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二百七十八 列傳第三十七 馬全義 雷德驤 王超 Volume 278 Biographies 37: Ma Quanyi, Lei Dexiang, Wang Ch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幽州擊劍善騎射十五帳下所部禁軍不得守貞河中帳下守貞殺傷守貞畫策不能城陷姓名亡命

世宗往事世宗召見殿指揮使左右:「忠於河中汝等。」世宗即位世宗高平指揮使淮南殿指揮使即位鐵騎第二刺史

殿直團練使退保澤州太祖對曰:「孤城殄滅。」太祖:「。」人乘流血士氣睦州防禦使殿班師居多江州防禦使太祖太醫診視:「河陽節制。」叩頭年三十檢校太保大同節度使


太宗供奉十八彭州老將文雅吏治折節讀書契丹君子以為既而契丹

定遠調河南十三河北轉運使議事:「。」五十分給河南婦女首飾:「外患何以?」遷西作坊使梓州討賊彭州羸兵三百成都請益不從十萬攻城力戰士多:「。」援兵鼓噪太宗:「不易。」益州九州使使景祐帳下州縣二千三百:「乘勝渡江而後官軍不如。」次方噍類

咸平登州刺史秦州二十:「豈不?」破產不足遷西使益州轉運使富民破產者賴以

部署將至上元宴樂不測政事:「。」所得

車駕十萬真定逗留出兵一夕景德定州未幾使樞密承旨樞密院

當是時契丹中國大臣方言符瑞不然天下不可以為自陳五七年間尚可驅策部署良馬以為使樞密使王欽若樞密使為人未嘗不為

大中潁州防禦使潞州南院使樞密院留後部署真宗上黨大名來迎未幾六十五侍中

家子慷慨武力智謀儒者一時豪傑論事未嘗有所顧忌正直

雷德
雷德善行同州進士軍事判官拾遺三司判官顯德隨州稱為

殿御史屯田員外大理寺官屬附會宰相刑名欲求太祖其事武殿太祖對曰:「陛下震威。」左右商州參軍刺史知州宰相不能怨言紿家人取得械繫太祖削籍靈武數年登聞鼓不法由是河陽秘書丞御史臺吏部開寶同知太祖吳越使戶部員外御史雜事職方員外陝西河北轉運使禮部戶部郎中判官

太平興國車駕太原太原西轉運使同知兵部郎中員外未幾復舊兩浙轉運使殿淮南轉運使父子同日諫議大夫

同知宰相:「前日河北轉運使不能周知群臣履行令德履歷功過既得群臣委任使樂於召對顧問可以。」

戶部侍郎再入不覺上疏歸田太宗召見白金三千會議尚書省起居員外御史御史臺西保全

淳化婿使秘書校書郎內亂不以屬吏除名坐失行軍司馬少府團練使七十五三司使復舊

文采不為士大夫


開寶進士不第其父靈武宰相在職或稱秘書丞同年家事一日白金:「將軍。」有司錄用上蔡主簿交遊前進書寫其事御史出入其事棄市除名秘書正字公服勒馬上疏密告白晝入室十萬喪事


聰敏參軍郡治:「三十安可?」 不為萊蕪拾遺終年海島三司避免太宗即位大理寺陝西轉運通判特許巡察鹽池利害大夫軍事通判太平興國殿淮南轉運使太常博士兩浙往往

北征轉運使判官戶部使淳化少府廣州婿家法團練使章服丁外艱八十官員外郎使江南不一私販江淮兩浙福建廣南使以便裁制使工部郎中大名府少府江陵

西征轉運使同知兵馬調發規畫戎事有節制格鬥天雨軍士廣安陰晦鼓噪舉火恐懼安坐自若奇兵其後驚擾死者諫議大夫益州左右土人警備招安使給事

真宗嗣位加工侍郎咸平戶部使師大納糧車駕德清益州戍卒正旦兵馬知州即日瀘州觀察使益州招安使使使招安使步騎八千團練使上官東川西京作坊使使益州都監供奉使

正月率眾進攻綿旬日不能秘書丞士衡不能倉廩得數士衡都監使連日斬首益州士衡士衡員外使刺史仍舊

供奉調十一路刻期不從相率」。七十判官十七率眾益州北門三井不敵退還所部部下敗績移文調軍士丁男二月益州均方退轉運使南門分列城中遠門退不復清水溫江三道出官神祠斬首五百其餘乘勝益州十五雞鳴成都東門

等至綿收復一日開城上官官軍閉關路口官軍不得因為退保益州城中追殺支解族誅脅士僧道少壯為兵手背黥面軍裝相間數百

三月進攻斬首四月大敗傘蓋左右:「自守。」武藝供奉刑部員外轉運使博士張志使綿使分所合水

官軍清還北門西土山分設鹿角草場攻城上官攻城西殿直攻城凶黨既而中流城門官軍攻城不能官軍丁夫地道死者軍勢軍士

使招安使土山八月羅城九月敵樓官軍月城東西鼓噪攻城城樓天長天長至大安門與其萬餘萬里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