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二十回 Chapter 12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二十 明神 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衣錦還鄉東京弟兄相會各人收拾行裝前往任所太保宋江閒話起身:「小弟兗州統制情願泰安萬幸。」宋江:「賢弟何故念頭?」:「府君因此善心。」宋江:「賢弟生身太保』,。」自此之後泰安出家每日慇懃奉祀香火虔誠數月一夕無恙作別大笑後來顯靈廟祝神像真身辭別宋江已往統制職事未及數月大將辱罵累累樞密訴說過失穿著方臘赭黃雖是一時戲耍終久不良造反天子聖旨公文本身庶民心中歡喜老母回還梁山依舊打魚為生奉養老母終天後來六十

  且說旋風京師見說朝廷不合方臘天冠造反庶民尋思方臘駙馬倘或日後奸臣天子讒佞起來豈不受辱不如識時務免受玷辱疾病不時舉發難以任用情願辭別滄州自在過活忽然一日無疾而終中山統制赴任半年風癱不能繳納故鄉獨龍過活富豪善終北京大名府兵馬一日操練回來大醉落馬得病身亡指揮使每日大軍太子西陣亡只有保定做到太平軍節度使小妹天府吳用自來單身隨行安童武勝李逵獨自兩個僕從自來潤州話說為何別的絕後結果見著了結宋江吳用李逵還有以此絕了結果下來便

  再說宋江京師分派賞賜赴任歿家眷人口給與賞錢帛金故鄉聽從便在朝偏將十五兄弟清還跟隨還鄉黃信青州兄弟大嫂依舊登州任用不願跟隨北京商議思念故鄉自來道法兩個全真先生江湖公孫出家終天揭陽鎮鄉良民砲手非凡火藥任用京師偏將取回太醫醫官皇甫大使在內御寶太師先生駙馬都尉清閒終身快樂不在話下

  且說宋江分別之後各自赴任家眷隨行宋江謝恩幾個家人僕從前往楚州赴任自此分散不在話下

  且說宋朝原來太宗太祖帝位誓願以致朝代奸佞不清至今天子至聖不期奸臣當道讒佞專權卻是變亂天下殿太尉見天宋江好生不然兩個自來商議:「宋江我等今日朝廷這等恩賜上馬下馬我等官僚如何惹人恥笑自古:『君子無毒不丈夫!』」:「我有對付便是絕了宋江臂膊十分英勇對付宋江得知了事不好。」:「妙計如何。」:「排出幾個安撫招軍買馬積草屯糧造反便太師啟奏太師太師天子定奪令人京師水銀不得便不得大事天使御酒宋江只消半月之間以定沒救。」:「!」

    自古善良不容忠義家邦
    皇天俳優作倡

  兩個計議心腹出來尋覓兩個土人樞密院安撫即日招軍買馬積草屯糧造反使楚州結連安撫宋江起義樞密院卻是宋江當即原告太師啟奏便計議此時奸臣計策引領原告啟奏天子:「宋江征討四方掌握十萬兵權尚且不生已去歸正寡人不曾虧負如何叛逆朝廷?……其中難以。」在旁:「聖上道理雖然人心想必不滿不幸知覺。」:「寡人自取。」:「猛獸倘若驚動未便今後難以京師陛下御酒聖言虛實動靜不必陛下功臣。」隨即降下聖旨使命天使奉命來到大小官員迎接直至絮煩聖旨取回便使命一齊馬來東京皇城次日門外伺候太師樞密院太尉偏殿朝見天子:「寡人一面。」:「容身?」再拜:「聖上洪福齊天軍民安泰。」閒話:「在此便聖旨。」此時水銀暗地天子當面:「盡心安養軍士。」頓首謝恩回還全然不知設計:「此後大事!」

  再說便疼痛不得不能乘馬坐船回來淮河自然生出船頭消遣不想水銀下腰骨髓冊立酒後淮河深處可憐河北麒麟」,冤抑打撈起屍棺槨高原深處本州官員文書不在話下

  且說計較文書天子:「安撫淮河酒醉不敢宋江陛下天使御酒楚州賞賜。」沉吟良久不准未知准行無奈奸臣讒佞花言巧語無不納受御酒天使楚州目下便眼見得使手下心腹合當不期奸臣御酒天使楚州

  且說自從楚州安撫兵馬之後愛民百姓父母軍校神明肅然人心軍民欽敬宋江公事時常遊玩原來楚州南門去處地名喚做四面中有高山秀麗松柏森然有風雖然去處其內山峰環繞龍虎曲折峰巒四圍前後儼然梁山水滸一般宋江心中自己:「此處陰宅。」游玩消遣絮煩自此宋江以來半載宣和朝廷御酒到來迎接聖旨天使御酒安撫宋江御酒天使天使自來不會飲酒御酒天使回京宋江饋送天使天使不受

