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Books by Zhu Xi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公孫丑章句上》 Commentary on Gong Sun Chou I

公孫章句》 Commentary on Gong Sun Chou I



公孫問曰:「夫子管仲晏子?」公孫孟子弟子要地管仲大夫諸侯孟子未嘗孟子:「管仲晏子而已國有而已聖賢西;『子路?』西:『。』:『管仲?』西:『管仲管仲國政功烈於是?』」孟子西問答如此西不安怒色管仲四十餘年管仲王道功烈孔子子路:『使。』使如是而已諸侯天下固有西推尊子路如此管仲子路管仲西仲尼管仲。」:「管仲西?」去聲孟子:「管仲晏子管仲晏子不足?」平聲:「齊王反手。」去聲反手:「若是弟子文王百年而後天下武王周公然後大行文王不足?」去聲平聲文王九十百年文王三分天下其二武王天下周公相成作樂然後教化大行:「文王至於武丁賢聖天下武丁諸侯天下武丁王子箕子賢人輔相而後然而文王是以輔相去聲成湯至於武丁中間大甲盤庚賢聖武丁:『智慧不如乘勢不如。』耕種未有千里雞鳴狗吠四境仁政三代不過千里文王國都以至於四境民居稠密未有此時憔悴未有此時文武七百餘年賢聖飲食飢渴甘美孔子:『流行。』所以孟子孔子如此當今仁政倒懸故事此時。」去聲倒懸困苦古人古人時勢德行

公孫問曰:「夫子行道霸王如此動心?」孟子:「四十不動。」去聲設問孟子行道霸王不足如此有所恐懼疑惑四十君子明德孔子四十不惑不動:「若是夫子。」:「告子不動。」勇士告子不害血氣孟子不動孟子告子知道不動為難:「不動?」:「程子:「不動。」諸侯惡聲反之去聲肌膚逃避毛布寬大受者可畏諸侯刺客為主不動施舍:『不勝而後而後三軍而已。』去聲語聲不勝而後三軍力戰為主不動施舍未知然而施舍守約敵人篤信聖人氣象有所言論未知:『勇於夫子反而反而千萬。』去聲子弟夫子孔子:「。」:「。」恐懼施舍不如守約。」施舍一身不如反身孟子不動出於下文:「夫子不動告子不動?」「告子:『不得不得。』不得不得不可:『。』」平聲公孫孟子告子告子有所不必有所不安不必所以固守不動孟子不得急於不得不可有所所以充滿不可內外培養孟子心所未嘗不動自然不動大略。「』,?」:「動氣反動。」公孫孟子如此專一孟子專一所在專一反動所以程子:「動氣氣動。」「夫子?」:「浩然。」平聲公孫孟子不動心所告子如此所長孟子盡心天下極其是非得失所以浩然盛大流行所謂浩然孟子道義天下養氣道義天下所以不動告子相反不動不顧而已。「何謂浩然?」:「孟子上文志氣心所無形言語形容程子:「一言孟子實有可知。」至大天地至大無限不可屈撓天地正氣得以如是反而無所作為本體充塞無間程子:「天人分別浩然天地欿然而。」:「浩然心得正時。」:「浩然虧欠。」人心裁制道者天理自然養成合乎道義使勇決其一所為未必出於道義有所不免疑懼不足有為告子未嘗猶言事事合於可以道義反常是以愧怍自然發生行一偶合便所行一有不合不足有所在外告子不能浩然上文不得詳見告子助長芒芒然:『今日。』天下長者以為無益長者無益。」上聲上聲程子近世下文有所預期春秋」,大學所謂語意不同養氣預期所有不可作為養氣無知家人疲倦所有長者不得作為而已二者告子不能強制不能免於所謂浩然不善。「何謂?」:「其事聖人。」公孫孟子放蕩逃避四者四者然後平正通達不然四者政事然而不可如此無疑天下告子不得不肯不免四者何以天下程子:「然後是非權衡輕重孟子所謂。」:「孟子正如方能曲直未免眾人之中不能。」「子貢說辭顏淵善言德行孔子:『不能。』夫子?」去聲以為公孫說辭言語德行行事善言德行親切公孫有所孔子不能孟子養氣言語德行豈不夫子孟子程子:「孔子不能使學者而已。」:「子貢孔子:『夫子?』孔子:『不能。』子貢:『夫子!』孔子?」平聲驚歎以下孟子不敢當孔子子貢問答夫子孔子所以所以及物」,。「聖人之一顏淵具體。」以為公孫一體具體全體廣大公孫孟子孔子:「。」上聲孟子:「何如?」:「不同使退使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孔子聖人未能孔子。」去聲長子兄弟隱居文王武王餓死使不能歸於如是聖人詳見。「孔子若是?」:「以來未有孔子。」公孫孟子不同:「?」:「諸侯天下行一天下。」平聲天下行一天下有所聖人所以聖人節目在於不同不足以為聖人:「所以?」:「子貢足以聖人去聲足以夫子假使可信:『夫子堯舜。』程子:「事功夫子堯舜事功堯舜天下夫子萬世堯舜孔子後世?」子貢:『之後以來未有夫子。』大凡可以聞人可以是以之後無有莫若夫子:『麒麟走獸鳳凰飛鳥聖人出於以來未有孔子。』」麒麟毛蟲鳳凰特起自古聖人眾人未有孔子程子:「孟子學者潛心玩索。」

孟子:「仁者大國德行仁者七十文王1,土地仁者其事以為德行心服中心誠服七十孔子:『西不服。』。」大雅文王不同所以不同如此:「有意不服無意不能不服以來未有深切。」

孟子:「去聲常情不能莫如貴德賢者在位在職國家閒暇大國貴德使在位足以使在職足以國家閒暇可以有為不足可見:『綢繆?』孔子:『為此知道國家?』鴟鴞周公綢繆纏綿通氣出入詳密如此周公如此預防孔子以為知道國家閒暇般樂縱欲偷安不足自己上文:『。』:『作孽作孽不可。』。」大雅文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