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〇八 列傳第一百六十七 吳昌裔 汪綱 陳宓 王霆 Volume 408 Biographies 167: Wu Changyi, Wang Gang, Chen Mi, Wang T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中江不肯程頤張載朱熹不倦嘉定進士漢陽

調中尉轉運使上流數萬調教授蘇軾講說鹿》,仿奠儀簿祭器丕變使修學四方二十良田通判紀律故事興元西筆力未幾

元年軍器監簿簿太常少許皇后教授祖宗職事王府教授:“天理天命天職。”君臣兄弟舉世以為大戒不敢至於陟罰拳拳監察御史彈劾:“朝綱付出嫌疑調停今日近臣明日精采人情去留士氣下情所以糾正國脈。”

故事點檢常州四千平江數百百餘州縣不敢大雨秉燭缺失廟堂以為:“將帥方命邊疆。”:“有時視事有時子弟朝政》、《大和?”

四事逃遁遂寧父子足跡邊庭受賞不加年老士卒不用經營

:“今朝之上言論多於施行實務王宮冗費申請以至土木經營時節無異平時至於。”靖康痛哭

大理不許再入參政工部侍郎四川宣撫司軍事:“太原太原不可。”:“不可。”慷慨中道修撰嘉興:“不能父母就近?”而言

贛州文殿修撰主管浙東婺州日夜不忍騶從周行萬一二十五殿修撰致仕

剛正莊重典章紹興奏議本末》。以至蜀道得失興師》。奏議、《四書講義》、《》、《》、《》、文集

一日並入天下正士四方風采莫不惋惜

黟縣樞密院曾孫十四年中調鎮江參軍

馬大京口言論交子沿江大同倡率:“外耳盛行出納不以堅守舊制冶鑄定額無異不以自便?”大同湖南轉運:“足以用世?”刻意博通古今義理覃思

調桂陽平陽縣三十下車桂陽九千平陽三分之二向者願力群聚惡少入境牛橋地盤前後不虞之至相率出迎酒食:“。”宿不能防守伏地賴以

金壇弋陽縣御史主管父喪蘭溪分所義倉一切所謂安富恤貧常平使得循環富民塘堰大興水利全活郡守使者一道荒政人相其事

太平主管兩浙轉運文字西金人自立遣使:‘使不遜京口盱眙:‘紀年名節避忌歲幣乃爾。’議定而後正旦生辰使歲月城堡糗糧使沿邊屹然不可自相攻擊然後全力其後。”廟堂

提轄東西幹辦審計高郵:“萬人聲勢高郵家計高郵戎馬不能西南一路天長六十隨地設伏。”可以五千人造非常興化濱海澤民運河水勢使者常平室廬轉徙豐年可以畛域父母金陵三十西京口五十。”:“不可不可平江數百萬陳陳相因輦下諸軍京口金陵中都。”

使:“財賦淵藪西足以自給多山足以一家通融聲勢合一不假祖宗十年中山百八十萬商旅入粟京師入粟州郡不為戰鬥使緩急戍守大軍不安風土生長邊地墳墓室家前軍給以州郡大率山陽不必不必更番。”

開墾以為以為荒瘠水利不可良田不可耗費開墾使有餘入粟本朝便在其中。”無益

煮鹽天下本日五十二十八朝廷五十舊制商人鈔錢不能隱伏三十添置五十三百九十一千三百官吏殿

戶部員外財賦多生山東歸附錢糧三十三萬西七十漕運不以名實區畫處分賴以不乏

婺州浙東刑獄不得不遇牽連:“傅會?”於是蜿蜒盤旋:“而已惑眾。”未竟雷雨

紹興主管浙東安撫公事刑獄蕭山運河西錢塘三十開浚八千江口使河水不得名曰 ”,於是車水不問晝夜歡欣瀕海諸暨十六灌溉成田不得瀕海堤岸十萬蠲租常平田園一切三萬修築:“臨海都畿。”水軍叉手教習甲兵赫然

即位文殿修撰殿修撰大水三萬八千五萬蠲租萬餘無異四十一其中二十五紹興以來前後殿:“殿”。其實五千宿

元年:“臣下過於過於退縮相與轉移。”:“如何?”:“ 去歲諸暨今歲十年之間千里朝廷威德。”戶部侍郎數月致仕戶部侍郎相率寺觀

多聞醫卜陰陽律曆研究神明文書不過二十一言長於論事古今雄勁服用奢麗》、《》、《》。

丞相朱熹泉州南安主管主管西外安溪縣

嘉定慷慨盡言:“宮中宴飲非時賜予蔬食大臣執政無非不得招怨朝廷權柄有所變易安邊創立固執己見人心敗軍之將殿京兆宿將守成小過汗馬政令刑賞內外。”丞相不樂中宮軍器監簿

人主大臣陛下財用愛民實惠上下陛下近臣有意有司專攻中外千里如此可畏不為不害其他可知人主

大臣施設建議諫官相繼超升以次某人忿某人重望宿使大臣邪徑人心大臣

平居不敢盡言有如金人國體侍從莫不力爭不出之下州縣之間毫髮塞責大臣仁宗宰相奉行不敢祖宗

陛下幡然悔悟昭明照臨百官大臣公心剴切

南康:“切當愚昧不能。”流民群集鹿諸生討論十數之一延平書院仿鹿

漳州寧宗嗚咽致仕廣東刑獄主管辭職一等致仕三學諸生

在朝使:“世仇何以?”百年中國無人數年關外:“關外一身近事寒心士大夫豈非不絕?”

天性剛毅信道》,分寸多寡居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