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七十七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 向子諲 陳規 季陵 盧知原 陳桷 李璆 李朴 王庠 王衣 Volume 377 Biographies 136: Xiang ZiYin, Chen Gui, Ji Ling, Lu Zhiyuan, Chen Jue, Li Qiu, Li Pu, Wang Xiang, Wang Y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臨江玄孫皇后以后復辟承奉開封府咸平犯法不受大怒

宣和江淮發運主管文字淮南不通可否發運:「數百使決不有司儲水不乏比年直達加以往來嚴禁。」使者一等召對淮南轉運判官戶部上供不及

員外京畿轉運使發運使建炎元年金人亳州勤王金人逆順退保金人守禦不遜畏縮康王濟州進士獻金濟州軍費遣人郡守使使手書啟封械繫康王渡河出其不意勤王

江淮發運使:「去歲勤王所部之間團結兒戲而已一路親率成紀錢物圍城之中當時無利京城播遷賞罰不行金人邊患陛下天下不知艱難大臣勤王名為勤王。」九月以素

明年不能軍國致仕縱火瀏陽通判攸縣

金人江西湖南警報軍民死守宗室:「宗室不可。」感激流涕金人縱火官吏城陷轉運使望風復職

紹興元年鄂州主管安撫攸縣安仁遣使聽命西衡陽宜章逡巡不敢向者百餘既而援兵忿親兵官軍不可國家威靈不服宣撫司統制遣人釋子

江州太平安國湖南秦檜:「可以扶持三綱陷於。」廣州致仕江州江東轉運使修撰江東退由是得罪兩浙路轉運使戶部侍郎

京都舊事珍玩起居郎既而反復良久厲聲:「不宜無益。」退:「。」不止退上色:「無罪。」九成:「士大夫所以所以愛子。」不已於是學士平江使議和入境不肯拜金:「自古人主己和此時。」秦檜致仕

家子友愛宗族淮南縣令宣讀如常退十五所居」。六十八

陳規
陳規字元安丘明法靖康金人入侵鎮海節度使延慶安陸勤王進攻德安父老既而攻城連戰

建炎元年德安孝義步騎數萬營壘:「。」夜半孝義圍城大敗相持十八自衛求和交臂董平居正進入居正前鋒修撰德安漢陽鎮撫使品服

屯兵都督蜀道數百使圍城天橋鼓噪臨城軍民神色不變出家勞軍士氣遣人妓女不許:「圍城七十不亦。」不予六十火槍西門天橋須臾

學士學士池州沿江安撫使:「鎮撫使跋扈。」學士江州太平德安坐失

金人河南順昌流亡留守出迎未定金人京城城中數萬死守相與城區四門斥候土人間諜龍虎大王重兵甲胄督戰引退步兵邀擊:「出奇不若斫營使晝夜不得。」金人告急將士問曰:「精兵?」乘勢:「朝廷養兵十五緩急退不如。」:「公文誓死三十金人狼狽不獨侵擾震驚平生不如死中求生。」:「。」下令攻城浮屠三千遊擊殊死不勝清晨堅壁不出暴烈日中氣力城中樞密學士至順倉廩會計

西安文書臥內:「機宜通判。」七十大夫攻守方略

德安屯田事宜仿古屯田民兵分地軍士險隘屯田民戶水田粳米田賦滿永業流民屯田縣官官吏嘉獎紹興以來文臣鎮撫使而已

寡言待人忠義振施雲夢貢士功名酬勞德安天下德安」,追封後加


龍泉政和太學博士學術異同長官執政舒城縣未幾太常寺簿員外高宗即位揚州建炎尚書員外太常金人南侵杭州朝廷起居郎舍人

六月淫雨直言

金人生靈塗炭怨氣災異不足。『』,廟堂將帥將帥自衛跋扈勤王官吏將帥縱橫上下切齒。《洪範》:『時雨……時寒……。』自古天子廟主前日倉卒不能錢塘享有留神宗廟當之比年盜賊招安未幾忠臣赤子盜賊當之道路輿不久以來保甲民兵誅求陰道所致。」


發運使給事不可起居郎崇禮給事:「陛下萬一猖獗便當營壘以為將相大臣相率死守前日百官跣足城池使生靈塗炭財用溝壑。」

宣撫處置使太平數月復職溫州舍人

臨安府舍人

尚可大駕未有賢人經世不和政權人心而已
前年渡江以為朝廷以為不可降詔回鑾去年以為不可朝廷以為經營維揚朝廷不及錢塘朝廷不能將帥不能用人使能不飲恨自重往往退縮今天不可亡命軍勢西軍事機會便宜降詔得無官吏辦事便宜安置得無以至賜姓以西不知陛下
祖宗德澤人心中興陛下裕民用度丁寧不以陛下祿施設無不天下心服。」
江西:「金人往年士馬燕山河北京東在朝可謂金人何以陛下今日安危存亡拯溺豈可不惜。」池州措置戶部侍郎

錄用上疏:「前日士大夫名節不立論事瑕疵不復不能崇寧大觀以來不知幾何不能死節不知幾何拱手受制不知幾何不容不幸筆墨既得惡名引薦中選終身愛人。」疏於御史承望罷官杭州

紹興元年文殿修撰內外

以來朝廷糧草舊例久矣和糴幾何事事不足後年名曰』,名曰』,其實衣食豐美器械退保收復輿服百官有司無益湖廣上供無幾強兵不在冗食統領家口隨行精銳護送老小婦女不足犒賞枉費關節行賄寄名有司專意講求因循士氣軍政。」
惠州男子聚眾作亂入境以功贖罪旬日五十五大夫文集

善言奏疏可觀進用不當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