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六十七 列傳第二百二十六 宦者二 楊守珍 韓守英 藍繼宗 張惟吉養子:若水 甘昭吉 盧守懃 王守規 李憲 張茂則 宋用臣 王中正 李舜舉 石得一 梁從吉 劉惟簡 Volume 467 Biographies 226: Eunuchs 2 - Yang Shouzhen, Han Shouying, Lan Jizong, Zhangwei Jiyang's son: Ruo Shui, Gan Zhaoji, Lu Shouqin, Wang Shougui, Li Xian, Zhang Maoze, Song Yongchen, Wang Zhongzheng, Li Shunju, Shi Deyi, Liang Congji, Liu Weiji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勤王中正

內黃兵家方略善射家僮過堂一發走馬承受公事契丹高陽行營先鋒 為人誣告交通六十辦理真定都監安撫都監 遷西作坊使器械永興兵馬真定弓箭軍器 使端州刺史仁宗乘馬便原州防禦使

開封 河東奉詔督戰殿久之以西供奉內內招安西先鋒遷西作坊 使都監勾當進入內內定州鎮定高陽兵馬契丹岢嵐知府所部渡河 數百牛羊鎧甲數萬領會刺史再遷使

鄜延路建言:“宿百姓邊鄙內地。”真宗:“朝廷。”

勾當皇城官告使使領獎團練使防禦使修國史景福殿使使國軍節度觀察留後

承祖廣州南海十二黃門太原稱旨

秦州唐末西使徒眾以為太宗要害不可棄使遷西作坊使勾當東門

太后穆皇后使車駕北征勾當皇城車駕天書 都監內臣供奉不公天書扶侍都監再遷使

明年領會 使勾當皇城玉清昭應宮工作使高州團練使都監穆皇后使作坊使復修車駕亳州勾留大內公事勾當修國史使 遷入

仁宗即位騏驥使防禦使永定使致仕特免朝拜頃之景福殿使觀察使家居節度使

自持退:“欲歸種花。”景福殿使自大養子

使梓州觀察使

內黃給事太后中夜仁宗西華左右傳呼宿都監防守其後 以為都監皇城使遷入防禦使救護鎮海留後 養子

開封內黃殿高陽走馬承受公事天台遷西供奉 御史東門太后承受榷茶殿 東門勾當以為欣然就職

官告使勢必 攻守利害退深入乘虛 以為持重不宜不測稱旨皇城都監陝西冗兵領軍引見 使軍校刺史

轉運使昌言以為災民可塞財用不足使團練使皇城

任事親信而言貴妃治喪殿宦官以為:“典禮翌日宰相。”既而宰相不能以為節度觀察留後節度使

養子小黃給事太后殿轉入走馬承受復有器械

延和殿鐵甲七十衛士未有領工再遷防禦使解職觀察使天平留後

開封以內殿韶州再遷殿京東坦率二百 將士在外不敢:“。” 其餘使器械仁宗遷入

英宗即位有勞文思使超遷使刺史:“左右先帝小官至此分當灑掃陵寢。” 使使辭職大將軍致仕慎密人士

開封內內禮賓 使內內刺史道中改葬太后有水永興兵馬鄜延路再遷使貴州團練使榮州防禦使安撫都監保安騏驥使陝西

涕泣不敢通判安撫都監不肯 觀望防禦使湖北都監雷州都監

久之防禦使觀察使真定定州北京路大將軍節度使養子

真定欒城真宗慎密小黃中夜先覺殿 仁宗皇太后回視翌日執政起居:“至此相見。”遷入殿京城汴河 水患器械使防禦使六十七留後

開封 內黃供奉即位永興太原走馬承受數論上書河州使經略安撫公事木征攻破白城 朝廷將士用命於是示眾:“天子。” 用命即日通路河州官軍木征酋長八十軍門 使防禦使內內皇城

安南建言:“朝廷使軍事號令 歸一。”由是計議河邊節度於是御史御史不可:“ 不成有成。”後生木征以為不可:“人天 。”木征盛裝遣使宣州觀察使使使連年調度財用冗費西山京師

出師秦軍西新城蘭州亦稱乘機協力巢穴涼州南牟府庫葫蘆

不能失期邀功同知樞密院:“兵法而後不行不可。” 罷兵四千經略安撫使三百景福殿使留後使

蘭州西使蘭州西爭地眾數大舉增城樓櫓具備明年蘭州步騎八十不克渡河內省職事

永興軍路御史欺罔會師蘭州至今永樂逗留宣州觀察使將軍司南五十一元年武泰節度使

中人中國

開封小黃西供奉東門

仁宗中夜左右:“無可使中外?”懇求使團練使永興兵馬再遷司馬光利害進入

上元宮中撲滅:“帑藏如故。”退休過量三司即位寧國留後七十九

儉素十數不易使監門將軍崇寧入黨

開封為人強力內省西京城尚書省太學原廟其事 詔令以外往往權勢一時登州防禦使使皇城使滁州太平主管刺史

即位觀察使永泰 安化節度使廣平天子以為耆宿大臣:“ ”,周公

中正開封內黃詩書仁宗左右衛士中正殿西就擒十八供奉公事分治河東西器械

:“爪牙可取。”作坊使團練使

吐蕃陝西石泉土田肥美西據有中正不能吐蕃:“不通 商旅往來綿龍安緩急倚仗石泉綿故道。”不可使 使

保甲民兵用度無限多寡又稱從者不敢

問罪西夏中正經略中正失期糧道士卒邊城觀察 使西太一二十詔書中正久之 團練使七十一

開封曾祖太宗終始黃門仁宗使督工冶金秦鳳路走馬承受

英宗京師:“天子即位使者不得何以遠人!”召對:“承受公事不法使。”舊制

東門講筵實錄交州以為廣西公事置入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