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六回 Chapter 11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大戰烏龍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得道沒了兄弟煩惱半晌甦醒宋江:「帳房調治海上事務。」宋江功勞時分聚集李俊生擒女將生擒道原林沖宋江便出榜安撫百姓三軍道原斬首施行評事富陽縣令領空不在話下城中左右報道:「從江上岸。」宋江說道:「小弟帶領水手海邊船隻海鹽指望便使錢塘江不期風水不順大洋使得回來打破眾人不識水性落下死海眾多水手各自逃生四散小弟海口山門回來哥哥待要上岸不知昨夜望見城中連珠砲想必哥哥杭州廝殺以此從江上岸不知不會?」宋江七知令和自己兩個哥哥相見水軍頭領船隻宋江傳令調水軍頭領收拾伺候睦州想起如此通靈金門西湖建立廟宇題名金華太保」,宋江祭奠後來收伏方臘宋江回京聖旨敕封金華將軍」,杭州

  再說宋江在行渡江以來許多心中十分悲愴淨慈寺水陸道場晝夜超度靈位好事宮中一應盡皆毀壞所有金銀寶貝羅緞將軍杭州百姓設宴軍師從長計議調收復睦州此時四月忽聞報道:「都督東京天使杭州。」宋江當下北關迎接行宮聖旨:……「先鋒使宋江方臘大功御酒三十五錦衣三十五賞賜其余偏將賞賜。」原來朝廷公孫不曾渡江方臘不知許多頭領宋江三十五錦衣御酒驀然傷心不能天使宋江的話天使天使:「如此朝廷回京。」那時設宴款待天使世主其余大小依次御賜酒宴沾恩偏將留下錦衣御酒賞賜次日宋江御酒錦衣錦衣穿身上其餘焚化天使回京

  不覺迅速光陰差人文書催促先鋒進兵宋江吳用商議:「睦州沿江直抵賊巢小路從此處分征剿不知賢弟何處?」:「聽從哥哥安敢選擇?」宋江:「雖然如此天命。」人數焚香祈禱宋江睦州宋江:「方臘賊巢正是賢弟知會。」便酌量調軍校

  先鋒使宋江帶領偏將三十六攻取睦州烏龍

    軍師吳用        

        李逵  魯智深  武松

            

            

    王英        

          

  水軍頭領偏將船隻睦州

    李俊  小二  小五    

      

  先鋒偏將二十八收取

    軍師  林沖    史進  

            黃信

            

            

            

    大嫂    

  當下先鋒偏將共計二十九隨行三萬人馬擇日都督宋江杭州山路經過臨安縣進發宋江整頓船隻撥正偏將出師水陸並進此時杭州瘟疫盛行病倒孔明不能病人杭州其餘宋江攻取睦州共計三十七沿江富陽進發

  且不說起程再說先鋒海鹽縣海邊使越州迤邐來到諸暨渡過睦州把關攔住:「乃是中原天文地理善會陰陽識得六甲風雲辨別三光氣色九流三教不通遙望江南天子何故閉塞?」把關進言不俗便姓名:「別無。」見說留住差人睦州丞相參政元帥跟前便使睦州相見聳動那裏坦然丞相遠大便引柴進去大內朝覲原來睦州方臘行宮大殿六部且說跟隨來到帝都參見丞相高談闊論片言大喜管待出言不俗自有八分歡喜中原教學先生有些文章大喜次日等候方臘王子殿嬪妃九卿四相文武兩班殿武士金瓜長隨侍從丞相啟奏:「中原孔夫子賢士文武智勇天文地理六甲風雲貫通天地氣色三教九流諸子百家無不通達天子現在朝門伺候。」方臘:「既有賢士到來便白衣朝見。」大使引柴殿下起居萬歲方臘看見氣象先有八分喜色方臘問道:「賢士天子在於何處?」:「居中父母雙亡隻身學業先賢秘訣祖師近日明朗東吳因此不辭千里江南五色天子睦州天子龍鳳姿不勝欣幸之至!」再拜方臘:「寡人東南宋江城池將近奈何?」:「古人:『。』陛下東南以來席捲得了許多州郡宋江不久氣運復歸聖上陛下江南日中社稷陛下。」方臘言語心中大喜管待加封中書侍郎自此每日方臘無非阿諛美言諂佞其事未經半月方臘內外官僚次後方臘公平盡心喜愛丞相做媒公主駙馬都尉改名璧人稱為自從公主成親之後出入宮殿內外備細方臘軍情便計議時常:「陛下氣色真正衝犯半年不安直待宋江手下退陛下復興基業席捲占中。」方臘:「寡人手下愛將宋江殺死奈何?」:「天象陛下氣數多數十位不為正氣二十八宿星象輔助陛下復興基業宋江十數也是星宿盡是陛下開疆!」方臘大喜

