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24 志第19 食貨 Volume 24 Treatises 19: Finance and Economic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居人土地所生遵行本事有無流通其所周官等差所謂有節百官戰士天災方外活國安人大經至于皆因其所其所不窮五帝三皇不易古語:「為人。」使不以不及十一於是東周諸侯不軌先王靡有孑遺西戎天下刑罰以太長城地脉屯戍漢高祖凋敝十五中元繼武世宗擊胡蕭然天漢巡遊凶年戶口減半盜賊於是賦稅異端光武中興前事單薄公卿州郡等差方物名為天下二十一用度大抵不能產業。[1]

隋文帝平江天下大同儉約開皇十七戶口中外倉庫無不所有經費廊廡之下高祖黎元皇嗣國家殷富雅愛東都平江曲折浮橋金門構成以為林藪以為苑囿長城御河不計人力百姓天下既而天子大舉水陸太半不歸每年良家邊陲分離哭泣州縣老弱不足不足之內行宮十萬所有州縣之外一切徵斂周備不顧太半遐方庖厨毛羽不堪離棄長吏東周西秦盜賊充斥宮觀煙火人相關中代王永豐數百雲集不能死人不可天祿由於

平準班固食貨志上下千載損益自此史官初生食貨聖王通貨仁義刑罰不能食貨志

中原喪亂寓居江左百姓自拔南奔郡縣往往散居無有土著江南土地無有蓄積王化輕重生口翡翠明珠鄉曲朝廷因而皆因軍國雜物臨時法定州郡以為

不樂州縣浪人定數,[2]優於王公貴人左右衣食之類品第第二四十第三三十五第四三十第五二十五第六二十第七十五第八第九大家品第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公府參軍殿監軍長史司馬關外議郎品第衣食第七第八第九前驅司馬羽林殿武賁殿武賁武賁武賁命中武賁丁男調三兩綿祿祿綿三兩二分祿男女十六六十十六十八六十六二十男丁不過二十十八大率如此度量當今三兩當今當今

京都石頭常平倉西太倉東宮不過五十在外豫章錢塘貯備州郡大抵侯景之亂京官文武郡縣祿秩參軍丹陽吳郡會稽太子尚書而已品第不可。[3]州郡祿絲綿倉庫刺史其所文武人物多少如此祿秩所部兵士所得衣裳服飾香油婿祿

永安之後陵夷失業征伐調不足所在迭相百姓聊生擾亂相率神武因之大業西連年戰爭之間天平元年遷都一百三十武帝西不能萬人春秋二時衣服調之外河津漕運鹽官煮鹽軍國得以之後倉廪充實有水興和之中法網百姓舊居神武六十於是僑居還本調有加背叛河南淮南州郡而已

文宣受禪之內更加簡練臨陣然後鮮卑華人勇力絕倫勇士長城金陵其後南征士馬死者十萬殿刑罰因而兼并戶口舊制未娶調數萬有司以為由是尤甚戶口調

用度不足百官祿撤軍州郡刺史並不費用

保八幽州范陽百姓驚擾廢帝尚書左丞數萬淮南充足孝昭建中刺史建議幽州長城左右十萬得以河內河南

人居比鄰五十閭里百家男子十八以上六十五十六十七六十六十五十八調二十六十六十六退調

京城四面之外三十公田公田執事一品羽林武賁其外華人第一羽林武賁

職事百姓名為永業田。[4]奴婢親王三百二百第二一百五十一百八十庶人六十奴婢百里八十四十奴婢良人百官一頭六十。[5]永業二十其中五十三根五根不在不宜

調綿綿奴婢良人調貧富賦稅調遠處當州五百五百里外州郡富人戶口當州當年

鄉土早晚農桑。[6]十五田畝桑蠶婦女十五刺史聽審優劣殿有人無力便使無遺遊手

邊城屯田使使使五十其所褒貶

大水州郡沉溺朝廷遣使百姓無益饑饉尤甚疾疫相乘死者十四

,[7]東宮修文玳瑁豫園穿三山大修佛寺勞役財用祿九州軍人武平之後並進無限加之境內富人調出錢給事黃門侍郎顏之推關市贊成後主於是其所聲色軍國未幾

後周太祖夫家六畜施惠政令凡人,[8]四十政令凡人十八以至六十不過綿豐年中年政令凡人十八以至五十豐年不過中年有年八十不從百年不從非人不從無力政令引池百姓其餘凶荒不足

元年即位復興武帝保定元年十二一月建德軍士百姓為兵山東一月四十五洛陽洛陽東京

武帝保定正月蒲州開河同州龍首渠

高祖東京司馬相次叛逆興師受禪遷都山東宮室十二五家保有檢察男女十七十八六十至于都督永業田一百四十丁男永業奴婢丁男調綿三兩麻三斤單丁孝子京官職分一品五十五品五十五十九品職分公用

開皇正月軍人二十一成丁十二二十調周末置酒鹽池鹽井百姓採用鹽池鹽井百姓遠近

突厥吐谷渾寇邊軍旅朔州長城以北大興屯田河西百姓京師常平

山東機巧避役十六四方高祖州縣戶口長遠大功戶頭以防於是四十四一百六十四萬一五百

人間定分長吏出沒簿難以每年正月縣令隨便上下

百姓承平戶口調河南潼關河北京師屬於晝夜不絕數月躬履儉約輿不過而已有司乾薑布袋譴責後進以為由是內外充實百官祿功臣出於豐厚陳平朱雀凱旋,[9]門外夾道布帛南郭以次頒給三百江表十年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