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一百八十二 志第一百三十五 食貨下四 Volume 182 Treatises 135: Finance and Economics 2d

食貨

滄州自大榷賣七千即位監察御史:「河北年以來所在商賈居民以為天下根本祖宗陛下益民如故以為河北數百萬生靈無窮。」河北轉運使十分:「河北商賈主計商賈以為不知商賈民間賣價以為不行三司不從轉運仁宗河北軍民依舊六十仁宗豈不公家意謂陛下即位仁宗不宜人心。」明年河北仍舊通商河北商賈以及使五分

河北京東使:「河北榷鹽未必前日契丹。」明年給事上官以為宣和元年京畿河陽河陽勸誘鈔引榷貨務鈔引自陳鈔引河北未及河北京東

兩浙杭州七千西二十萬一二十八千溫州南北永嘉四千黃岩五千本州婺州天聖溫州一路八千江東

比年河流漕運靡費兩浙三司三司三十八河流既而江州漕船五十一官鹽以為便安撫江南其後兩浙轉運使:「鹽課七十九五十三之內私販三千九十九在於官鹽私販不止如此不肯。」發運試用二三可見利害

利害漕運:「愛恤使休息使以為使不為私販能行五者一二百萬。」二十尤甚以來詔書額外不能所以承順

以來私販盜賊兩浙發運使利害王安石:「衢州兩浙路不知廣德鹽亭私販。」

發遣兩浙刑獄著作淮南兩浙利害異時煮鹽不時發運百萬定分錢塘越州清場水勢分為鹽官八分越州餘姚岱山東南溫州南天十分分數多寡岱山以及海水所得西南鹽官青白清場石灰近海一甲煮鹽妻子五百開封府京東五百

不行發運王安石可以兩浙違法輕重三等鹽課刑獄無辜淮南江東其事越州太常博士三司兩浙漕司著作措置推行西二千降職兩浙鹽亭察訪使不行

鹽課越州宣和元年仍舊接近五七:「不善百萬欲取西欲取動搖。」令狀

淮南楚州鹽城四十一七千通州四十八九千泰州海陵如皋六十五六千本州淮南黃州無為江南江寧撫州廣德臨江兩浙睦州江陵漢陽海州四十七七千漣水海口十一五千本州京東徐州淮南兩浙潤州江陰天聖楚州泰州海州漣水六十九七千五百四十江南東西荊湖南兩浙路天聖

楚州泰州漣水海州漣水江南淮南東南天下淮南福建兩浙廣南遠近上下

咸平秘書丞史館:「江南通商折中糧草金銀公私便淮南江南通商國家折中糧草金銀民戶萬貫淮南官費。」吏部侍郎:「通商官鹽。」京師江南湖州興元京師一百十四會通煮鹽所在入粟

參知政事建言:「淮南至真從而沙土不可鞭笞相繼運河不行村民淮南一千五百損耗本錢貧困往往盜賊如此通商三五使商人京師揚州使二千一千五百三千遠近漕運糜費風水昔時商人可取。」

范仲淹安撫疏通丁度三司使江淮使通商私販肆行縣官漕船使二三元年商人京師江南湖州漣水高郵貿易鄉村京師轉運本錢施行京師如故

康定元年商人陝西東南河北三司內地說法京師二十:「陝西河東京師。」東南商旅河北說法其一京師百八十萬商人不復京師帑藏京師河東陝西十萬河北五千十萬京師京師

天聖三司榷貨務東南百八十萬三千四百漕運不足榷貨務於是發運公事治平京師二百二十七淮南兩浙福建江南廣南二百七十三治平三百二十九

百姓私鹽無賴盜賊衣冠士人江西廣南福建廣南往來婦女巡捕殺傷險要不能歲月百萬

廣東轉運使廣州南雄未報四百南雄江西轉運以為便三司戶部判官江西本錢尚書員外會議發運使以為不可

以來商販廣南州縣通商淮南七百二百民間兵卒廣南福建不一職方員外所屬知州通判淮南不可四十鑄錢可否江西漕船使六十

江西刑獄私藏巡捕黃魚不及二十不及淮南十二二十五有餘漕舟三百異時鼓山州縣督責畏縮朝廷江西數年江西

不足治平二十五萬餘西二十四以往四十五十三萬餘

戶部:「。」治平淮南轉運使蘇頌三司判官相繼淮南

江西鹽課刑獄:「官鹽不及四十七嶺南純白二十嶺南使贛江殿鹽課便。」十二察訪湖南刑獄措置出賣未及參政銳進迎合仿湖南江西江西承望:「不能廣東不得鹽官一千江西南安六百十六臨江建昌興國。」立法總目江西江西廣東

河北明年常平江東刑獄體量未報州縣違法未幾:「南安推行半年十四。」以為發運使利害變通而已不敢戶部侍郎湖南鄰接可以數百萬江西廣東見法常平轉運判官措置明年條約施行增加一方西推行發運使知州通判賞罰戶部

發運淮南貧瘠本錢六十四不時所得本錢十萬不足其三

崇寧元年東南度牒三十並列船運夾帶私鹽官吏不平官司貢士措置利害明年阻遏攔阻置買榷貨務乳香東北官告度牒雜物五分雜物官告十分三分民間豪強河北五千東南陝西五千五百官吏留難

輕重不等二十以上遞增四十五東南金銀便二分十分二分大觀元年東南日前三分四分二分五分三分四分三分五分四分東南四分五分東南崇寧十月之上河北

公私御史:「崇寧以來舊制不許轉運任便州縣出賣州縣苛責多寡官吏殿一有不忍重奏州縣望風東南三等以上物產高下多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