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七十七 列傳第二百三十六 叛臣下 李全下 Volume 477 Biographies 236: Rebellious Officials 3 - Li Quan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臣下李全

二月使:“將軍山東歸附李氏將軍。”盛飾出迎行營:“婦人安能自立便當太尉子女倉廩太尉多言。”全心置酒就寢

辛卯貨物精兵萬餘不能而已夜半鎮江戰死揚州自衛揚州旗幟大笑反目明日盱眙閉門不得翱翔淮上進出狼狽金人不從中外未幾

楚州推官通判青州三月軍器楚州及其故事僧寺

牛馬軍民十萬餘數四月辛亥欲歸大元異議焚香使:“譬如有身蒙古未必。”大元大元青州山東行省

山陽知己互相相見不解不得已床頭徒手不支左右

元帥高陽河北河間二百大元不能潛師窺伺大元其後千里馬待遇燕京大悲使其後

大喜:“一世奸雄措大!”掃地黨籍所致朝廷:“朝廷忠義不必開幕開幕如故不支忠義錢糧忠義。”六月不出左右不得已朝服八字西徒步未幾

朝廷相仍往來楚州不復楚州淮安通判南門北門錢糧如故:“銅錢二百楚州可以不善怨仇使衣食。”:“間隙歸於豈可朝廷?”屈辱:“前人安撫不成。”人相:“朝廷錢糧!”於是數百次子婦人以為京師𢖲楚州便宜餘黨未幾婦人

𢖲不敢歡宴使分掌城中西山東錢糧淮陰戰艦歸路朝廷區畫之下不及遣人青州遷延盱眙樞密攝製

錢糧缺乏密約鎮江滁州盱眙紿𢖲:“南北軍人出入。”𢖲𢖲𢖲軍官:“不願錢糧。”八月辛酉𢖲𢖲左右𢖲平時𢖲𢖲盱眙開門諸軍於是南門北門淮水東西河南大元金人朝廷調萬人平山

慟哭大元大將南歸不許指示山東淮南行省山東獻金十月丙辰大元數人楚州大元衣冠文移甲子丁巳淮陰父子下獄:“朝廷妻子。”山東全書廟堂朝廷:“推尊為此!”反覆辛酉殺青紿

元年人為南北十六失業不能射陽數萬兵仗不可安民十五成敗朝宗揚州全知東南舟師習水遣人江湖桐油相望於是桐油下江朝宗揚州不得已多重六月射陽乘便池州七月壬辰使三萬海州乙未戰艦海洋八月青州嚴實邀擊敗走九月海州習水十一月楚州山東經理未定大元恭順錢糧往往貿大元不輟遊說山陽合縱盱眙

四月蘇州平江嘉興六月淮安牛馬亡命盱眙牛馬九月戰艦東平方士先生未幾:“不孝。”:“使何為?”:“朝廷錢糧至多不能報復不孝二月二十五十一月十三日?”高郵寶應之間高郵發遣民兵

二月壬寅前軍縱火楚州椿使椿不得於是兵甲椿臨刑:“。”揚州渡江:“莫若家計使朝廷。”朝廷不為反而錢糧大元使明達大元:“青州。”七月寶玉揚言:“ 五百朝廷莫若錢糧使邊境。”要津廟堂保全

八月舟師不順焚香:“使天命。”鹽城朝宗庚午水陸數萬鹽城知縣公私朝宗倉皇鹽城退入山朝宗鹽城鹽城軍民驚擾未免耶律:“朝廷小兒與果。”不受朝廷朝宗不能通判揚州

煉鐵沿海亡命水手紿大元五千錢糧鐵券朝廷不絕自轉淮海鹽城軍士:“朝廷惟恐!”射陽湖人

十五遣人金牌安民浮梁以便鹽城來往:“丞相力主安靖奈何兄弟使難處決定鹽城知府便決戰高官祿不能全心。”請調

執政可否:“丞相經綸豈不善處?”參知政事樞密尚書所見憂色退乙巳金字學士江淮大使揚州東安使刑獄滁州軍器監簿參議下詔

君臣天地常經軍國朝廷兼愛南北山東歸附赤子資糧餓殍十年一日更生李全恭順陸梁品位官吏以為無人包含猖獗海陵貪婪螳螂滅亡神人不可李全官爵錢糧諸軍討伐朝野一意

激憤功名褒忠節度使二十同謀人次占城防禦使團練使頭目兵卒本心原罪能立功效更加效忠本朝信用古今逆順率眾四方士人流落一時本心相率來歸赦罪海州漣水東海縣有為推恩駿謀害追封

既有布告中外使西諸軍

壬子攻城南門大城注射退西大城西:“設有大城不備?”督軍朝宗以為新塘水注不能開水

朝廷下詔戰守外用調停五千楚州:“丞相紿?”不受紿泰州二百以降乙卯開門出迎郡治:“私藏泰州府庫固有!”子女貨幣

庚申:“揚州渡江爾曹揚州?”既而:“揚州。”甲子泰州出眾丙寅運河使先鋒平山堂便丁卯攻城東門不利立馬勞苦切責戊辰三軍不得遣人西門不敢庚午步騎五千西門出兵不利辛未三萬沿州城向西力戰沿東門萬人至真監軍張大設備魚貫五千大連西援兵統領力戰城中不知凶焰:“不要淮上州縣渡江!”甲戌輕騎州城南門迎擊淮安不利退寶應

不得:“城中儲蓄殆盡長圍。”乙亥合數十萬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