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Books by Zhu Xi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中庸章句》 Commentary on Doctrine of the Mean

中庸章句》 Commentary on Doctrine of the Mean

不偏不倚不及平常

程子:「不易天下正道天下定理。」孔門傳授心法子思孟子萬事合為,「六合退」,無窮實學讀者玩索終身不能

天命率性陰陽五行化生萬物成形命令於是人物以為五常所謂人物自然日用事物之間莫不所謂品節不能不及聖人因人行者品節以為天下所以為人所以聖人所以學者用力不能子思首發讀者不可須臾是故君子戒慎恐懼去聲。○道者日用事物不然所以不可須臾是以君子敬畏不見不敢所以天理使須臾君子暗處不知幽暗之中細微不知則是天下無有明顯過於是以君子戒懼所以使滋長隱微之中以至喜怒哀樂之中天下天下達道之中去聲偏倚之中天命天下達道天下古今性情不可中和天地萬物戒懼以至於之中偏倚極其天地以至於差謬不然極其萬物天地萬物一體天地之心天地至於如此學問聖人能事非有修道在其中其一動靜而後其實非有上文

第一子思立言出於不可其實不可省察聖神學者自得所謂要是蓋子夫子

仲尼:「君子中庸小人中庸中庸不偏不倚不及平常天命當然精微極致君子小人君子之中君子小人之中小人忌憚。」王肅小人中庸」,程子以為君子所以中庸君子隨時處中小人所以中庸小人忌憚隨時平常君子恐懼小人不知忌憚

第二中庸實相:「性情中和德行中庸。」中庸之中中和

子曰:「中庸久矣!」上聲不及中庸久矣論語無能

第三

子曰:「不行知者不及不明賢者不肖不及知者去聲道者天理當然而已不肖不及其中知者不足不及不知所以所以不行賢者不足不肖不及所以所以不明莫不飲食。」不可是以不及

第四

子曰:「不行!」不明不行

第五不行

子曰:「兩端其中以為!」去聲平聲去聲所以知者淺近可知廣大光明如此善哉兩端不同極致兩端厚薄之類之中兩端量度然後何以所以不及所以

第六

子曰:「陷阱之中中庸不能。」去聲陷阱坑坎所以禽獸中庸辨別所謂中庸一月不知不能不得

第七不明

子曰:「為人中庸拳拳服膺。」孔子弟子顏淵拳拳奉持奉持心胸之間真知如此所以不及所以

第八

子曰:「天下國家爵祿白刃中庸不可能。」平治天下不必合於中庸近似中庸不必不能中庸所以

第九

子路子路孔子弟子子路子曰:「南方北方平聲無道南方君子不及無道南方風氣柔弱君子金革北方甲冑北方風氣剛勁果敢君子中立國有不變無道不變!」四者詩曰矯矯國有不變無道不變平生所謂中庸不可能非有不能君子大於夫子以是告子所以血氣

第十

子曰:「後世漢書當作詭異足以後世不用其中不當聖人君子不足足以聖人不敢有所不能君子中庸不見聖者不為中庸而已不能是以不見中庸不賴夫子自居聖者而已

第十一子思夫子達德入道顏淵子路顏淵子路其一第二十

君子。○夫婦可以及其聖人有所不知夫婦不肖可以能行及其聖人有所不能天地有所君子天下天下能破去聲君子夫婦居室之間至於聖人天地不能可謂所以可知可能道中之一及其聖人不知不能全體聖人固有不能:「聖人不知孔子之類不能孔子不得堯舜之類。」天地生成寒暑不得:「。」上下大雅子思流行上下莫非所謂所以見聞所及所謂程子:「子思為人活潑讀者。」君子夫婦及其天地上文

第十二子思申明不可孔子

子曰:「遠人遠人不可以為道者率性而已眾人能行道者以為不足高遠難行所以:『伐柯伐柯。』伐柯以為君子人治伐柯伐木以為長短在此彼此以為人治所以為人彼此君子不治能行遠人以為所謂眾人勿施於人推己及人春秋相去遠人勿施於人未嘗不同可見遠人以為所謂心愛君子未能未能未能未能朋友未能有所不足不敢有餘不敢君子!」絕句遠人所以當然反之自修平常行者其實不足有餘篤實君子言行如此豈不遠人以為所謂

第十三遠人夫婦未能一者聖人不能所以

君子君子富貴富貴貧賤貧賤夷狄夷狄患難患難君子自得去聲上位不怨尤人平聲君子小人徼幸去聲平地不當子曰:「似乎君子。」音征畫布之中子思孔子上文

第十四子思子曰

君子登高自卑詩曰:「妻子兄弟和樂室家。」去聲小雅子孫子曰:「父母!」夫子妻子兄弟如此父母安樂子思登高自卑

第十五

子曰:「鬼神程子:「鬼神天地功用造化。」子曰:「鬼神。」一氣反而其實而已猶言性情功效不可鬼神無形終始莫非陰陽所為不能所謂幹事使天下盛服祭祀洋洋左右所以洋洋流動充滿使畏敬奉承如此不可孔子:「發揚悽愴百物」,詩曰:『不可!』大雅不敬不可如此。」真實陰陽無非不可如此

第十六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