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二百八十一 列傳第四十 呂端 畢士安曾孫:仲衍 仲游 寇準 Volume 281 Biographies 40: Lu Duan, Bi Shiancengsun:zhongyan, Zhong You, Kou Zhu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幽州安次兵部侍郎好學主簿太僕寺秘書著作史館太祖即位太常判定開寶西使崇信使契丹太常洪州員外成都遠人便

  員外開封府判官太宗河東居留:「主上櫛風沐雨吊伐地處表率。」由是懇請王府執事竹木商州參軍汝州太常祠部員外開封縣員外御史雜事使高麗暴風讀書戶部郎中太常寺大理諫議大夫

  開封判官無狀御史端方使:「。」神色自若從者:「。」使:「至此?」:「天子罪人安可使?」衛尉饑寒:「商州陛下輔佐無狀陛下有司進退苟得潁州使。」太宗:「自知。」無何復舊樞密學士參知政事

  :「未嘗未嘗不形。」歲餘諫議大夫寇準參知政事太宗諫議大夫便殿戶部侍郎

  呂蒙正太宗:「為人糊塗。」太宗:「小事糊塗大事糊塗。」決意太宗釣魚》,:「磻溪釣魚。」餘慶參預相位四十太宗任用相持大體寇準相位不平參知政事宰相政事堂太宗異議建明一日出手:「自今必經端詳。」謙讓

  西保安太宗寇準樞密使退大事:「?」:「。」:「邊鄙常事不必軍國大計宰相不可不知。」:「何以?」:「保安北門。」:「。」:「項羽太公高祖:『一杯羹。』大事不顧悖逆陛下今日明日不然結怨。」太宗:「然則何如?」:「置於使招來不能可以死生。」太宗:「我事。」病死進門侍郎兵部尚書

  太宗真宗皇太子太子起居太子英明參知政事殿指揮使楚王太宗皇后使皇后:「晏駕如何?」:「先帝太子今日天下豈可違命異議?」太子真宗引見群臣殿下殿審視然後群臣萬歲使司馬監門將軍安置除名

  真宗端肅不以軀體洪大人為召對便殿軍國大事經久當世急務條理真宗僕射監修國史明年常參就中視事上疏求解不許十月太子太保三百有司如故車駕臨問不能撫慰甚至六十六司空追封李氏夫人太子中大理評事殿

  姿器量寬厚退未嘗介懷未嘗家事自知樞密御史彈奏常參過失:「直道而行風波不足。」

  滄州節度判官鋒刃紿:「。」耀出身馮道鄉里使絕域使宰相如此

  景德真宗後嗣不振有司真宗復舊西京家居養病兄弟婚嫁居第真宗五百宿遣使檢校家事博士太子中


  代州中人曾祖縣令本州使好學繼母:「良師。」因為

  進士幕府開寶濟州團練推官兗州觀察推官太平興國大理寺三門發運吳越台州:「圖籍有司新民天子。」明年大夫殿監察御史復出汝州稻田

  僚屬虞部郎中王府記室參軍水部員外王府記室參軍秘書丞王府記室參軍拾遺王府記室參軍太宗:「諸子生長外事成人使忠孝。」勒馬

  本名員外王府僚屬太宗近臣:「?」:「。」府邸不許淳化翰林學士大臣太宗:「履行在下。」

  蘇易簡同知主客郎中諫議大夫潁州真宗開封府判官皇太子庶子給事登位開封府工部侍郎樞密學士近臣民間授任

  咸平禮部侍郎翰林學士校勘三國志》、《》、《唐書》。兩晉不可流行真宗宰相:「善惡,《春秋。」真宗刊刻求解兵部侍郎潞州翰林學士景德秘書監契丹入境五事應詔理財真宗

  進士吏部侍郎參知政事真宗:「。」安頓真宗:「輔相今日多事?」對曰:「宰相不足勝任寇準忠義大事宰相。」真宗:「使。」對曰:「方正慷慨大節蓄積朝臣不為流俗今天涵養安佚西北邊境。」真宗:「宿。」監修國史

  小人所以布衣交通安王

  景德元年九月契丹引兵北平諸軍陽城高陽不得二十真宗便殿寇準所以合議真宗不可

  咸平觀察使王繼忠契丹契丹議和大臣如何以為可信真宗羈縻不絕真宗如此不可:「契丹深入得志無名不畏人乘巢穴繼忠。」真宗繼忠

  巡幸二三大臣金陵成都不可堅定真宗太白流星臺北大臣安適:「不許大計已定安得國事心所。」少間十萬契丹德清發射

  利用契丹使得要與其使者講和契丹三十以為:「不如契丹不能。」罷兵定州延昭境外牛馬流亡儲蓄未幾夏州既定中外次第施行賢良方正直言取士

  遣使不得已視事十月晨朝殿真宗臨視不能輿六十八車駕太傅皇城使有司鹵簿太子中大理寺主簿

  端方風采談吐嚴正讀書不輟繕寫詞翰文集三十:「仕宦赫赫庶幾。」交游寇準楊億友善王禹偁門人濟州幼時非常舉業進用安知

  真宗寇準:「善人東宮以至輔相慎行古人淪沒。」:「陛下安清古人在位輔相四方田園居第家用陛下所知使為生敢為。」真宗白金五千

  長至衛尉長至祿郎中檢校水部員外從簡博羅殿山南西道節度推官太常寺周朝曾孫郡守

曾孫
  主簿方鎮口舌閭里:「興學縣令千萬不堪。」宣言:「。」其事上疏:「不如。」逮捕鄧州給事居里:「十善』,。」

  進士調沈丘歐陽修為主簿奉使契丹破的驚異姿容密使制服儀節圖畫出使契丹:「安在?」

  罪過無可同知太常官制檢討文字千萬區別分類損益從中其事必須然後他人不知三十士大夫

  高麗使上元使者次韻當時以為官制起居郎:「。」未幾一夕四十三使五十

曾孫
  調柘城主簿羅山轉運辦公西征陝西八十三十一旦轉運使純粹察度僚屬不知所為簿名數以為牆壁使其所𣂏自給霍然翌日大軍純粹:「。」

  軍器衛尉學士策問黃庭堅蘇軾第一集賢開封府推官河東路刑獄太原公堂:「衣服非人。」太原銅器天下以為:「可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