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二十五 列傳第八十四 劉平 任福 王珪 武英 桑懌 耿傅 王仲寶 Volume 325 Biographies 84: Liu Ping, Ren Fu, Wang Gui, Wu Ying, Sang Yi, Geng Fu, Wang Zhongb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士衡開封太宗河東岢嵐使剛直任俠弓馬讀書進士及第無錫大理評事鄢陵縣南充轉運使平權瀘州三千本寺路由十數寇準殿瀘州不敢

監察御史上疏論事久之三司判官河北安撫殿御史陝西轉運使使論事不合仁宗即位御史

真宗:「家子使西北可以。」太后謂言使邠州明珠反覆賓州刺史鄜延路兵馬陝西轉運使:「今隸。」汝州淮南江浙發運使信州刺史忻州團練使

元年龍神指揮使永州防禦使定州侍衛:「。」被酒轉運使同州上疏不知滄州

呂夷簡宰相諫官政事:「范仲淹大臣要人大臣真宗御史當時奸邪所為小臣不識朝廷典故論事進退諫官越職不許引薦朝廷。」高陽

元年殿馬步會元觀察使鄜延路安撫使頃之兵馬進步指揮使節度觀察留後攻守

五代中國多事西戎中國未嘗土豪足以由是無邊太祖定天下唐末藩鎮節度以下祿方面歸宿還本世襲靈武一切內地自此中國戍守千里
其後靈武問罪今日所以不能
嗣國眾叛親離唃廝囉不可不可不能自立別有西唃廝囉北約契丹何以國勢兵馬弓箭手精兵二十三倍二百不出一月招集土豪防禦使以下刺史以上給以祿土人使祿安於不期人心遣使唃廝囉靈武節度使外族復出步騎獵取河西部族然後大軍不過鼠竄窮寇何所
五穀險阻資糧以為肘腋苟得據險沙漠鎮守天險不知連年調發老師以致中國猖獗
今朝不惟宿經費尤甚萬一契丹一身不可輕者重者如何河北請召守禦長策。」
未報

保安慶州土門金明平素輕敵騎兵晝夜道行明日萬安先發西騎兵鄜延路都監二千保安万俟所部外援使人趣步兵二十步兵万俟步騎萬餘

平地相向有頃涉水不能官軍並進數百退官軍溺水死者幾千中流日暮戰士上首:「。」官軍二十望見麾下西南:「抗敵奈何?」不從甘泉軍校士卒退還西南使大將安在使戍卒文移:「如許!」平旦合擊官軍

朝廷殿御史河中其實腰斬詣闕節度使侍中南陽太夫人子孫其後多言生子戰時


寶臣奉職善騎射兵書大旨兵馬監押漢江暴漲涉水率眾賴以霸州界河使二百鄜延路兵馬都監保安陝西河東刑獄竿

號數轉戰松林殿原州仁宗慰勉:「未報不可不力。」明珠不知既而射殺酋長

轉運使內地原州冀州文思使惠州刺史河北安撫使西使

邊民契丹不敢冀州忻州


開封家世武功殿指揮使殿直慶州兵馬監押騎射優等秦州西使

敵陣殺傷驍將揚言所向披靡出入行間殿不可使高處使深入注射團練使其父太子清道仁壽安康青石奉職仁宗西供奉殿直

九十其後與其衣冠河南自有


其先河東開封咸平衛士殿刺史刺史使:「河東大河疏闊嚴守不虞。」仁宗秦鳳路馬步陝西增城器械受命四十戰守忻州團練使鄜延路

慶州:「慶州不遠。」經度山川道路以為緩急攻守便宜從事

保安婿聲言牽制即席部分未盡四面合擊平明巢穴牛馬橐駝七千有餘四十四十一龍神指揮使賀州防禦使侍衛

康定朝廷西會安使琦行八千使參軍都監先鋒都監都監所部節制懷遠得勝之後相距四十糧餉便未可據險設伏邀擊輕騎懷遠龍川西斬首數百橐駝其後薄暮相距隔山翌日士馬竿六盤山方知不可未成鐵騎勝地士卒戰死官軍力戰:「大將報國。」挺身決鬥四千西都監騎兵二千不可重傷不能官軍殿西供奉軍校死者死者六千相距

受命至於震悼武勝節度使侍中第一三萬四十追封隴西太夫人夫人從子


開封善騎射鐵鞭十九殿第一禮賓使都監

康定三千先鋒師子

披靡首級請益不許城中糗糧:「兵法得志。」 驍將:「!」右臂左手大驚仁宗遣使死傷黃金三十下詔

都監明年行營金字處置使得誅殺黑山首級五千望見猶在軍校乃東再拜:「不能獨有。」撓曲手掌自若

陰陽術數家人:「前後大小二十殺敵不得無為。」果如所料所得山上其後觀察使追封安康西供奉使西供奉


太原鎮定契丹望都西京使殿直代州出獵帳飲:「萬一奈何?」既而百餘左右獲之殿直榷場使慶州

殿都監禮賓使行營都監斬首以為力戰遇害邢州觀察使奉職供奉西供奉永昌殿直奉職


開封勇力過人善用謀略為人長大自足語言不出不知進士有名進士

大水百姓走避龍城自給

往來惡少:「不可。」有頃老父不敢少年使明日:「不為?」少年姓名

飲酒所藏不知:「在此?」下馬數人襄城以往數人其餘西轉運使其事

天聖河南轉運使澠池宿尤為朝廷使姓名使招致不知挺身山口伏兵不免:「。」使京師不復朝廷殿直永安

西二十三樞密院京師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