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七十 列傳第二百二十九 佞幸 弭德超 侯莫陳利用 趙贊 王黼 朱勔 王繼先 曾覿龍大淵 張說 王抃 姜特立譙熙載 Volume 470 Biographies 229: Flatterers - Mi Dechao, Houmo Chen Liyong, Zhao Zan, Wang Fu, Zhu Mian, Wang Jixian, Ceng Di Long Dayuan, Zhang Shuo, Wang Bian, Jiang Teli Qiao Xiza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利用 覿大淵
  生長深宮之中法家拂士耳目宦官女子二者佞幸佞幸剛好專任佞幸以求佞幸不免太宗覿大淵不可佞幸》。

目录
1
2 利用
3
4
5
6
7 覿
7.1 大淵
8
9
10
10.1

  滄州給事太宗太宗即位供奉太平興國使杭州兵馬都監都監

  太宗勞苦士卒超乘太宗:「樞密使上來士卒:'曹公所致曹公我輩。'」天平節度南院使使樞密使

  樞密使使視事稱病一日:「國家大事安社稷大官汝等何人汝輩所為。」大罵:「:汝輩汝輩眩惑。」告之太宗郎中中正下詔官職與其瓊州禁錮未幾

利用
  利用益州成都變幻太平興國京師白事樞密承旨太宗即日召見殿直使監門將軍刺史北征利用都監刺史鄭州團練使前後依附進用居處輿不敢

  再入殺人不法太宗近臣:「陛下天下可惜!」下詔除名商州禁錮

  殿鄭州利用使黃河鄭州舉人利用不遜上疏告之西轉運使利用指斥太宗使遣使新安使


  好言利害小吏無遺右職太原三司殿直太宗供奉西陝西永興兵士二百知府太宗御史台按問數月三司簿自選十數人為耳目樞密三司太宗以為中外三司官屬西京作坊使都監

  宣州三司奉使西不治太宗因緣開封使便殿非時西使都監既得由是所為不法太宗左右

  至道元年上元京城太宗以上臨幸數人妓樂宮中玉皇飲宴不能其事太宗大怒諸事下詔禁錮即日團練使賜死

  太宗:「君子小人芝蘭荊棘不能甄別君子刑罰?」參知政事寇准對曰:「三代之前小人附小之類奔走不足。」


  開封東漢宦官為人風姿學術進士調相參軍編修》,校書郎張商英相位遣使玉環所行政事諫議大夫給事御史校書

  使其二翰林學士居中不合居中戶部尚書大農既而不如鼓噪諸軍不行學士承旨

  五月宣和殿學士侍郎稱為先生白晝道路承旨尚書左丞中書侍郎宣和元年大夫宋朝命相未有西甲什器一時

  致仕人心其所辟雍算學會要六典使不復比較富戶一切蠲除四方賢相

  既得子女嶺南太宰提領中外天下財力官吏承望四方水土珍異不能御史使喚冗官西轉運使西

  方臘太平不以蔓延彌月攻破十萬以東:「。」花石:「。」作手已然:「陛下。」

  朝廷女真大臣不以:「南北百年以來女真中原故地不復我有。」折簡:「太師北行。」其事一言

  專治樞密天下丁夫六千二百買空太傅楚國騶從親王尊號:「皇帝不敢受者。」

  使女真使錦繡金玉瑰寶由是女真身為三公位元俳優鄙賤取悅

  欽宗東宮其所節度使觀察使使東宮以是東宮

  待遇其所」,書亭輿穿便門往來交結致仕

  欽宗受禪以上以東崇信節度使開封宿怨武士民家即位大臣不以


  蘇州抵罪乞貸異人病人遠近園圃遊客往來稱譽

  錢塘僧寺會費不可郡守郡守京大明年其父姓名

  花石其父珍異增加不過再三貢物五七政和極盛舳艫花石」,百萬其中防禦使東南部刺史郡守

  縣官經常以為貢物毛髮不少民家使不恭發行不幸不祥唯恐不速破產子女江湖不測

  太湖州縣水門橋樑城垣」。糧餉商船倚勢州縣道路指揮不足從容太甚禁用室廬園囿花石

  既而所居橋東西室廬賜予合數百家殿帝君其中都邑朔望然後三十六不可天方大寒死者枕藉益加不勝其苦徽州發運使服飾輿自衛頤指奔走聽命流毒州郡二十

  方臘出師花木父子在職得志殿學士旋踵東南朝廷末年居中白事傳達大略進見隨州觀察使使燕山節度使使一門天下扼腕

  靖康倉卒南巡欽宗御史放歸田貲財三十不已韶州遣使


  開封建炎其後醫師大夫團練使致仕武功大夫致仕給事:「雜流自此轉行無礙將帥解體。」:「診視。」既而榮州防禦使

  太后診視有勞先主翰林醫官中外切齒致仕二等大夫華州觀察使貴妃推恩使夫人

  遭遇人臣承順下風權勢秦檜使夫人兄弟使使本草給事椿不行王室子弟盤據十年無能

  將至戰備:「新進一二和好。」:「?」

  御史大略:「民居數百'快樂仙宮';良家婦女侍妾鎮江歌舞舉家妓女'';使吳興惡少兵甲富民州縣大獄解免姦淫加之佛寺建立名山所有大半其餘。」

  福州居住武泰使守道大夫朝奉議郎放還良家子奴婢凡百千萬田園金銀激賞天下

  晚年公議不復即位任便居住

覿
大淵
  覿其先紹興三十大淵知客受禪大淵大夫樞密承旨覿器械幹辦皇城諫議大夫不可節度故事大淵覿:「退陛下面目諫官。」舍人張震紹興殿御史既而金安參政大淵覿辭去以內工部侍郎不下未幾大淵宜州觀察使覿刺史皇城數月建寧

  群臣得罪御史十五覿大淵士大夫大淵撫慰將士御史大淵朝廷國體正言:「百倍陛下行一政事進退人才掠美為己昌言不見群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