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九回 Chapter 11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魯智深浙江坐化 衣錦還鄉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方臘殿啟奏征戰正是駙馬主爵都尉方臘不勝駙馬當下披掛上馬出師方臘自己駙馬駙馬引領萬人上將二十洞口陣勢

  宋江洞口調守護宋江手下弟兄方臘未曾不出眉頭面帶前軍:「中有出來交戰。」宋江見報上馬擺開陣勢南軍駙馬宋江認得宋江便出馬得令便躍馬高聲:「反賊大兵敵對碎屍骨肉好好下馬受降!」駙馬:「山東大名梁山草寇何足道哉不如你們手段你們城池!」宋江馬上尋思進口的話,「;「,「吳用:「。」當下躍馬相交軍器並舉一塊:「兄長詐敗來日議事。」便喝道:「別有了得出來交戰!」跑馬宋江吳用:「交鋒。」當時青龍飛馬喝道:「山東小將?」駙馬便來迎兩個交鋒全無不到詐敗佯輸駙馬:「出來對敵?」宋江交鋒往來廝殺兩個不過五七詐敗趕來歸本南軍駙馬南軍過來宋江退駙馬追趕收兵退回

  自有方臘說道:「駙馬如此英雄退宋江一陣退。」方臘大喜等待駙馬戎裝披掛後宮滿駙馬:「不想駙馬文武雙全寡人婿只是文才早知英雄豪傑不致許多州郡駙馬奇才重興基業寡人共享太平無窮富貴。」:「主上放心臣子盡心報效興國明日聖上登山廝殺立斬宋江。」方臘心中大喜當夜更深宮中方臘三軍飽食各自披掛上馬洞口擂鼓搦戰方臘近臣洞山駙馬廝殺

  且說宋江當日傳令吩咐:「今日廝殺正在要緊之際汝等用心擒獲方臘殺害軍士南軍陣上引領就便方臘不可違誤!」三軍得令各自摩拳擦掌擄掠中金活捉方臘當時宋江擺開陣勢陣上駙馬之下待要立馬:「都尉然後都尉出馬用兵對敵。」望見後頭:「今日!」各人自行準備且說爭先搦戰宋江陣上出馬青龍對敵一往一來不過十數宋江將來夾攻全無雖然輸贏遮攔躲避宋江追殺將來夾攻馬頭便駙馬旗下把手過來駙馬便不好下馬逃命措手不及背後趕上南軍各自逃生駙馬:「──先鋒部下旋風便是隨行浪子已知內外備細有人活捉方臘高官三軍投降血刃抗拒全家斬首!」引領大軍方臘近臣頂上看見三軍知事交椅便深山奔走宋江大隊分開方臘不想方臘侍從人員心腹細軟出來宮禁起火東宮公主自縊進見以下各自逃生嬪妃親軍皇親國戚擄掠方臘宋江搜尋方臘

  深宮卻是方臘偽造天冠龍袍碧玉白玉無憂看見上面珍珠龍鳳:「方臘穿便不打緊。」便龍袍穿繫上碧玉無憂天冠白玉上馬跑出三軍方臘一齊來看卻是大笑西正在那裏樞密帶來大將三軍方臘爭功穿衣服天冠那裏嬉笑:「莫非方臘這等樣子!」七大:「兩個不是哥哥兩個馬頭方臘今日我等弟兄成了功勞你們顛倒欺負朝廷不知備細大將協助成功。」大怒便當時便上來看見飛馬隔開自有軍校宋江飛馬到來穿著衣服宋江吳用下馬違禁衣服一邊宋江解勸宋江勸和只是記恨

  當日流血斬殺方臘萬餘當下宋江傳令四下舉火燒毀宮殿深宮盡皆焚化

    
    天意奢侈

  當時宋江監看燒毀洞口屯駐寨柵生擒人數只有方臘未曾獲得將令沿告示鄉民有人方臘朝廷高官隨即方臘洞山便深山曠野穿赭黃脫下穿上爬山奔走性命連夜退山頭山凹一個草庵山凹方臘飢餓正要茅菴松樹背後一個大和尚禪杖打翻便繩索和尚不是別人和尚魯智深方臘帶到草庵正解出山一同綁住先鋒宋江方臘大喜便問道:「如何?」魯智深:「自從烏龍上萬松林廝殺追趕深山被酒深處迤邐曠野琳琅一個老僧引領酒家到此茅菴:『柴米菜蔬在此等候長大松林深處便捉住。』望見不知此間路數何處正見因此禪杖打翻不想正是方臘!」宋江問道:「一個老僧何處?」魯智深:「那個老僧茅菴吩咐柴米出來不知何處。」宋江:「和尚眼見得聖僧羅漢如此顯靈大功回京朝廷可以還俗京師光耀祖宗報答父母劬勞。」魯智深:「酒家不願去處安身立命!」宋江:「不肯還俗便京師住持一個名山顯宗報答父母。」叫道:「不要無用只得囫圇屍首便是。」宋江上心不喜本部方臘東京見天三軍帶領睦州