  宋江御酒之後肚腹疼痛心中疑慮下藥打聽使卻又飲酒宋江已知奸計:「自幼不幸失身罪人並不半點異心今日天子讒佞得罪不爭只有李逵潤州統制朝廷必然山林我等一世忠義壞了如此。」連夜使潤州李逵楚州別有商議

  且說李逵潤州統制只是心中終日飲酒貪杯宋江差人到來有請李逵:「哥哥話說。」便直到楚州拜見宋江宋江:「兄弟自從分散之後日夜想念眾人吳用軍師武勝天府不知消耗只有兄弟潤州鎮江商量大事。」李逵:「哥哥甚麼大事?」宋江:「飲酒!」宋江請進現成隨即管待李逵半晌酒食將至宋江便道:「賢弟不知朝廷差人卻是怎的?」李逵一聲:「哥哥!」宋江:「兄弟沒了兄弟分散如何?」李逵:「鎮江三千哥哥楚州起來百姓盡數氣力招軍買馬只是上梁快活強似奸臣手下受氣!」宋江:「兄弟且慢計較。」原來接風當夜李逵飲酒次日李逵:「哥哥幾時起義那裏接應。」宋江:「兄弟休怪前日朝廷大使賜藥為人一世主張忠義二字不肯半點今日朝廷賜死無辜寧可朝廷忠心朝廷之後恐怕造反壞了梁山行道忠義因此相見一面昨日潤州之後此處,──楚州南門風景梁山無異,──陰魂相聚之後屍首此處!」李逵見說垂淚:「哥哥只是哥哥部下一個小鬼!」便身體有些沉重當時拜別宋江回到潤州果然李逵臨死囑咐:「千萬靈柩楚州南門哥哥埋葬。」棺槨

  再說宋江自從李逵心中傷感思念吳用不得會面臨危囑咐隨之:「靈柩安葬此間南門高原深處眾人。……。」宋江棺槨殯葬楚州官吏聽從遺囑人從本州吏胥靈柩之後李逵潤州到來宋江不在話下且說在家患病家人回來哥哥宋江已故楚州鄆城不能前來聞說本州南門家人到來祭祀墳塋修築完備回復不在話下

  武勝使軍師吳用之後常常心中不樂每每思念明相一日心情恍惚不安夢見宋江李逵扯住衣服說道:「軍師我等忠義為主行道不曾天子今朝無辜身亡之後楚州南門深處軍師舊日交情墳塋來看。」吳用備細撒然乃是南柯一夢吳用淚如雨下得了寢食不安

  次日便收拾行李楚州不帶獨自楚州果然宋江人民無不吳用安排直至南門墳塋李逵:「仁兄英靈吳用中學仁兄救護坐享榮華今日國家顯靈兄弟報答仁兄九泉之下。」痛哭

  自縊飛奔吳用學究便問道:「賢弟天府緣何得知?」:「兄弟自從分散之後心得安想念一異夢見哥哥李逵前來扯住小弟訴說朝廷楚州南門高原之上兄弟看望因此小弟驅馳到此。」吳用:「如此賢弟無異因此賢弟到此最好心中想念恩義交情就此自縊魂魄仁兄身後賢弟。」:「軍師既有小弟便當隨從仁兄同歸。」死生契合

    吳用悲傷
    一腔喪亡

  吳用:「指望賢弟看見之後如何?」:「小弟尋思兄長仁義難忘我等梁山不死天子赦罪招安南征建立揚名天下朝廷既已必然風流罪過倘若受刑那時悔之無及如今仁兄黃泉!」吳用:「賢弟單身家眷何妨使?」:「不妨自有足以妻室自有料理。」兩個大哭自縊久等不見出來吳用自縊慌忙本州官僚棺槨宋江宛然東西楚州百姓感念宋江仁德忠義兩全建立祠堂四時里人祈禱無不感應

  且不說宋江累累顯靈說道皇帝東京內院自從御酒宋江之後累累不知宋江消息掛念每日議論奢華受用只要閉塞謀害忽然一日在內猛然思想地道兩個小黃來到慌忙迎接臥房坐定便前後關閉門戶盛妝向前起居天子:「寡人神醫不曾愛卿相會思慕不勝!」:「陛下眷愛賤人!」鋪設取樂神思困倦燈燭忽然一陣穿面前驚起問道:「來到?」穿:「乃是梁山宋江部下太保。」皇道:「緣何到此?」:「宋江左右陛下車駕同行。」:「寡人車駕?」:「自有清秀好去陛下游玩。」便起身後院馬車乘馬耳聞風雨一個去處

    漫漫隱隱
    日月光明水天一色
    瑟瑟滿目依依
    鴻雁哀鳴
    鶺鴒宿
    點染
    疏疏顰眉
    長夜涼風秋天

  當下馬上不足:「何處寡人到此。」山上:「陛下便。」登山三重第三俯伏在地盡是戎裝大驚問道:「何人?」頭一向前:「梁山宋江。」:「寡人楚州安撫使緣何在此?」宋江:「陛下忠義枉死。」忠義下馬上堂坐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