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78 列傳第43 藝術 Volume 78 Biographies 43: Artists

隋書七十八列傳第四十三

藝術

陰陽所以正時順氣卜筮所以嫌疑猶豫所以妖邪養性音律所以哀樂相術所以貴賤技巧所以利器艱難聖人無心災患禁止三五哲王由來陰陽箕子音律師曠卜筮嚴君平司馬相術內史扁鵲華佗墨翟仰觀幽微造化通靈弘道隱身利物不可近古天道變亂陰陽假託神怪熒惑民心時俗真性壽終觀經百家藝術玄妙異聞勸戒是以後來作者列為藝術



新野世祖晉元帝遂昌江陵縣齊名祿穎悟尚書》,十二周易》,居喪荊州主簿湘東術藝參軍西宜昌縣:「司馬遷高堂不無前例。」明星仰觀從容:「?」:「天象陛下重臣還都假令在於社稷得無停留天意。」吏部尚書江陵

太祖侍從水田奴婢牛羊:「南人安北欲絕富貴。」衣冠士人文帝:「?」:「襄陽建業士衡鄙人羈旅。」太祖:「天下!」奴婢

庾信學士大夫車騎大將軍三司其後大塚宇文護執政:「日天?」:「深厚便不利宰輔天子子孫不然所知。」:「本意如此王官寡人。」之後書記武帝親自假託異端誅戮宗伯:「得人。」三百二百大夫》,加上六百嗣位大將軍三司三百

高祖丞相問曰:「天時人事以為何如?」:「天道精微可意人事縱言不可?」高祖默然:「不得。」五十二百:「。」元年正月:「戊戌平旦之上逆風西行。《:'不能不能。'二月日出正位二八正位二月十三日甲子六甲十二數九驚蟄周武王二月甲子天下享年八百高帝二月甲午帝位享年四百甲子甲午二月甲子受命。」

開皇元年高祖遷都人定:「仰觀遷都平陽帝王世代不同八百宜人陛下天人遷徙。」高祖:「!」施行三百:「天道。」於是與其》、《地形:「天地推測不同外人干預使父子。」六百刺史術藝精通年老去職不許大怒免職祿所有使仁壽八十八

寬弘信義吉日琅琊彭城、河東後進一百二十,《一百四十二,《地形八十七並行

有志世祖》、《童子記室開皇元年鄢陵司馬大業立言災異指事煬帝齊王質子齊王:「不能一心使齊王如此?」:「陛下齊王一心。」不解合水遼東:「親事高麗土地人民以為?」:「管窺愚見陛下。」作色:「退?」:「陛下勇士指授規模事宜。」:「難行。」高麗:「何如?」:「陛下糜費。」:「自行不能成功!」禮部尚書兵部侍郎高麗西:「不許為此成事?」:「地勢百姓勞苦僥倖成功今天一家可動。」:「熒惑如何?」:「。」十年西京東都:「陛下關內使百姓三五年間四海豐實然後陛下。」遣使東都詔令

學識太子學士齊王星曆知名

河間號曰神童味道佛道精微鹿數年山茱萸五臺山藥物弟子數人以為神仙皇太子太子:「!」太子高祖不害其後目盲仁壽高祖避暑仁壽至於再三:「飾詞輿。」高祖大怒長安高祖皇太子:「非常前後未嘗來日。」煬帝即位漢王答曰:「人事?」未幾從容天下氏族:「同源。」於是賜姓盧氏大業遼東:「。」賞賜天文不可稱秘密洛陽

丹陽滑稽後主刺史勇於嶺南歡心反叛為主國王以為家奴天文算術創意假人暗室使天時符契高祖使益州高祖:「朝廷。」於是作馬煬帝即位良民車駕東征上書:「遼東不可。」大怒左右苦諫平壤宇文之後:「人事天文宇文李氏。」



京兆高祖因而三司黃門侍郎陰陽相術起家湘東王法曹參漿入口主簿京城中興寺所得慟哭中有以為精誠景平司徒以為太尉司馬從事中書侍郎

武帝徐州武帝:「明年大臣歷數滿子孫因為神武乃是!」武帝大喜因而受禪黃門侍郎司徒長史將軍晉安長史國事廷尉建中主使秘書監將軍臨海長史吳興至德田宅寓居僧寺友人大匠答曰:「江東長安破產。」

高祖相遇高祖:「容貌非常深遠不久天下一家一周老夫不可自愛。」三司待遇高祖從容:「相去遠近?」:「宗族分派南北以來未嘗訪問。」:「。」酒肴考校太傅以下二十蘭陵公主:「。」:「。」問鼎:「?」答曰:「至尊皇后。」:「不肯?」

開皇十二光州刺史仁義教導清靜中有土豪內行都會:「好人作賊?」逗留驚懼有人及其為人知客客死:「寺僧。」贓物肅然拾遺年老七十九



京兆長安相術大塚宇文護左右出入公卿夏官下士上士安定大夫高祖待人高祖:「四海。」丞相受禪開皇和上自陳

周代陛下顧問當時至尊受命光宅人事所及五品二十餘年區區陛下有所陛下定語:「。」當時天下誅殺建德五月周武帝雲陽:「祿何如?」武帝:「守節一方。」東南陛下明年武帝:「非人。」:「。」于時大象五月至尊東門北面陛下:「?」陛下:「骨法氣色相應天命。」未幾

購物五百三百

:「。」所謂開皇十五五月:「十五三五加以五月。」四十

道士雁門高祖高祖:「天子自愛。」刺史



梁武帝兄長宣武博學陰陽算術江陵歸於上書受禪太常古今陰陽公卿沉浮不得上好開皇十四上書:「今年甲寅十一月辛酉冬至來年乙卯正月庚申元日冬至。《:'十一月冬至聖王受享。'在位冬至辛酉至尊十一月丙子正月庚申來年乙卯元旦。《陰陽:' 歲月。'《:'。'經書延年甲寅部首十一月冬至聖王上元正月正陽歲月所以靈寶:'。'符契甲寅乙卯天地甲寅辛酉冬至來年乙卯甲子夏至冬至至尊夏至皇后至尊皇后所以元氣。」五百

太子東宮令吉東宮邪氣殿太子驅逐四門五帝于時西南赤帝忽然不見賞賜太子不安顧問

皇后令吉二千二百」,:「吉凶在於豈不滅亡正如不當天子不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