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62 李彪 高道悦 Volume 62: Li Biao, Gao Daoyu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國人高祖家世寒微少孤篤學受業長樂漁陽北平名山博學典籍手抄不暇既而還鄉平原,[1]有志徐州刺史路由師友孝廉京師受業朝貴

高祖教學博士員外散騎常侍將軍使蕭賾祕書著作以來至于太和著述國書編年春秋遺落時事祕書



哲王莫不亹亹孜孜黎庶是以芻蕘金石臣屬時宜冒死刑戮
其一太和德政不乏賢才多士四門冠服雅樂人倫神交宮女育人宣德懷遠至德生生事事巍巍以為。[2]何者豪富儉素,[3]奢靡車馬土木文繡古先哲王天子以至公卿宮室不得不得上下浮華無常費力豈不錦繡費力女工漢文賈誼上疏王政」,其一士多國有聖躬儉素詔令殷勤百姓易變如此使以為百官以至于庶人使不可經典或者以為習俗不可古人子產百姓:「子產衣冠子產子產。」:「子產子弟子產子產?」然則而後從政始末豈可不為善哉開福然則儉約教行華靡難以滿是以聖人留意賢人夏禹宮室衣服輿折衷孔子司寇柴車晏嬰消息:「作法。」可採可以本則逸樂逸樂
其二:「莫若長子。」:「太子。」然則宗廟神器聖賢如此以為儒術於是用大是以生人八百德政於是肆虐是以二世在於師傅師傅損益周公成王禮義使惡人天下孝悌道術以為成王周道所以長久趙高胡亥刑戮人族不得見善諂佞左右左右胡亥所以短促皇天所行禍福太子太子博士正色:「太子天下即為天下天下賢才。」:「太子博士太子?」太子太傅賢主然則正道太子使」,。「」,孝敬太子,「赤子」。高宗文成皇帝:「未能溫習師傅。」尚書近日皇太后高宗顯祖使巍巍陛下誕育勞神師傅太子導正太子太子正則皇家皇家幸甚
其三國本黎元人資是以哲王莫不勤勸稼穡倉廩菜色常平能不當時軍國聖人憂世殷勤明君勸農山東去歲京師內外出入國體實有虛損千里之外以為州郡調分之京都官司,[4]如此買官州郡十分之一以為,[5]水陸雜物六十雜役二事數年之中不為懷遠人中可以聖朝可以江漢
周公成王君臣哀矜大二,[6]不得已惻隱肆赦而已行刑漢制季冬至孝十月十月陰氣陽氣公卿尚書冬至陽氣十一月以為十二月陽氣以為十三陽氣蟄蟲以為流血天意月令不可不可十月京都四方季冬寬宥過於所謂發生漢制天下初秋如此
大臣所以不明所以不敢聖朝大臣古典太和以降百官莫不四海莫不足以戚屬所以漢文丞相周勃謀反長安賈誼上書君臣不宜如是天子體貌人為俯伏罪過束縛司寇榜笞小吏詈罵所以北面天子大夫使孝文大臣自殺不受至孝入獄孝文當時不為慈惠漢文今天庶人安可萬世之後長久所以風聲所以當時
孝經:「父子天性。」:「孝友兄弟。」一體不可及其相連自然無情父兄子弟子弟父兄無愧自若車馬衣冠同體分憂桓譚謝罪然則子弟父兄父兄子弟結盟知者同年深淺風俗以為父兄子弟肉袒詣闕請罪子弟父兄引咎必要不宜慰勉如此足以使有所
大喪聖人孝子陵夷喪禮是以軍旅未能從軍父母父母滿三月徭役朝臣未有後漢初中大臣干戈前世不行喪親武帝以為四方百姓安逸禮教未盡朝臣,[7]滿節慶傷人天地父母父母視事而已吉慶少有可採
高祖施行

禮遇將軍文明太后高祖高祖不許往復高祖:「非一當時毛遂才能何必宿何以祕書。」參議五百

員外散騎常侍使蕭賾主客:「行人喪禮三月朝臣以素服從在此無怪。」答言:「請問喪禮?」:「高宗孝文聖上之間可謂。」:「?」:「不可久曠同一可謂。」:「。」:「聖朝曠代。」:「百官冢宰?」:「載籍五帝其事三王君臣五霸過於故事官司五帝主上。」:「使閑暇』,如今。[8]復有?」答言:「使詩曰』。」:「成長。」琅邪登山臨水賦詩送別如此前後六度南人

車駕冠軍將軍東道將軍車駕御史中尉著作高祖剛直遠近屏氣高祖於是從容:「。」汾州散騎常侍御史中尉著作高祖僕射:「我國。」

車駕南伐尚書僕射任城素性聲色降下法官沖積前後罪過尚書省禁止:「光化輿服典章晉文三世知名不可先王憲章陛下經綸禮物清華綢繆感恩報德違傲高亢輿,[9]乘黃視聽不可尚書御史酈道元等於尚書犯罪狀告虛實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