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十四 列傳第一百七十三 史弥远 鄭清之 史嵩之 董槐 葉夢鼎 馬廷鸞 Volume 414 Biographies 173: Shi Miyuan, Zheng Qingzhi, Shi Songzhi, Dong Huai, Ye Mengding, Ma Tingl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目录
1
2
3
4
5
6

第一調建康沿海幹辦公事十四進士元年大理太常寺主簿主管慶元大理王宮大小教授廉潔推舉堤防倉廩農桑城郭器械將帥士卒烽燧邊鄙丞相左右:「功名事業子孫。」樞密院編修太常工部刑部宗正池州西常平元年國史編修實錄檢討秘書起居郎善堂

  在位上疏:「以為先發之間可以爭雄事關國體宗廟社稷千萬京師根本萬一盜賊沿江屯駐一面所以整備調發內外無可邊陲招集將士固守使國勢歲月大舉。」

  :「奏議占人太夫人年高?」:「時事如此利於得罪甘心。」鄞縣刑部侍郎禮部修國史實錄修撰刑部

  使求和金人都城震搖疑懼在朝危迫皇子自強丞相既而延和殿樞密院禮部尚書國史實錄修撰

  太子遣使求和金人來歸:「沿邊瘡痍將帥士卒城堡器械糗糧使之後干戈未定智勇緩急。」同知樞密院太子賓客

  嘉定元年樞密院奉化參知政事丞相樞密使太子開國太子以便使者就道丞相樞密使太子一時党人朱熹楊萬里呂祖歿錄用其後正人十四祭器

  擁立於是太師丞相樞密使魏國歸田傾心太后力學皇天四海元年太后尊號太傅不許都城奉化太師不許太師丞相樞密使魯國上疏太傅未幾太師丞相樞密使上疏太師節度使使會稽遺表震悼輟朝追封戶部五千遣使祭奠及其於都門外

  李全淮安盱眙拔擢:「譬如下江太祖使相與警報一一其所志得意滿緩急?」指授居多日夜執政:「國有高宗任從不許執政慶元是以權宜豈敢。」遠親密友顯貴布衣執政入流而已

  擅權專任社稷大計諫言奸惡子孫碑銘元勳不得以為鷹犬於是一時君子不遺餘力



  慶元太學十年進士調教授嚴重許可白事置酒答拜:「。」湖北茶商群聚:「為兵緩急。」召募雲集號曰茶商」,調準備差遣國子監書庫十六子學丞相皇子》。王府教授太學博士教授丞相入定詔旨

  帝位王宮大小教授博士宗正工部殿說書外人:「服用。」:「故事不易?」:「高宗陛下衣領過於。」

  慶元兵部國史院編修實錄檢討起居郎史官說書樞密院編修工部侍郎給事給事修國史實錄修撰元年翰林學士修國史實錄修撰殿學士樞密院參知政事樞密院同知樞密院丞相樞密使

  元年赫然獨斷天下為己任真德秀𡌴。」相繼宰輔終始師大上疏不可丞相樞密使八月霖雨大風九月請益文殿大學士使依舊大學士:「陛下太過清明。」使」,十萬賓客門生山水

  文殿大學士使文殿大學士使衛國正月文殿大學士使無何決意不許國軍節度使使西湖》,:「仁厚英明不振英明仁厚涵養士氣仁厚英明二者所以。」

  太保故事子孫追封高祖太傅丞相樞密使使放浪叩頭外間不及知者退使接踵改元:「改元天子朝廷。」

  使樞密院力主留難於是泗水太師丞相樞密使太師太傅天下養兵所以變通調遠近以便緩急以次調分頭鎮江泗水公私便

  其事破家全活沿江次第大法公家朝廷舉杯:「今日!」

  十年》,力行務實:「以為可喜以為轉而轉而。」大喜史官十一不許太師有事扶掖十一月丁酉退大雪:「百官。」不已太傅節度使使齊國致仕遺表震悼輟朝尚書追封

  不好論事:「君子使小人。」挽留未有:「使不足酬勞陛下引退使。」

  代言稿六十駸駸宰輔之間正人妻子因緣


  慶元嘉定十三進士調光化參軍十六西湖北準備差遣十七幹辦公事主管機宜文字通判襄陽元年經理襄陽六十八棗陽軍器監棗陽參議棗陽鄞縣食邑西轉運判官常平安撫參議大理西湖北使加大刑部侍郎使襄陽便宜指揮刑部侍郎仍舊

  元年露布降詔食邑廟堂經理不合出師詔令籌畫糧餉

  熟慮根本利害遲鈍萬全連年饑饉流亡極力振救聊生徵調勢必至於逃亡中道饑饉之際陛下調發東西事關根本二三大臣

  和好進取決不兩立受任適當議論紛紜之際雷同以致不移丁寧一身天下

  丞相異同力求

  使諸軍並進上疏兵部尚書學士太平華文學士江西安撫使不用召見刑部尚書引見人心士氣核實理財:「今日自治不可。」以前平江醫藥學士西使沿江使鄂州便宜指揮西安撫使元年華文學士西安撫使依舊沿江使節制

  食邑三事江陵不可漢陽江陵黃州降詔殿學士依舊執政奉化食邑參知政事東西荊湖南江西鄂州淮南西路食邑黃州十一月光州十二月滁州大夫丞相樞密都督四川西湖食邑江西湖南都督四川三十其後賢相

  復信六月襄陽:「襄陽。」邊境降詔丞相樞密使眷顧地震罷免不許元年》。安南不用正朔范仲淹西夏不敢》,《要略》,《實錄》、《日曆》,《會要》、《》,金紫光祿大夫食邑食邑父喪丞相樞密使使於是太學金九四十四學生六十七學生黃道九十四學生三十四建昌教授上書不當

  從子

  伯父天下天下大事天下成天大功所行不克用人不待譴責未幾未幾非常次之所以收拾人才不知運籌帷幄鞍馬奴僕便狼狽祖宗今日

  東南供需州縣倉卒絡繹道路一則不知不守退何者首尾如常維揚廬江金陵有別形勢西可以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