷演下來便看官牢記便奧妙

  再說宋江調回到計議進兵攻取杭州東京使命御酒賞賜宋江大小迎接謝恩御酒管待天使飲酒中間天使太醫索取神醫回京降下聖旨宋江不敢次日管待天使宋江餞行天使回京

    青囊山東聲名
    自負
    骨立
    梁山結義難忘手足

  再說宋江賞賜擇日辭別都督參謀上馬進兵水陸並行杭州

  且說方臘太子聚集在行議事。──基址乃是舊日行宮。──手下大將

    寶光如來國師  大將軍元帥

    鎮國大將軍   國大將軍

  元帥大將軍名號方臘加封二十四偏將二十四

    天佑          

        斗南     

              

       廉明     道原  

         米泉   

  二十四將軍二十八行宮聚集計議說道:「即日宋江水陸並進江南杭州屏障睦州保守前者太監侵入』。正是來犯境界汝等務必報國怠慢。」啟奏:「主上寬心許多精兵未曾宋江對敵目今雖是州郡不得以致如此宋江杭州殿下國師謹守寧海城郭萬年基業調。」太子大喜下令策應國師城池元帥乃是

  元帥德清:──

    斗南      米泉

  鎮國元帥:──

    天佑      

  元帥大隊人馬:──

          

    道原    廉明  

  大將調三萬人馬已定催促起身元帥德清進發

  且不說策應先鋒大隊迤邐前進平山望見山頂一面紅旗那裏宋江當下────隨即戰船長安兩個帶領一千山嘴南軍手下望見一齊出馬一個一個長槍便將來便擺開明手相交不分勝敗觀見南軍接應一聲:「!」:「且休戀戰哥哥商議。」隨即中軍宋江黃信直到南軍出馬交鋒大罵:「出來交戰!」大怒騎馬便槍殺──槍手槍手,──隨即便背後不等交手下馬南軍盡皆失色下馬措手不及當頭下馬奔走過去不住退回近東當日不定退

  次日先鋒直抵傳令調本部夾攻杭州

  一路頭領偏將去取東門

      史進  魯智深  武松   王英   

  一路水軍頭領偏將西城門

    李俊    小二  小五  孟康

  中路馬步三軍進發北關山門偏將

                

  第二主將先鋒軍師吳用人馬偏將

      李逵     黃信      

                 

              

  第三水路陸路戰策偏將

      孔明           

  當日宋江大小三軍已定各自進發

  且說中路大隊不見一個南軍心疑退回使回復先鋒宋江使傳令吩咐:「未可每日兩個頭領。」頭一第二一連不見兩個騎馬北關城門大開兩個來到一聲擂鼓馬來西喊聲一百騎馬在前死戰出馬軍隊回頭不見了回來活捉急待飛馬走時背後趕來路上逢著回來血暈退慌忙先鋒知道宋江來看七竅流血宋江垂淚便軍醫治療敷貼宋江戰船將息自來當夜四次發昏方知宋江仰天:「『神醫取回京師此間良醫股肱!」傷感不已吳用宋江軍情兄弟國家宋江使養病不想中藥調治且說宋江差人打聽消息次日報道:「杭州北關竿挑起來示。」方知宋江見報好生傷感後半宋江按兵不動守住大路

  李俊等引駐紮直到深山去處探路報道:「。」李俊商議:「尋思我等第一要緊湖州德清要路抑且出沒我們咽喉道路兩面夾攻我等難以不若一發西山深處西湖水面我們戰場山西後面西卻又退步。」便使先鋒次後引兵桃源西山深處靈隱寺屯駐北面西山口小寨深處前軍當日李俊說道:「收入杭州我們在此屯兵半月不見幾時能夠小弟過去水門放火哥哥便進兵水門主將先鋒一齊。」李俊:「兄弟獨力。」順道:「便報答先鋒哥哥許多情分。」李俊:「兄弟且慢哥哥整點人馬策應。」順道:「一面行事哥哥一面使比及兄弟先鋒哥哥自知。」當晚身邊尖刀酒食來到西湖岸邊看見青山綠水遠望城郭錢塘金門看官聽說原來杭州以前喚做清河改為杭州寧海設立城門菜市嘉會西有錢金門錢塘北關山門高宗車駕之後建都喚做臨安府城門目今方臘佔據還是舊都方圓八十不比以後安排十分富貴從來江山秀麗人物奢華所以相傳:「天堂蘇杭。」見得

  江浙昔時都會錢塘自古繁華風光且說西湖景物萬頃掩映琉璃娜娜參差翡翠春風夏日紅蓮紛飛九里泠泠三天高峰洞口龍井山頭三賢百丈祥雲繚繞東坡古跡孤山舊居訪友隱去湖北蓬萊

  蘇東坡學士

    偏好
    西湖西子淡妝濃抹相宜

  

    琉璃
    游絲花黃行人歸去奈何

  西湖景致無比不盡來到西陵半晌西湖四面:「我身潯陽大風巨浪萬千何曾便快活!」脫下頭上穿下面一口尖刀水底此時初更天氣月色微明金門起頭水面更鼓一更四點城外靜悄悄一個人女牆個人那裏探望起頭來看女牆不見一個人一帶鐵窗簾子繩索銅鈴窗櫺牢固不能上人發起順從水底上人下來不見有人說道:「莫不是順水。」一回並不各自城樓三更一回想必軍人各自東倒西歪不得爬上來看不見一個人上面便爬上尋思:「倘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