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八十三 列傳第二百四十二 世家六 湖南周氏周行逢(子:保權 附:李觀象 張文表) 荆南高氏高保融(弟:保勗 子:繼沖 弟:保寅 附:孫光憲 梁延嗣 漳泉留氏留從效 陳氏陳洪進(子:文顯 文顥 文顗 文頊) Volume 483 Biographies 242: Hereditary Houses 6 - Hu and southern Zhou clans Zhou Xingfeng (son: Bao Quan, relative: Li Guanxiang, Zhang Wenbiao), Jing and southern Gao clans Gao Baorong (younger brother: Bao Xu, sons: Ji Chong, younger brother: Bao Yin, relative: Sun Guangxian, Liang Yansi, Zhang Quanliu remaining clan member nephew, Chen clan Chen Hongjin (sons: Wen Xian, Wen Hao, Wen Yi, Wen Xu)

世家湖南

目录
1 湖南
1.1
1.2
1.3
2
2.1
2.2
2.3
2.4 孫光憲
2.5
3
4
4.1
4.2
4.3
4.4
4.5
湖南
湖南武陵無賴產業犯法乾寧專有湖南二十朝廷正朔郡守官屬自署兄弟求援江南大將長沙建康楚王洪州揚州兄弟十七留後指揮使不從金陵使行軍舟師遣使長沙兵亂焚燒公府行軍司馬刺史未幾節度鄂州節度咬牙」,童謠:「不用咬牙今年。」

顯德世宗鄂州五千先鋒鄂州武陵敗走節度世宗大都武平節度武安軍事湖南

盡心官屬女婿不許給以耒耜:「所以不能任職祿。」公正簡約猜忌左右置於景山記室景山益陽數月巡官翰林學士李昉同年進士使終日

學士滑稽倨傲以為節度判官司空太保一日:「四鄰?」:「司空滿太保遍地?」擯斥不為奴仆調輸送不從:「主帥何以?」

十月追封汝南郡


十一武平節度使太祖檢校太尉大都武平節度:「凶狠不得已陷於虎口。」明年朝廷江陵其事使詔諭山南東道節度慕容湖南道行部署南院使都監刺史刺史刺史四方使張繼使使步騎襄陽江陵

以為相與使安撫及至橋梁奉詔不敢退太祖使:「救援大軍妖孽自取塗炭。」澧州未及交鋒望風廬舍居人山谷城郭之一師長西梟首大將家屬山洞數月岳州未幾

勒馬銀器二千上將軍京城羽林太平興國元年三百年三十


掌書記殘忍誅殺清苦求知信任取決

文辭湖南士人臨終以後善待:「以為唇齒拱手聽命莫若富貴。」不能太祖以為補闕


武陵刺史未有戍卒衡陽行軍司馬留後不為宴飲介意:「小兒?」如故俄文率眾不能弓弩:「可謂知人安危在此一舉!」感憤平津

長沙猶豫未決明日:「天命。」梟首


唐末節度後唐南平太傅,《五代史

長興太子舍人天福檢校司空內外諸軍節度使刺史檢校太傅檢校太尉江陵節度觀察使翰林使檢校太師勃海正衙使禮部尚書使刑部郎中禮服顯德南平世宗即位

世宗淮南出水犄角數萬世宗舟師三峽即位太保太傅遣使貢獻八月四十一使兵部尚書兵部郎中太尉

迂闊一時政事刺史


第十天福起家刺史內外諸軍元年檢校太傅節度使顯德檢校太尉行軍司馬節度太祖節度使其弟南城江水北海行者太祖諭旨使道路

體貌無度娼妓士卒調謔姬妾以為娛樂營造窮極土木軍民政事不治從事孫光憲十一月年三十使

鍾愛盛怒釋然萬事」。數月預兆


長子顯德檢校司空荊州節度使節度使正月檢校太保江陵節度

湖南求救朝廷江陵水軍三千二月慕容率眾開門太祖使詔安樞密承旨使衣服勒馬馬步指揮使防禦使節度判官孫光憲黃州刺史武勝節度使將軍領軍將軍供奉五萬五千五萬支使詣闕五百銀器五千二百龍腦錦繡帷幕二百三月使官告並存官吏兄弟江陵衛尉使作坊使刺史將軍監門將軍巴州刺史刺史本州刺史清道節度判官觀察判官江陵掌書記節度推官州縣仍舊五月來朝京城第一六月

十月獻金銀器旗幟象牙徐州大都長史武寧節度使宿觀察使十年開寶年三十使

據有三世四十餘年


天福太子舍人檢校司空使太祖便殿掌書記:「真主出世混一無為他人富貴。」

武陵太祖作坊使第一宿州丁外艱少府監開寶衛尉河陽素有不能西使祿光化六十八十萬

蘇易簡同州從事光化遠大知人

進士及第秘書丞太常

孫光憲
孫光憲平人好學從事三世幕府檢校秘書監御史大夫慕容假道開門太祖黃州刺史宰相學士未及

博通抄寫孜孜自號光子三十,《,《,《,《三十,《》,失實太平興國進士及第


京兆長安委任檢校司空綿刺史衙內馬步指揮使人稱水軍慕容越戰太祖防禦使湖南前軍指揮使使太祖:「使富貴。」防禦使詔書

城隍神人九九開寶八十一


泉州孝悌兵法

唐末據有福建後唐長興國號福州次子天福部將朱文頗為泉州刺史漳州刺史刺史刺史

泉州指揮使與其相與倡言:「子孫可謂忠義士卒盡力福州一旦我輩?」於是安置五十二從子刺史自署統帥指揮使為主

江南率眾泉州福州兩浙發兵福州江南留後泉州清源節度觀察使晉江

出自寒微知人疾苦勤儉公服貧賤不可豐厚進士」。

世宗淮南十萬紫金山老師形勢便既而江北中朝蔡仲商人獬豸龍腦世宗詔書京師世宗江南便不許

不絕洪州從子遣使假道吳越太祖使使五十七太尉大都

漳州金陵自稱留後使明年自立

淳化州長未嘗太宗揚州觀察支使大中詣闕太祖


泉州仙遊讀書兵法兵馬使

出兵生變不得紿:「福州泉州為何戍守?」:「歸國?」數人聽命以為本州馬步行軍元年漳州從子成為刺史朱文泉州江南明年泉州江南清源節度使使戰功

江南使留後使年老不能治軍諸子不平明年四月自持同謀驚悸不成指揮使不許一日安步數百內齋使叩門:「中軍不可。」不知所為:「不能。」別墅遣使李煜清源節度觀察使

太祖揚州四海自稱清源節度使老耄不能太祖舍人李煜:「泉州遣使因而控告聽命泉州撫綏多端主帥遼遠有所大同威遠詔書便不必彼此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