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72 陽尼 賈思伯 李叔虎 路恃慶 房亮 曹世表 潘永基 朱元旭 Volume 72: Yang Ni, Jia Sibo, Li Shuhu, Lu Shiqing, Fang Liang, Cao Shibiao, Pan Yongji, Zhu Yuanx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北平好學博通同志齊名幽州刺史學藝文雅祕書著作佛道子學博識國子祭酒高祖經典幽州中正幽州長史漁陽太守中正鄉人財貨:「不曾今日宿如何!」既而還鄉冀州六十一造字太學博士二十

冀州曹參

從子有名前後幽州司馬

散騎常侍

范陽太守西將軍益州刺史

從子汝南太守

從父景德少孤涉獵太和秀才博士宣王長安寧遠將軍廷尉郎中建德太守清貧六十寧遠將軍還家久之兗州將軍長史長史將軍年老歸家世事孝昌發病永熙將軍幽州刺史



本州輕車將軍宗親渡河青州青州河北人為四十八

武定尚書

京兆郎中逃竄除名

武定司馬

刺史

敬安小節任俠劍客生產二十六折節好學博覽文才

太和大將軍參軍將軍治軍三軍戰慄事宜大怒使勇決閑雅高祖年三十大將軍參軍彭城長史

淮南世宗平南將軍廣陵司徒彭城壽春司馬太尉西祭酒廷尉定律給事北平太守久之公事給事御史廣平汝南南陽長公主使鎮將望風逃走太守

時世得失:「不在多方在於力行而已當今師傅保護官司蒼生權衡宗室強幹萬世賢良不肖使孜孜使徭役修學舊章農桑桑門無用上合昊天然後器械甲兵習水封禪七十二徽號協定高祖殷勤三皇五帝豈不言不及義聖明陛下留神。」

世宗委任桑門尚書以外咸陽宗室大臣相見聲樂侈靡中京禮儀諷諫

世宗中尉僚屬饗宴:「何如?」:「晏嬰周易唯有。」默然:「庫藏充實以為何如?」:「百官祿四分之一州郡以此聚斂豈不!」不悅以此有人

自守幽微

河陽王室紛亂良鄉崩毀喬木長吟幽谷任重神明扶助幽微先后保護
日月四時不息相承日臻古人
渭濱不息馳騁不已舉世不容讓位躍馬赴會禍福而後
六藝綿身密交馳
流言舉世不合為時杖策臨危撫琴在於一日可是
揮戈不一參差白日臨海杳杳
守節革命自相平王吉凶安樂
同命先見蟬蛻浩浩龍門九江九州所在父子業行
受賞腐刑無益仁義桎梏六親乖離高尚先鋒安車遠慮獨立
變化端坐守約布列名山恬澹巿
崿江湖駭浪濯足三山蒼梧遐眺祝融
深谷沿閬風覿王母崦嵫賦詩赤水崢嶸[+]。
遠遊長生雲霧窈冥寂寥寒門以為玉液以為漿以為以為
景雲閶闔警策紫微戀舊依依招搖以為天漢下遊逶迤風伯
次於訪古問道累累悠悠鬱鬱綿綿五嶽四海涓涓足以八方局促可以達觀養氣沆瀣正陽長生
默默深情盤桓猶豫狐疑未決放蕩惆悵不悅故鄉丘墓依依沃壤深潭慈顏濁酒風雅胸襟大教逸民不朽聞達退不用不屑小節靈運任性無形無為
天成聖哲之上全身浮動性命志願不合遠遊


![1]讒言習習忿朋黨𠴲自相浸潤成人君子。[2]君子何人無罪讒言君子小人求人
耻辱以求輿正路不由邪徑不識不知不慎習習趙高上官羽翼不謂不覺古人凡百君子可信
肅宗即位尚書固始大軍僕射平行勇敢大事節度水軍太傅清河步兵校尉汝南郎中寧遠將軍年少不法小人上疏感動以為熙平洛陽將軍如故威風之後五十過於親族

神龜清河太尉從事朝野震悚諸子門生莫不隱避不出哀慟良久僕射:「何以君子!」汝南太尉選舉以前上疏從事

正光京兆司徒官僚從事鎮遠將軍前軍將軍鎮遠如故揚州固有未及尚書據理九月五十七將軍太常

剛直雅正不畏居官清潔無餘歿,[3]儉約臨終諸子固有。[4]

武定黃門

司徒參軍門生

高祖中書侍郎太子步兵校尉舍人中書侍郎頗為高祖所知征伐

世宗即位侍從將軍任城失利殿儒者及至大喜:「仁者。」失道長者河內太守滎陽太守政績將軍青州刺史北海授業衣物車馬人稱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