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45 列傳第10 文四子 Volume 45 Biographies 10: Wen Sizi

隋書總目

隋書 隋書總目 隋書四十五列傳第十



高祖文獻皇后煬帝孝王

高祖長子太祖高祖世子大將軍洛州東京總統京師司馬內史高祖受禪皇太子國政尚書死罪山東遣使邊塞上書:「懷舊迸流東夏不堪逃亡家鄉羈旅加以去年陛下肅清瘡痍沐浴逃竄自然猖獗城鎮所在以致管見。」其事時政便損益從容群臣:「前世可謂兄弟孽子忿亡國!」

好學任情姚察開明文飾奢侈因而:「天道帝王未有奢華長久天心人意何以宗廟之上昔日衣服警戒刀子。」

其後冬至百官樂受高祖朝臣:「內外百官相率東宮?」太常:「東宮不得。」高祖:「徵召一時太子法服東宮如此。」於是:「等差君臣近代聖教俯仰皇太子臣子東宮。」恩寵高祖宿東宮宿高祖作色:「有時行動宿太子東宮左右何須非我商量東宮上下好事。」

皇后專擅內政不平罪過姬妾居處皇后德行其後來朝車馬侍從儉素朝臣聲名揚州皇后進言:「鎮守有限顏色臣子侍奉拜見。」哽咽流涕不能皇后:「方鎮年老。」相對:「平生東宮盛怒危亡。」皇后忿:「不可伊索基業夫妻使如許新婦病痛如是不能如此死後東宮至尊千秋萬歲之後汝等兄弟問訊幾許苦痛!」嗚咽不能皇后之後皇后張衡宇文于越皇后:「皇后如何!」孝悌至尊皇后皇后:「孝順至尊使未嘗新婦可憐使相對終日小人骨肉所以暗地。」太子皇后

憂懼新豐賢能:「東宮太白皇太子退。」之內屋宇卑陋太子布衣當之高祖不安仁壽使東宮束帶激怒高祖皇后東宮構成高祖玄武至德動靜東宮宿健兒東宮幸臣太子消息密告於是內外過失:「東宮罪過主上密詔富貴。」許諾

九月壬子車駕仁壽翌日大興殿:「京師開懷歡樂愁苦?」吏部尚書牛弘:「稱職至尊。」高祖朝臣太子為此高祖作色東宮官屬:「仁壽京師敵國昨夜在後殿我國?」於是數人東宮近臣:「皇太子檢校居士餘黨太子奉詔作色骨肉:'居士伏法何處僕射檢校?':'大事天子不如以上不得自由。'回視:'大覺。'」高祖:「不堪皇后長子隱忍至今兗州:「婦女可恨。」皇后:「。」幾許異事老嫗新婦使便:「。」遷怒誕育皇后抱養彼此定興在外由來何必太子便定興親家定興愚人定興女同在外:'。」諸子不服天下不肖加害天下。」

大將軍五原西元:「大事天子無二詔旨後悔讒言陛下。」聲色

太子非法高祖:「太子事蹟。」:「皇太子由來以至於:'漢武帝上林東方朔黃金幾許可笑正當不過自然。'皇太子:'大丈夫一日快意。'尚書執法便:'僕射以下一二使。'小城春夏秋冬殿:'至尊孽子?'吉凶:'至尊十八。'」高祖:「父母乃至使婦女東宮:'廣平皇太子東宮廣平。'宮人厭足齊書》,兒子不勝忿安可!」於是諸子禁錮部分

宿仁壽令人高祖:「仁壽纖小東宮驛馬?」武士法治

仁壽起居途中左右:「?」:「。」于時衛士左右大將:「太子有所仁壽宿便城門自然餓死。」不服:「公家數萬太子乃是?」發洩東宮文武太子高祖皇后高祖使使責問不服:「天文皇太子。」:「群臣。」於是使使者:「?」高祖陳兵武德殿百官東面西面諸子殿:「太子不可自古寵愛至理致使蒼生天下安危大業傳世豈不皇太子鍾愛大位春宮日新負荷小人委任奸佞前後難以百姓百姓天命欲愛不肖天下及其男女公主!」:「罪惡欲求?」:「都市將來哀憐性命。」下流舞蹈左右莫不

自古以來致使標明何以肅清天下大將軍五原西元陪侍左右恩寵包藏離間魁首太子庶子諂曲樂器內人贊成導引非法太子心腹巨細國家災禍司馬威勢上下愛憎開示潛行營事厭禱吏部侍郎稟性浮躁經營下士假託妄說妖怪禍亂增長糜費百姓妻妾子孫車騎將軍所為好生未能特免一百妻子資財田宅大匠東宮使役營造進入晉文侍郎料度之外私自園地

於是集群廣陽門外廣平:「至尊百姓骨肉廢黜無德大慶天下幸甚!」勇於內史皇太子東宮三千五百

上書:「皇太子小人訓誨不宜廢黜。」州長:「封一。」高祖天下

申冤皇太子不得勇於聲聞引見:「昏亂不可。」以為不得誣陷經營構成如此

高祖仁壽皇太子醫藥高祖高祖:「!」未及使高祖發喪大理高祖追封

生長平原安平襄城高陽建安潁川後宮

長子高祖高祖:「不得?」定興:「天生所以。」以為廢黜宿高祖:「聖心不宜留意。」煬帝

孝王高祖第三開皇元年河南道尚書洛州刺史十二大將軍關東秦州隴右慈愛崇敬佛道沙門不許山南道尚書以為山南道行軍三十水陸漢口上流節度、數萬鸚鵡殺傷不許相率於是遣使詣闕垂泣使者:「尺寸以此。」揚州四十四諸軍廣陵二十四諸軍高祖獎勵其後奢侈違犯制度出錢遣使其事相連百餘於是宮室工巧珠玉七寶>,殿之間明鏡寶珠賓客妓女弦歌不平京師奢縱將軍:「非有而已。」:「不可。」忿作色其後:「陛下。」:「何不天子周公為人不及周公?」不許

未能遣使使:「關塞大業臣下何以!」大都皇甫王官不許二十六月而已所為送終儉約以為王府立碑:「欲求史書子孫不能。」

賜死庶子群臣:「《春秋母以子貴如此可知便既然不合。」於是秦國公主十二忌日流涕忠厚親信餘年不解入口骨立將軍宿舍人弔祭

煬帝即位孝王河陽都尉之際大將軍宇文河陽往復諸侯交通內臣宇文魏縣因而大業滎陽太守

高祖第四開皇元年未幾益州刺史二十四諸軍西南道行尚書十二內史領軍大將軍

膽氣容貌瑰偉武藝甚為朝臣皇后:「兄弟。」兵部侍郎使左右京師左右不許大將軍西高祖使智光通行司馬譴責群臣:「子孫譬如猛獸不能。」於是

奢侈違犯制度車馬天子太子皇太子不平皇太子仁壽京師明日使使:「不能奉法。」皇太子流涕:「頃者糜費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