  會集都督樞密參謀睦州聚齊屯駐見說宋江大功方臘睦州慶賀宋江參拜:「已知將軍邊塞勞苦弟兄萬幸。」宋江再拜:「當初小將一百八不曾一個首先公孫京師留下數人揚州大江今日宋江面目再見山東父老故鄉親戚?」:「先鋒如此自古:『貧富貴賤宿人生。』常言:『有福。』何以今日成名朝廷知道重用賜爵衣錦還鄉不須只顧收拾。」宋江拜謝自來號令生擒方臘另行東京其餘睦州市曹斬首施行所有去處────得知方臘擒獲一半一半自行盡皆良民出榜各處招撫百姓其餘隨從傷人自首投降鄉民產業田園州縣調守禦官軍安民不在話下再說睦州太平慶賀將官三軍傳令先鋒頭目收拾準備行裝陸續

  且說先鋒使宋江思念不想患病杭州患病到來想起勞苦今日太平超度便睦州宮觀揚起超度好事三百六十天大追荐列位次日軍師吳用烏龍神廟烏龍大王龍君護佑所有部下偏將陣亡屍骸各自安葬宋江收拾人員杭州聽候聖旨班師回京眾多功勞簿表章申奏天子三軍齊備陸續起程宋江部下偏將三十六三十六

    「」 宋江   「麒麟」   「智多星」 吳用
    「大刀」     「豹子頭」 林沖   「」  
    「李廣」    「旋風」    「」 
    「」    「和尚」 魯智深  「行者」  武松
    「太保   「黑旋風」 李逵   「」 
    「」 李俊   「閻羅」   「浪子」  
    「神機軍師   「三山」 黃信   「尉遲」 
    「混世魔王   「」    「鐵面
    「算子」    「鬼臉」    「扇子」 
    「角龍」    「一枝花」    「豹子」 
    「遮攔」    「」    「」 
    「」    「尉遲」    「大蟲」 大嫂

  當下宋江引兵睦州前往杭州進發正是得勝回到杭州先鋒屯兵六和駐紮六和安歇先鋒使宋江早晚

  且說魯智深武松寺中聽候看見城外江山秀麗景物非常心中歡喜正在僧房半夜魯智深關西漢子不曾省得浙江潮信賊人生發起來禪杖便出來眾僧問道:「師父何為如此趕出何處?」魯智深:「待要出去廝殺。」眾僧起來:「師父不是乃是錢塘江潮信。」魯智深見說問道:「師父喚做潮信?」眾僧推開魯智深說道:「潮信日夜並不時刻今朝八月十五合當三更子時失信潮信』。」魯智深從此心中忽然大悟拍掌:「師父長老四句偈』,松林廝殺活捉;『』,生擒方臘今日』,潮信合當圓寂和尚俺家如何喚做圓寂』?」眾僧:「出家人省得佛門圓寂便是?」魯智深:「既然喚做圓寂』,圓寂沐浴。」眾僧這般性格不敢不依只得道人魯智深洗浴一身御賜僧衣便部下軍校,「先鋒哥哥來看;」眾僧紙筆法堂禪椅當中禪床迭起自然天性騰空比及明見頭領來看魯智深禪椅不動

    平生修善殺人放火
    忽地開金
    
    錢塘江潮信今日方知

  宋江偈語不已眾多頭領來看魯智深焚香樞密宋江自取眾僧晝夜朱紅住持禪師魯智深禪師誦經六和禪師火把魯智深句法

    魯智深魯智深起身綠林
    放火殺人
    忽地歸去果然無處
    
    使滿空白玉大地黃金

  禪師眾僧誦經懺悔焚化六和收取骨殖所有魯智深隨身多餘衣缽朝廷賞賜金銀布施納入六和常住公用禪杖直裰寺中供養

  當下宋江武松雖然不死廢人武松宋江說道:「小弟殘疾不願朝覲身邊金銀賞賜六和寺中公用清閒道人十分哥哥小弟進京。」宋江見說:「任從!」武松自此六和寺中出家八十善終後話

  再說先鋒宋江每日城中中軍人馬前進將軍半月中間朝廷天使到來聖旨先鋒宋江班師回京樞密都督參謀大將中軍人馬陸續回京宋江隨即收拾回京比及起程不想林沖宋江感傷不已丹徒文書林沖風癱不能六和寺中武松後半

  再說宋江杭州望京進發浪子私自主人:「自幼隨侍主人蒙恩一言難盡大事主人還原隱跡埋名僻靜去處終天未知主人?」:「自從梁山歸順宋朝弟兄們身經百戰勤勞不易邊塞苦楚弟兄幸存一家人性正要衣錦還鄉封妻蔭子如何這等結果?」:「主人結果主人結果。」可謂進退存亡

    攻城
    功名只怕功名不到

  :「不曾半點異心朝廷如何?」:「主人豈不韓信立下大功落得未央宮斬首肉醬弓弦主公尋思臨頭難走!」:「韓信擅自造反身亡大梁不朝高祖九江受任江山以此高帝雲夢不曾這般不曾罪過。」:「既然主公只怕先鋒不肯辭別主公。」:「待要那裏?」:「主公前後。」:「原來那裏?」當夜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