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五十七 列傳第一百十六 何灌 李熙靖 王雲 譚世勣 梅執禮 程振 劉延慶 Volume 357 Biographies 116: He Guan, Li Xijing, Wang Yun, Tan Shiji, Mei Zhili, Cheng Zhen, Liu Yanq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延慶

目录
1
2
3
4
5
6
7 延慶

  開封河東從事經略使不假:「奇士。」火山二邊越境忿舉兵以為逡巡三十契丹太師:「。」

  河東鐵騎都監康國召對西北坐衣花紋形勢:「。」

  河東刑獄遷西使刺史滄州轉引使三十:「不勝八千沿邊運費。」安撫使板築

  未幾河州弓箭手:「金城湟中西寧尚可引水使。」六千七千四百西邊龍馬吉州防禦使蘭州不顧斬首五百防禦使

  宣和陷於使不敵其實逗遛西平方同州觀察使浙東西

  北征統制兵馬涿使燕山指揮使取景藥師:「朝廷至於令藥常勝軍。」

  使一發破的再發:「太尉不能?」:「禮讓。」

  南下宰相:「金人不可精銳以北萬有何以根本。」不從明日以軍不堪武泰節度使河東河北使未及:「大事已定何所受命?」退援兵不能充數

  靖康元年正月平南望風黃河南岸禦敵京城不許西六十二帳下奇士數人欽宗哀悼而言不守河津

  長子舍人從父拔出紹興中子大夫忠正使


  常州公德進士通判潞州不便使者詔令擢第辟雍太學博士父老便河東使:「擇地自便?」宰相為兵員外員外

  太宰執政不得:「宰相尚書樞密足以何為?」不樂滯留失職過於左轉執政不可太常舍人

  :「燕山。」:「《所謂'綢繆'。」:「孔子:'為此知道國家?'陛下。」

  靖康從容:「外人以為殊不知滅族唐睿宗久矣。」再拜不時

  家人無生故人相持啜泣唐王百官何日朝天明日五十三殿學士


  澤州刺史瀘州黃庭堅人稱進士使高麗秘書校書郎陝西轉運使宣和宣撫為兵員外起居舍人

  靖康元年給事使使傳道以為朝廷中國不可和約執政以為不然

  金人太原刑部尚書出使至真從吏:「金人不復尊號康王和好。」欽宗長垣:「事勢金人不然進兵。」中外震駭百官:「康王結歡。」:「。」受命以資殿學士

  奉使民怨於是神祠在後遮道:「金人不宜。」厲聲:「奸賊。」有風事勢不死北行以是天命建炎文殿學士

  上書海島欽宗戰死


  州長進士教授郴州盛行不喜:「不易之論。」秘書正字書局鄰居

  員外吏部太平久之吏部幸臣恩澤:「成法!」少府監舍人命令賜予上供婺州

  禪位使執政奉迎主管辨正國史神祖先聖不當王安石施行

  七月東方大臣四夷:「可畏不宜。」給事殿不恭:「甚微至大。」同類側目建議分外:「天下十六尾大不掉?」不樂禮部侍郎

  駸駸南下:「不得京畿巡幸會東金人渡河大將所部京畿保甲國門使連屬首尾金人不敢車駕講解詞意金人

  學士五十四建炎守節殿學士


  婺州浦江進士調常山敕令博士宰相未嘗:「而已。」

  軍器員外財貨文牘不暇三百旨意不敢吏部善堂員外舍人給事

  以前執政宿不肯中都不逞禮部侍郎

  置酒:「宰相天下方臘流毒瘡痍歌舞宴樂?」退原廟蘄州

  明年滁州殿修撰:「不能食鹽何以?」二十

  欽宗鎮江翰林學士吏部尚書戶部調度不足有司小黃取錢不用夫人黃門

  金人京都親征太上帝后皇后太子金人天子數百千萬:「已定所需滿奉天。」安扶相與:「金人不能以軍。」宿怨:「城中七百萬戶金銀。」果然對曰:「天子蒙塵臣民致死不計。」何在獲罪:「。」下馬靖康二月是日

  車駕宗室時雍使不克四十九高宗即位大夫殿學士以為殿學士


  樂平少有太學一時諸生右職辟雍博士太常博士京東西孟軻公孫

  西常平員外監察御史辟雍員外太子舍人:「祭禮以上禮經昨天殿下所以宗廟社稷。」太子:「。」由是

  方臘此時天下以上當天人心:「奈何?」太子給事資淺以為舍人侍郎亳州不肯使

  靖康元年吏部侍郎欽宗:「柄臣不和論議詔令金人交兵至今不解數月之間私心今日以為明日以為不暇大臣偏見所以未必未必不得不。」

  河北:「猖獗如此陛下使少有?」不能開封大辟有情崇寧以來彈壓便復舊亡命得數:「多事之際一日。」刑部侍郎

  車駕為何:「所以。」不從未幾五十七金人從子使以後而言不可既而

  宣和道家東宮從容:「孔子鴟鴞知道不過'綢繆'而已老子:'未有。'根本目前區區聖人。」太子左右大興宮室不得以為太子非常震怒太子彌縫使

  高宗即位親屬殿學士曾孫同時死者禮部侍郎給事安扶》。

延慶
  延慶保安軍人西戰功觀察使龍神指揮使鄜延路泰寧節度觀察留後使成德王子節度使指揮使平方節度河陽北伐宣撫統制十萬

  延慶行軍紀律藥師:「大軍設備敵人邀擊首尾相應。」良鄉延慶敗績不出藥師:「不過萬人燕山奇兵五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