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二百〇一 志第一百五十四 刑法三 Volume 201 Treatises 154: Punishment and Law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天下疑獄不能大臣其事大小無常有司

廣安 繼母資產大理太宗大理固執下臺徐鉉:「歸宗法處不曾離異不孝刑部大理寺。」僕射李昉四十三:「不當衣食所以田產同居終身如是終身。」一月

元年七月:「謀殺按問自首謀殺二等。」登州醜陋謀殺按問自首大理寺登州殺傷自首因之故殺」,按問二等刑部大理大理御史臺翰林學士司馬光王安石不同 御史御史大理翰林學士」。於是法官不當詔安法官反覆明年二月庚子:「今後謀殺自首。」參知政事於是以為:「殺傷自首因之故殺故殺為首不須從者自有不須。」爭議:「去年七月詔書從事。」判刑樞密院合議御史以為不須合議曾公亮同異眾議樞密院以為:「殺傷不可。」以為:「殺傷不可殺傷從而自首。」疾病久之

蘇州從兄大理當朝十惡不睦參知政事王安石:「從兄。」不問刑名曾公亮刑名:「有司不當大理大理不當差官不當取決人主所謂國體不可刑名。」

刑名其一死刑二千其間情狀輕重使可哀足以禁軍邊防屯戍勇力其二加密良民肌體終身愚頑一時創痛無愧使情理輕者復古月日使良善改過自新有所其三二百其間情理輕者復古再犯然後充軍本處自從時限州縣考察孝悌所知條目繁多立法

肉刑:「先王刑罰未嘗然而肢體肌膚以至於殺戮非得有罪不足不得已加之大辟輕重漢文帝肉刑後世因之以為大辟流刑不惟先王輕重安土重遷遠方以至終身近世轉徙四方不為不能犯法日益至於殺戮大辟至多肉刑軍士滿良人法應輕者宮刑至於而後差等。」可否執政王安石樞密使:「唐末五代重典時弊法律之外至於國家承平百年因循律者偽造文書二千偽造印記再犯死者強盜再犯強盜再犯不滿刑名律者參考裁定。」大理寺滿:「各異不待如故。」大理寺:「罪犯不等滿不加重者不可以上非一從寬之一輕重不等以上不可滿從寬後加退不至於假設一時盡數不等知法足以不知臨時不幸本意。」大理

洪州杖者其餘官吏:「罪人以致罪人罪人洪州官吏。」官司出入大理寺:「官司。」

;「刑部謀殺案自首故殺謀殺按問自首故殺法定十惡不睦處死不可。」刑部參詳清議邵武謀殺自殺謀殺刑部郎中興元死罪費用御史臺不當罰金侍郎以下可否罰金

尚書省:「已經殺人強姦強盜再犯捕獲有司知人按問自首減免自首改過自新至於不同難以強盜殺人,?強姦強盜以上知人按問自首因人並不。」王安石司馬光爭議按問自首:「強盜按問自首不用。」既而給事:「按問殺人強姦不當按問至於強盜:『犯罪就擒詰問便按問已經詰問本罪不在。』當時天下不得其餘用法好生獲之 。」;「強盜情理無可刑名無疑刑部。」司馬光:「殺人傷人不能以致刑部耀妄作情理刑部舊例不盡有司自有刑部大辟情理無可刑名無可刑部使依法處斷實有疑慮即令刑部其實處斷不當。」

元年:「四方大辟二百六十四死者二十五去年至今未及一百五十四死者五十七全活其間其間濫刑四方大辟刑部大理寺執政裁斷不當如此。」尚書省遠方福建罪人安撫酌情決斷侍郎:「天下大理刑部然後之中人主有司州郡四方多於欲望大理寺天下刑名疑慮情理輕重刑部詳審次第。」刑部立法

崇寧:「增損有司樂於罪人所以使輕重其中否則。」宣和臣僚:「有情大辟刑名疑慮比來大辟疑獄朝廷大理寺不當情理罪狀明白寬貸一切官吏莫不便自營天下疑獄大理寺。」

紹興州縣不通既而往往大辟宣州二等有司經驗御史故殺分明不當不論宣州觀望:「宣州實有不復。」於是刑部罰金給事有司出入立法二十六正言上疏:「入關約法三章所謂殺人司馬光:『殺人不能以致。』可謂至當大辟刑法相當去歲距今大辟五十人中故殺無疑無可殺人可謂何時強暴滋長良善自保今後大辟法相無可裁減彈劾。」:「實有情理有失。」刑部

日益有司其後刑部侍郎:「有司其間有情情理刑名疑慮犯罪議親之類難以一切今後律條明言合奏事件。」臣僚:「今後大辟以為死罪從不死者不許不然。」

至理往往不時監察御史:「輕重悉皆大小悉皆稽留追索不問以為不顧獄吏以為惟恐刑部遲延日月亦復歲月歲月展轉一二未報可疑病死不一豈不可念月日御史臺。」元年下詔:「從輕斷決餘年未盡可疑命婦合用其餘官吏特免一次。」

重典有司罪狀輕者重者終身非有京師宮中開寶御史臺:「役使供水大理。」於是作坊

太宗割據沿五代罪人西北塞外:「秦州靈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