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六十 列傳第一百十九 宗澤 趙鼎 Volume 360 Biographies 119: Zong Ze, Zhao D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目录
1
2

  婺州義烏天大雷電翌日自幼豪爽大志進士時弊考官

  調館陶長子:「可謂。」朝廷大開御河隆冬使上書:「。」

  調衢州龍遊未知庠序講論經術風俗相繼調晉州下車不盡:「承平。」萊州使者牛黃:「牛飲和氣橫流安得?」使者:「。」通判登州境內官田數百不毛之地萬餘

  朝廷遣使登州女真海上夾攻契丹:「天下多事。」退居東陽結廬山谷靖康元年宗正使:「不生。」:「悔過退否則安能北庭。」不屈

  太原兩河不行:「食祿避難不可。」蹂躪人民器械義勇固守不移:「精兵萬人常有十萬。」河北金人真定渡河其後州城壯士開門斬首數百軍士

  康王使:「以致大王。」元帥起兵歸路不從夾擊金人壯士三十

  康王大元帥渡河京城不可樞密院欽宗京師:「金人次第京城萬一。」先行不得

  正月十三京城河東北路宣撫興仁敵方未可乞貸使得進兵金人金人金人三千金人金人夾擊大敗

  不深不能成功先驅敵營轉戰戰死前後下令:「今日進退不可不從求生。」士卒無不斬首金人大敗退十倍勢必使鐵騎夜襲金人大驚不敢出兵大河襲擊

  金人北行至大渡河金人歸路勤王兵卒先行大元帥移師:「人臣正殿自古奸臣恭順未有肆赦昭著渡河大王天意可知社稷。」:「奸雄遣使以定民心。」上書:「今天所屬在於大王大王有心天下所謂道者剛正諫諍恭儉逸樂退。」勸進帝位南京大計相見國事慷慨流涕學士襄陽

  金人上疏:「天下太祖太宗天下陛下兢兢業業萬世奈何西金人朝廷未嘗奸邪一言一說陛下震怒大明再造王室即位四十大號刑部指揮'不得西'天下忠義自絕捐軀報國。」知青六十九

  開封舊都不可開封府京城樓櫓雜居盜賊縱橫人情威望數人下令:「輕重從軍。」盜賊屏息

  河東七十京城至善:「朝廷危難使一二復有今日立功不可。」善感:「效力。」解甲三十大郎眾數往來西淮南河南遣人禍福招降上疏巡幸上疏:「開封物價平時將士農民商旅士大夫忠義莫不陛下京師人心異議陛下不過金人。」殿學士京城留守開封

  遣人使開封府:「名為使。」使:「國家承平二百不識敵國憑信置疑不惟士大夫以為以為前日所為陛下金人假使虛實陛下待遇不敢奉詔。」善意拘留使尚書:「威名政績卓然過人使禦敵。」

  真定戰具不為修武以為渡河議事收復京城使招集形勢堅壁二十四城外沿連珠連結河東河北山水忠義民兵於是陝西京東西路人節制

  岳飛犯法:「。」金人五百使立功贖罪大敗金人統制知名

  河北上疏:「陛下道路籍籍以為陛下宗廟朝廷使社稷無依生靈陛下汴京。」:「國家金人劫掠不足當時固有富貴獲罪陛下富貴獲罪可行不可前日不可行者陛下熟思京師二百積累基業陛下奈何敵國。」

  金陵上疏:「京師天下兩河一手不信惟一景德契丹江南金陵成都寇准毅然成功寇准不敢陛下。」五事其一前後建議樞密院奏疏以為

  渡河汴京:「坐斷。」部將極力保護大兵金人金人白沙汴京僚屬圍棋:「張惶在外禦敵。」精銳使歸路金人伏兵前後夾擊金人

  西京部將中立大戰中立:「不勝私自無主。」既而等持:「失利忠義金人面目。」:「而已為人不能死敵兒女。」金人部將五千迎戰十倍:「偷生面目。」力戰五千金人大戰金人不復東京

  山東執政下令勤王:「京城忠義憤懣東西南北福建千里爭先勤王當時大臣遠識大略不能使饑餓溝壑盜賊勤王一時措置乖謬所致河東西不從敵國保山不知節義爭先不知一旦解體倉卒復有。」

  往來坐堂:「契丹兄弟女真雪恥。」敵國虛實大舉:「汝等忠義大功。」聽命金人不利

  :「陛下保護京城去年冬至三月陛下回京天下何所。」殿學士上疏:「天下待時而動無不收復渡河滑台敵國河東河北引領官兵之至時而中興可見金人滅亡陛下時而。」:「教習可鄙傳聞四方中原江寧。」

  兵馬統制三萬來歸:「。」:「河北法令上下?」時世:「立功足以雪恥。」金人不備

  北方南人爺爺

  :「十萬守護京城渡河百萬渡河致死'多助之至天下'。陛下此時敵國?」:「聖人以及所以以及所以陛下忠臣義士合謀儼然皇帝未有宮室以為使天下是以身教。」降詔擇日

  前後二十:「蒙塵積憤汝等。」流涕:「不盡!」:「'出師使英雄滿。'」翌日風雨家事遺表文殿學士大夫

  質直以為:「側身嘗膽臣子安居美食!」集群豪傑渡河有志

  將士十五繼父朝廷留守判官所為人心不從豪傑不為群聚中原兵部郎中


  字元聞喜通經百家進士對策河南洛陽宰相開封

  金人太原朝廷:「祖宗不可以?」京師北行金人太學

  高宗即位戶部員外樞密院建康事宜:「行宮車駕精兵儀衛其餘分佈使莫測巡幸。」

  :「王安石祖宗邊患理財窮困虛無敗壞人才今日配享時政大於。」配享殿御史

  部將建康:「在外不治不可?」下詔切責治罪肅然:「肅宗靈武朝廷無愧。」故事殿:「四十施行三十。」御史

  幸會去留御史𤫉宣州廣德渡江邀擊:「經營中原關中經營關中進取中原三國公安重兵襄陽以資經營大業。」

  金人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