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75 尒朱兆 尒朱彦伯 尒朱度律 尒朱天光 Volume 75: Erzhu Zhao, Erzhu Yanbo, Erzhu Dulu, Erzhu Tiangu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從子善騎射猛獸過人遊獵至於不能升降以此爪牙使鹿:「可取鹿。」其一使:「何不?」五十

軍功平遠將軍步兵校尉前鋒都督孝莊中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將軍建興太守使車騎將軍將軍祿大夫都督潁川郡開國食邑二百上黨討平西數百襲擊於是退莊帝論功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三司八百汾州刺史一千大將軍五百

汾州晉陽,[1]大將軍率眾大都都督退西涉渡京邑河邊:「渡河縮水。」行人往往所在策馬涉渡暴風宿不得一時雲龍門外佛寺撲殺皇子汙辱妃嬪莊帝晉陽財貨三級。[2]

遣使武王晉州刺史長史:「云山不可犄角如此。」:「。」:「如何?」答曰:「亡父悉皆唯有藺草往往問言何故左右不可以此有利。」:「猖狂犯上不同猜忌不可天子列兵不能退不得山東可以一舉。」京師孝莊都督書報大驚:「天子何處晉陽大義天下。」於是西不宜天子

莊帝河西晉陽所以不暇策略於是士馬山東令人武王晉州王統至於樂平石鼓退通夜宴飲未能顯示上馬長史責罵於是襄垣晉陽

前廢帝使都督中外諸軍國大將軍領軍將軍左右刺史尚書大行天柱大將軍:「叔父。」都督諸軍世襲刺史

武王次於陽平井陘十萬反間兄弟於是相信猜疑徘徊使椿輕騎三百粗獷不平馬鞭凝望椿等於退進擊大敗

前廢帝大喜厚禮卑下所為自信然後大會戰敗晉陽州城武王追擊乘馬自縊

征伐當時將領不過三千」。

前廢帝安定王大將軍刺史三司武王岢嵐南山晉陽

高祖刺史世宗將軍華州刺史

都尉長史以為前廢帝佛寺往來廢帝忿詔令華山尚書僕射大使殿黃門:「都督河內相望同事陛下今日。」:「永安今日陛下。」:「可謂。」使大將軍祿大夫大都開國後進司徒于時司徒遜位三司兄弟之中過患

以為聲勢不從,[3]長孫等於虎門武王廢帝舍人狼狽出走為人閶闔門椿武王:「三月四月真珠。」:「脚根不須。」

肅宗末年摹寫尚書史通姦詐人為財貨酒色落魄無行

孝莊寧遠將軍步兵校尉將軍建興太守丘縣開國五百後加散騎常侍使車騎將軍刺史五百清河加車大將軍祿大夫使將軍徐州刺史尚書僕射徐州大行徐州諸軍如故:「人數不足比來中正斟酌。」於是隨情肆意聚斂京師攻陷西兗州莊帝都督將軍不利

前廢帝使都督諸軍大將軍三司徐州刺史東道大都大行彭城加大將軍尚書大梁遣使如此東道諸軍將軍兗州刺史如故

遠天大宗歿家口簿籍財物丈夫死者河流如此不可美色莫不淫亂滎陽京師大梁京邑各自所在於是四方解體太宰大行無禮東南民俗豺狼

率眾武王晉陽陽平迭相猜疑狼狽等於戰敗江南

肅宗將軍靈太后晉陽:「朝廷便。」上黨

建義給事黃門侍郎莊帝即位領軍將軍將軍左右大中樂平開國食邑一千二百車騎將軍領軍祿大夫尚書僕射大梁三司前軍都督世事滎陽,[4]莊帝倉卒河內大將軍僕射都督諸軍刺史當州都督車駕大將軍尚書僕射左右出入取士頗為散騎常侍

莊帝以為:「!」西陽門率眾將軍率眾大夏門外朝野莊帝太守刺史攻克忿及至長子長廣為主三司尚書樂平太傅五千京師河陽京邑以為:「叔父在朝多時耳目如何不知天柱!」按劍瞋目聲色拜謝然後

滑臺兄弟密謀疏遠推立前廢帝:「廣陵何以天下?」佛寺廢立

僕射不了尚書簿在家然後留心几案賓客之後尚書使尚書郎東西受納訴訟施行如此朝政自由行淫信任軍人將軍大夫天下武定於是

兄弟強兵四海極其暴虐信用,[5]溫良名士於是天下莫不太傅太保前廢帝之下其父使相國尚書都督諸軍司馬定州刺史

武王起義以為戰敗收兵前廢帝不許參軍椿:「部下西京邑遷都長安以為。」椿長孫詣闕使都督年三十

吏部尚書倒立驚怖如故:「。」正月不上西門河內太守家奴:[6]「一乘終日遊觀掖門,[7]始覺。」時世封王不上西門公文尚書假借窮究:「司空西西門槐樹駕車短小黑色,[8]常時第一。」以西:「求得中有塵土戲弄。」方知以此悵然以為未幾

莊帝將軍步兵校尉欒城開國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將軍御史中尉人才而已不暇莊帝使都督冀州諸軍大將軍司徒冀州刺史追封

前廢帝散騎常侍將軍朝陽縣開國車騎將軍祿大夫左右河間大將軍三司青州刺史長史尚書士馬。〈東陽,〈以為左右帳下都督紹隆:「當心示眾。」大集部紹隆持刀紹隆京師

從父征伐莊帝安西將軍祿大夫開國安北將軍朔州刺史刺史。[9]後加散騎常侍將軍將軍祿大夫京畿大都晉陽太尉四面大都山王晉陽京師前廢帝使大將軍太尉尚書東北大行武王聚斂百姓發病:「反叛屠戮。」怪異大行長孫椿大雨晝夜不止士馬不得施用西為人椿武王都市

勇決親愛戎事孝昌總統兵馬肅宗京師以後建義將軍刺史長安開國食邑一千根本:「我身不得。」

永安金紫光祿大夫第一酋長將軍大將軍東征使將軍都督河內之後不安尚書僕射九州安靜部分所在京師將軍散騎常侍廣宗一千將軍

建義元年万俟大號朝廷使都督諸軍大將軍雍州刺史大都將軍大都配軍京城西赤水先行慰勞入關擊破充軍萬餘軍人停留一百軍士二千先驅州界長城西尉遲菩薩相遇騎士三千步卒萬餘

安定之間牧馬宣言遠近:「秋涼。」便以為諸軍涇川使太尉五千左右輕騎先行諸軍昧旦須臾之間左右來歸百八通夜後日刺史。[10]高平輕騎明日光明便高平

万俟率眾六千入山高平退五十牧馬於是之類來歸都督長孫利率二百原州招誘便退追殺走入不從率眾西自守遣使之一散騎常侍將軍雍州刺史

戰敗,[11]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