    當時何人李陵
    誰知駙馬一念原來宋江

  且不說駙馬宋江大隊人馬杭州富陽進發寶光國師元帥守住富陽關隘使睦州求救丞相當差親軍指揮使前來策應指揮指揮景德兩個不當來到富陽寶光國師山頭宋江大隊水軍引著一發前進上馬流星鎚富陽山頭來迎宋江出馬叫道:「兄長。」宋江騎馬使兩個五十便前來夾攻一口半分漏泄南邊寶光國師鳴鑼原來見大戰船順風夾攻因此鳴鑼纏住廝殺那裏三五陣上騎馬夾攻不過分開兵器便宋江富陽山嶺不住直到桐廬縣界內宋江連夜進兵差遣李逵西一千桐廬縣劫寨李俊取水進兵且說等引桐廬縣三更天氣寶光國師計議軍務一聲砲響眾人上馬不迭跟著只顧逃命那裏來迎橫衝直撞將來便小路夫妻一發活捉李逵只顧殺人放火宋江見報直到桐廬縣請功宋江杭州斬首不在話下

  次日宋江調水陸並進直到烏龍便是睦州此時寶光國師引著把關屯駐烏龍關隘長江關防戰艦宋江屯駐寨柵李逵五百探路烏龍上面下來不能前進無計可施回報先鋒宋江小二一半戰船當下小二兩個副將一千水軍一百山歌漸近烏龍原來烏龍靠山卻是方臘水寨五百戰船五千水軍水軍名號浙江

  「  「

  「  「

  錢塘江艄公投奔方臘職事當日小二船隻急流水寨知了準備五十原來只是穿上都暗藏硫黃引火小二只顧水軍上面看見一面號旗快船順水下來小二看見喝令水手快船便小二便乘勢趕上快船上岸許多水手小二望見上水不敢上去正在遲疑烏龍一齊點著順風下來背後一齊撓鉤下來大難便船隻小二兀自將來小二趕上撓鉤小二心慌受辱自刎不是急要上火打中頭盔透頂水軍上火下來李俊小五在後失利沿江只得急忙轉船便隨順放下桐廬

  再說烏龍寶光國師元帥水軍得勝乘勢水深不能不能退桐廬駐紮烏龍

  宋江桐廬寨柵小二煩惱夢寐不安吳用苦勸不得小五自來宋江:「哥哥今日國家大事性命強似梁山埋沒名目先鋒不須煩惱國家大事弟兄兩個。」宋江稍稍

  次日整點進兵吳用:「兄長未可急性尋思計策。」見解便道:「弟兄兩個出身爬山兩個此間爬上大驚必然。」吳用:「險峻難以進步倘或性命難保。」便道:「弟兄兩個登州越獄上梁哥哥許多好漢國家穿襖子今日朝廷便粉骨碎身報答仁兄不為。」宋江:「賢弟早早大功回京朝廷不肯虧負我們只顧盡心竭力國家出力。」便穿一口鋼叉兩個宋江便小路烏龍上來此時一更天氣路上兩個結果兩個二更更鼓分明兩個不敢大路步步爬上月光明朗如同白日兩個之上望見燈光閃閃兩個上面更鼓四更暗暗兄弟:「天色多時兩個上去。」兩個攀援上去崎嶇懸崖險峻之中兩個只顧爬上手腳拴住鋼叉背後山嶺看見山凹上面叫聲:「!」撓鉤出來上面心慌連忙砍斷撓鉤下來可憐好漢百十下來死於非命下面亂石粉碎身軀哥哥下去退步上頭大小石塊弩弓可憐為了一世一塊兒烏龍兩個

  天明差人下來屍首風化探子備細先鋒知道烏龍宋江了解便點兵烏龍關隘兄弟吳用:「仁兄不可性急死者天命取關不可造次智取調兵遣將。」宋江:「我們弟兄手足不忍兄弟風化今夜必須屍首回來棺槨埋葬。」吳用:「風化兄長未可造次。」宋江那裏軍師隨即三千精兵帶領連夜進兵烏龍二更時分報道:「前面風化兩個那裏屍首。」宋江親自來看竿挑起兩個屍首月黑不見分曉宋江火種來看上面:「宋江早晚號令在此。」宋江大怒傳令去取屍首四下火把圍住當前水軍紛紛上岸宋江叫聲不知高低退去路下來使規模光景渾如畢竟宋江脫身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