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Garden of Stories 《說苑》

卷一 君道 Chapter 1: The Way of the Ruler

晉平公師曠:「如何?」:「清淨無為博愛耳目流俗左右廓然遠見獨立考績臣下。」:「。」

齊宣王:「何如?」:「無為獲罪大道大德聖人天下。《:『。』詩人:『子孫!』」宣王:「。」

成王:「為人順德規諫安靜可觀文武威德威德清白忠信。」受命

:「威儀風靡東風西西是故不可不敬未有帝王:『夫君千里之外不善千里之外出於言行君子樞機樞機榮辱君子所以天地?』天地萬物變化詩曰:『威儀。』不是。」妖言後果

魯哀公孔子:「君子?」孔子:「 。」哀公:「?」孔子:「二乘。」哀公:「二乘?」孔子:「行惡。」哀公:「若是君子惡道!」孔子:「惡道不能善道不能善道不能百姓不能。」:『君子憂心。』善道如此哀公:「善哉君子成人不成孔子?」

河間:「存心天下眾生而後不服所以不服大山殿因此所以不服不許:『請服天下。』」

周公天子施惠十二遠方不得衣食失職天子天子:「政教不得不得衣食失職?」國大天子百姓:「天子深遠豈可!」所以四門是以詩曰:「以定」,

河間:「不能使不利不能東海然而不怨歸於。」

罪人左右:「罪人不順使君王至於?」:「堯舜堯舜寡人百姓各自是以。」:「百姓。」

人質文王文王人民士大夫士大夫公卿:「人民士大夫士大夫公卿然則天下。」文王以為孔子:「文王不可不動無為敬慎。」:「文王。」

成王梧桐以為:「以此。」周公周公:「天子?」成王:「。」周公:「天子戲言史書。」於是周公旦可謂成王王室

司徒司馬司空皋陶大理體力便不能何故使其事天下是故知人王道知事王道知人知事天下

伊尹:「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伊尹:「見人任人然後成功成功無法用人使萬一然後堯舜股肱不行明君英俊祿賢者退勞力是以百官臣下群生潤澤草木虞舜皋陶天下使。」

武王太公:「危亡?」太公:「不用不得。」武王:「安在?」太公望:「好用而已不得。」武王:「好用何如?」太公:「好聽多黨退是以群臣忠臣無罪危亡。」武王:「今日。」

武王太公:「不能以為?」太公:「不能。」武王:「?」太公:「不能不能不能所為不能不能賢者不必不肖不必退不必。」武王:「何如?」太公:「為人聞人聞人是以不必。」武王:「。」

齊桓公:「筦子今年寡人法令不行失職百姓盜賊何如使姦邪衣食足?」:「。」桓公:「奈何?」:「道路祿天下。」桓公:「賢士夫子幸而未有布衣寡人。」:「不明祿所以不能不好在旁便未嘗壅塞掩蔽然後執事賢士是故明王江海不受百川明王聖君不容安樂長久因此利人獨一。」桓公:「以為戒本。」

晏子:「寡人夫子齊國。」:「而后。」作色:「齊國?」:「桓公身體左右刑罰居處左右東郭田野人民不安王子信行衰微筦子是以辭令是故諸侯天子未有。」:「夫子寡人。」晏子:「不能成王祿不能兄弟久矣未嘗足以。」

昭王:「寡人匈奴之下不肖宗廟社稷?」:「不能。」昭王:「其實其實其實其實東面使南面人臣西面乘勢朋友北面逡巡退師傅如此可以可以。」:「寡人。」:「天下開路。」於是南面鄒衍均權所以詩曰:「濟濟多士文王。」

楚莊王將軍三言不當莊王日中請罪莊王:「賢者群臣莫若群臣莫若不絕不絕天下不得何以?」大國諸侯聖知不在乎不肖日中可謂明君

得意天下不能何以越王勾踐大敗南面近臣群臣此處晉文公大勝文公退憂色侍者:「大勝憂色?」文公:「戰勝聖人未嘗是以。」得意齊桓公正月先祖桓公西面東面桓公:「不敢先祖。」天下不能行者上山晏子:「今日寡人上山所謂。」晏子:「國有不知不用所謂山上。」

楚莊王大夫:「敵國?」:「虎豹是以是以有力所得是以三士楚國。」有志無非於是使山川使宮室何不天大應人:「上下。」

:「不善不生。」於是退弔喪

高宗武丁高宗成湯之後先王刑法違犯武丁:「野草?」武丁修行先王逸民養老之後蠻夷重譯存亡是以

大水魯人:「淫雨谿滿盈執政使。」:「寡人齋戒使不時加以。」君子:「庶幾!」問曰:「何謂?」:「成湯文武不過庶幾!」夙興夜寐退宇內使君子詩曰:「顯德。」

楚昭王:「。」大夫:「先王不過禍福不是獲罪。」仲尼:「昭王可謂天道!」

楚昭王飛鳥昭王使人乘:「令尹司馬。」令尹司馬宿沐浴:「楚國令尹司馬股肱股肱?」

文公:「利於不利。」:「利於寡人天生烝民!」侍者:「不為?」:「牧民。」

楚莊王見天不見不出山川:「?」過於安不忘危

:「然後至於然後。」然後然後使然後使然後聞言是以明王故道萬物是故求道取道

文王大夫:「不安不見不見。」大夫許諾大夫:「為人得人。」鄭國五月

趙簡子:「聲色宮室良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