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九十五 志第四十八 河渠五 Volume 95 Treatises 48: Rivers and Canals 5

漳河 滹沱河 御河 河北 岷江
  漳河源於西冀州新河合流其後大河

  河北刑獄萬人一百六十大臣:「在乎百姓百姓在乎省力不出出於西利害西?」王安石:「使漳河地中西使地中有利先王使不可。」京東河北大風三月:「變異安靜天災漳河。」退朝廷

  五月御史:「漳河物料預備應急百倍逼人發掘墳墓不知流播道路民間樂於河北調不分急切擾攘至於如此。」以為王安石大理寺推恩

  六月冀州:「漳河黃河北流開浚。」都水監而已

  滹沱河源於西真定深州乾寧御河合流

  元年河水都水監河北轉運深州新河正月五千

  正月北外:「滹沱以後氾濫深州下流便往復差官六百新河六百依舊二十九歸一。」河北轉運北外

  八月癸酉河北轉運使:「真定浮梁形勢九月五月。」

  御河通利乾寧界河

  九月:「河北閉塞御河冀州下流疏導。」武城御河二十黃河北流故道五股通判冀州便:「河流其間東北至大橫截黃河五股故道便。」河北便糧草常平調寒食

  正月:「去年瘡痍奔走十一未嘗一旦調發人心不安寒食滿一月農務。」河北轉運使寒食興工州縣二月:「御河漕運不宜大河夫役。」於是樞密院調三千都水監二千三月益發三千六月使

  :「沙河湮沒開浚大河水注御河漕運危急開口漕舟沙河大河沙河引水御河大河沙河有限御河淤塞數百大河一舉萬人一月。」

  河北安撫使十月

  沙河黃河舟楫河北開口放水後來漲落不定所行有害枉費御河泉水以下四百四時未嘗阻滯堤防水患黃河不能上下開浚穿北京城中利害阻滯年歲不然黃河順流合於御河大約不過一百順流黃河北京北京行入用錢六千御河裝載邊城物料不可

  北京黃河通行黃河御河當時朝廷近臣至今瘡痍奈何開口都水監所屬官吏遷延回報御河堤防河口御河之類河水不能利害可否

  :「尤為容易建言僥倖朝廷便為主中外異議當選不宜狂妄膏血。」

  都水監運河舟船便不同十二月都水監河北轉運

  河北以至應接沿邊榷場黃河轉入御河費用數百而已向者朝廷河北擘畫西南沙河決口引河舟楫用錢二百萬有今後用物一百一十六一千七百五萬七千開河百餘六百二十五州界御河三萬八千沙河左右幾千租稅二千有餘

  御河上游西南向著所以黃河患者而已引河土人大水河流安順暴漲閘口之上堤防氾濫御河在乎御河

  無窮陛下所以裕民可以無窮萬一

  未幾果決

  河北黃河堤防:「御河狹隘堤防不足大河運轉大河。」明年戶部侍郎漕運商旅舟船朝廷大抵大河北流御河漲水湮沒宗紹四月河北轉運使大河御河開導

  元年北外臨清御河西高三計度西北京滄州積水御河明年黃河御河大名府館陶廬舍七千二十一西三月漲水

  政和正月御河堤防京西路來年於是使者十八官兵地步修築以下

  河北安撫河北轉運使淺深工部滄州海岸西乾寧沿永濟一百一九十一百三十乾寧西永濟渠西一百二十三十五十起信永濟渠西金口合水李子七十十五七尺東北金口西南保定父母二十七保定咸平景德契丹歸路東南保安西北蓮花六十二十五西至順蓮花洛陽白羊七十三十四十五七尺西邊三十五十西北二十西稻田西判官儲水其後增廣滹沱永濟

  天聖以後沿邊所見:「契丹西長城百餘不能契丹無用不如根本。」或者:「二千地平險阻契丹西方東方不暇何以海口綿亙屈曲九百不可不可不能有所可以西無益?」分為契丹出沒無常不可

  仁宗:「沿邊安撫使安撫都監真定保定州界長城契丹出入要害東西不及一百五十聖朝七十餘年不能朝廷預設以為太宗契丹國多事相繼引水開方四面穿溝渠交錯屈曲徑路步兵水車汲引灌溉便共主其事數年之後成績。」西可以契丹真定吞沒百姓以免水患立法堤防

  元年十一月己未河北:「永濟河水。」契丹使測知界河水注如故

  三月契丹遣使:「長堤填塞隘路添置。」四月庚辰:「陂塘疏導。」使:「南朝不然十萬。」養兵:「先王祖宗所以。」

  七月契丹復議兩界依舊壅塞便疏導非時至大:「六千。」

  七月契丹兩界既定朝廷重生利害張惶使契丹:「轉運使柳林漳河使白羊朋黨如此。」重責

  御史:「皇朝遠祖詔旨二百使國體尤甚州縣水患而已。」:「河間開水六十。」河北刑獄問言:「出土西夏河。」施行

  元年正月汾州西四十貧民轉運使沿以為便御史守禦

  供奉:「界河以南滄州三百平地滄州西西數年之間契丹然後耕種出租。」察視利害

  五月王安石王公:「《周官以為太祖未有契丹。」樞密院:「滹沱。」:「滹沱?」如此

  十二月癸酉河北使興修滄州黃河其後琵琶引河不成御河西

  六月丁丑河北沿邊安撫沿邊陂塘》,沿邊

  六月高陽:「乾寧決口至今乾涸。」於是河北西淺深十年正月甲子:「修築河北破缺水勢退出田土。」

  詔諭:「契丹出沒不可以為萬世地勢險阻前世協力地勢人力不可施者邊防功利目前不為可惜。」十二月定州安撫使:「定州西山麓綿百餘。」引水大臣河東以北

  大觀十二月:「氾濫國家其事州縣祖宗以來修治增益。」大抵河北西不可不可其後乾涸不復開浚官司利於稻田往往積水堤防

  河北有為太宗太平興國正月使分行河道疏導清苑五十白河諫議大夫河北東路使使諫議大夫河北西路使使大興

  積水契丹未嘗以為地形高下水陸便所以契丹君子之後農桑失業經營:「戍卒縣官一旦使耒耜。」

  淳化河北轉運使深州新河分為二百漕運河源西冀州新河深州武強滹沱河合流其後大河引水新河故道判官東光縣令:「新河地形:「地勢便。」貶官

  使八千州界滹沱盛稱水田供奉殿直河北大理寺判官

  真宗咸平王能河水長城使北流兵馬都監西引入水陸:「可以。」便不從部署:「馬村以西開鑿深廣足以張大軍勢邊城壕溝如此倉卒。」河北轉運使河水趙州三月西京使海口作務捕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