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八十四 列傳第一百四十三 陳康伯 梁克家 汪澈 葉義問 蔣芾 葉顒 葉衡 Volume 384 Biographies 143: Chen Kangbo, Liang Kejia, Wang Che, Ye Yiwen, Jiang Fei, Ye Yong, Ye He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字長弋陽江東常平宣和太學丁內艱貴溪及其起義渠魁

建炎敕令紹興敕令》。通判衢州發白太常博士江東常平高宗建康職事

紹興樞密院大計戶部司郎中秦檜太學十三軍器監吏部尚書使入夜不對使端午受禮泉州

海盜間作朝廷以上為兵久之倡亂滿十年

召對吏部侍郎州縣彈劾戶部會所之一刑部前此有司意興大獄士大夫歿吏部尚書尚書高宗:「大用?」參知政事

使朝廷同知樞密院使和好不變九月大夫尚書僕射減半真宰。」退而已:「大臣不敢不能。」高宗長者普安高宗一日使冠以於是以為皇子封建三十二月

明年三月光祿大夫尚書僕射五月遣使漢地將相大臣禮部侍郎使上流不可沿江內地侍從:「今日不問如何。」退避中外人情同知樞密院受命聘金為己任:「天人今日無退堅決將士其先。」國事:「使不為宰相自行大臣存亡。」辭行殿御史士氣兵部侍郎

九月王權中外震駭朝臣獨具下令臨安諸城常時殿置酒翌日:「陛下大事。」

一日:「退百官。」而後:「百官。」下詔親征參謀軍事都督金主臣下

國人三十二於是敵國

高宗正名天下太子即位樞密使禮遇丞相

建康明年改元請益以太文殿大學士公判信州慰勞:「宣召。」餞別百官門外使

八月紹興未幾郊祀再犯人情驚駭出手遣使家居尚書僕射樞密使魯國:「不然大臣國家輿就道。」兼程婿一會輿殿大事退

道元正月有事不許一日殿輿六十太師」,擇日工部侍郎

進士出身不受上手慶元配享宗廟」。


叔子泉州晉江聰敏過目紹興三十廷試第一平江金主乘機進取:「退兵力量力後悔。」丞相遠慮秘書正字著作

災異下詔侍從正心風俗人心論定不過舍人

使中朝進士第一中的金人使南門百官北門從者殿門外

郊祀雷震給事不可:「陛下無益開導。」風俗四條欺罔苟且上手

二月殿學士樞密院明年參知政事明年知院事楚州舟師賴以政府可否不苟皇太子官屬中外得人恢復朝臣迎合不合:「不可?」:「財用用度不足何以?」:「。」上面:「至當毋庸。」

僕射左右丞相丞相樞密使一日:「太上頤養天顏退不勝。」:「以為既得。」:「五帝以此。」:「。」不少假借公議士夫中傷調

使朝見移文不合文殿大學士建康既而不從使震駭使天下

福州降旨福州使九月丞相十三以內不絕十四六月六十手書」。

風度政府渾厚明白自成一家溫雅


自新浮梁進士教授万俟秘書正字校書郎侍從將帥高宗監察御史殿御史鞍馬邊防養兵自治

皇后二十:「十年今日何為紛紛長樂未央宮未嘗國朝儀制界內不許。」高宗大悟

使:「倉卒靖康使文武職事資格。」御史退殿御史鎮江大將

三十一上元一夕雷雨春秋魯隱公雷震孔子之間大變一夕金人江海十二殿兵權高宗使

使景山釁端:「天下強弱所以陛下己和惡言陛下赫然佈告中外上下一心百倍。」御史

所部三萬湖北西使能否九江襄陽諸軍:「襄陽門戶不可。」敵將十萬欲取武昌朝廷由此江南武昌自發黃州樊城大戰漢水敗走相次職方未幾金主出兵夾擊未報罷兵參知政事宰相

即位銳意恢復使督軍皇甫沃壤荊棘彌望三十八廬舍七十其餘

興元武昌克期大舉出師不合諫議大夫大寶制勝皇甫忠義要衝不能節制五百方城五百不加罷黜殿學士大寶祿

明年建康樞密使在位文殿學士鄂州安撫使:「向者我有藩籬皇甫不敢新野相距百里築城要害至於機會難以。」江州不可寧國福州福建安撫使致仕六十三金紫光祿大夫」。

殿中日高宗:「名士次第。」宗密人材十八:「所以報國無私。」布衣文集二十奏議十二


建炎進士調臨安府參軍教授以便常平樞密犯罪

江寧秦檜同僚不可問曰:「何以他人。」通判江州豫章飛語九江:「得罪不為不祥。」

退廢置人主得罪殿御史樞密所為異己:「樞密院軍政掌握。」 御史秦檜移居郊祀問言:「附會。」吏部侍郎史館修撰同知樞密院

奉使:「舟船器械用心有所屯駐沿海要害。」金主南侵軍旅之至」,:「『?」鎮江瓜洲官軍相持失措鹿角禦敵一夕建康留守遣人告急建康瓜洲鎮江諸軍:「不可不測。」建康金主退退

興元論義」。道元自便七十三


常州宜興曾孫紹興二十一進士第二即位起居郎學士

樞密院加意邊防:「將才姓名一旦料簡歸正以北深入山東深入。」

參知政事同知:「養兵天下不過十五萬人紹興不若今日三千四千以外借給如故招兵考核在內諸軍每月逃亡事故不下四百招兵財用不惟。」

一日:「將來都督不可。」:「未嘗經歷。」:「不足兵士將帥相識陛下。」宰相己見

明年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