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八十八 列傳第一百四十七 周執羔 王希呂 陳良祐 李浩 陳槖 胡沂 唐文若 李燾 Volume 388 Biographies 147: Zhou Zhigao, Wang Xilu, Chen Liangyou, Li Hao, Chen Tuo, Hu Yi, Tang Wenruo, Li D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信州弋陽宣和進士廷試第二湖州太學博士

建炎輿京師揚州不及太后江西會稽繼母調撫州宜黃四境不知所為禍福聽命

紹興通判湖州通判平江明年太常建明大樂舊聞製作員外

八月禮部侍郎生辰使往歲奉使願行拒絕使吏部侍郎新進聞喜禮部興廢同知舊例進士禮部十八禮部推恩秦檜喧嘩悅眾祖宗不可御史

夔州安撫使地接:「朝廷一方盡力不可。」三十

婺州以為王道誠意立國愛人四月禮部侍郎人才:「口舌成風豈可使得志!」:「。」一日經筵陛下」,尚書不許

方士日月》、《曆書》、《五星測驗

以為興師十萬千金十倍:「和糴國家一切不得已邊境聚斂比年一二十萬常稅一路輕重。」:「災異如此人為!」

皇后行使閹人未嘗長者不怨:「老成經筵。」學士:「。」經筵深知

明年三月上諭:「祖宗近臣八十。」閏月不可江州太平興國公卿門外江西以為使七十七

循吏釋卷》。


宿州渡江寓居嘉興進士西北秘書正字攀援戚屬樞密院御史既而宮觀氣勢顯赫學士相繼去國躡履不為聲聞以此以此

吏部員外起居郎舍人安撫使修葺江西轉運使

起居郎舍人給事兵部尚書吏部尚書殿學士紹興

敬禮文學端方天性剛勁利害回護習用變色:「非但侍從文字。」江西僚屬數字呂覽

居官廉潔紹興僧寺


婺州金華十九歲入太學紹興二十四進士調興國太學樞密院編修監察御史軍器監王府興元福建路轉運使起居舍人舍人起居郎

會子:「。」白金數萬會子軍民未幾戶部改造五百:「陛下號令在前不能以此能信交子五百不可?」既而會子二千不得五百通行使千萬

銳意唐太宗:「太宗政要使忠臣。」:「魏徵。」

:「陛下躬行節儉或者肺腑市井商賈貿易寶貨金錢犯法專利所以維持保全改過富貴。」

丁外艱:「疆場使。」諫議大夫同知給事學士吏部侍郎尚書

使

陛下恢復未嘗忘懷不可歸於不可固有固有遣使萬一州郡調發未有遠謀臨戰求生瓜洲所以萬全河南版圖旋踵不許往來經理未定根本不能無故陛下可以陵寢在其中必須遣使欽宗不足豈能綏遠?」
居住信州便徽州建寧


建昌臨川紹興十二進士宰相多士同年毅然調參軍襄陽觀察推官內外調教授太常寺主簿祿

:「宿大將恩寵特異。」秦檜總攬士多百官相繼興起

不安主管道觀即位以太宰相仁宗范仲淹故事同心吏部退御史明示不同不樂員外皇子恭王府

王府裨益以及時政:「。」未幾宰相進用屬意如故

河水以上時政如此奏疏近臣奉行迎合執事顧忌畏縮反覆傾倒罄竭以為執事

禁軍五百訓練作亂:「汝等。」:「不敢。」為首宿贖罪

給事權貴械繫權貴參政:「獲罪本末。」:「不畏?」安在大理觀望其後:「允當永不如故。」

明年朝廷和糴其事戶部不敢戶部大理附會:「非但軍食。」大理:「剛正。」:「。」大理

英明有為不能奉行面對經理使:「以為恢復根本。」:「措置張皇大臣修治人心持重安靜。」

宰相使不可官職力求廣西安撫尚書郎論及:「廣西。」大臣:「可行。」大臣

漕運灌溉不治安平邊患使禍福叩頭約束

:「陛下規諫臣下迎合執守臣下順從僥倖廉恥儒術可行壅蔽氣節偷惰得以得以。」翌日宰相:「。」吏部侍郎時政非一側目中立於是相與諫議大夫變亂黑白未及

太平興國明年修撰世襲守則與其起兵勸解感悟歃血得以萬壽九月六十一殿修撰

天資質直涵養渾厚利害力學文辭時事為己任憤激時弊以此平居未嘗假人不知以為上前:「如此。」小人祿正色謀害始終南海平生奉養布衣不敢


紹興餘姚太學政和教授天臺臨海黃岩越州新昌愷悌

御史:「宰相用人使?」紹興五月召對六月監察御史論事不合八月江西瑞昌倚勢十數望風印綬

年高其三歡迎數月母喪相率所在三十近臣:「循吏。」郎中

刑部侍郎秦檜力主:「金人不可沙漠百姓天下痛心疾首今天國恥按兵不為講和何以中原。」

既而有所遣使:「講和河南有意以為不然使敗北不足從而河南他人往歲多寡反覆如此彼此封疆同州至今可以義交包藏戰守使人人不害立國不然決意恢復天意人心響應一舉太后祖宗疆土。」未幾

河南新疆壽春廣州廣東盜賊十年

朝廷廣西:「廣東悉軍廣西廣東。」稽留婺州不已致仕十二六十六

博學不事產業先世兄弟積年四方僧寺泰然風土》,近世會稽人物:「之後


紹興餘姚穎異五經一字紹興進士州縣三十二十八正字校書郎實錄檢討吏部員外受禪王府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