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89 酷吏:于洛侯 胡泥 李洪之 高遵張赦提 羊祉 崔暹 郦道元 Volume 89: Cruel Officals - Yu Luohou, Hu Ni, Li Hongzhi, Gaozun Zhang Sheti, Yang Zhi, Cui Xian, Li Dao Yun

       酈道元 
萌生法令威猛戎馬定王武功海內刑罰所以

秦州刺史安忍一百百姓刺殺而已二十不堪苦痛手足支解四體道路怨憤百姓一時反叛高祖使者刑人宣告然後百姓

殿尚書一時高祖衣服幽州刺史范陽以北平陽將軍定州刺史暴虐刑罰受納高祖殿引見

本名農人沙門還俗真君安陽永昌王世祖姊妹兄弟遂便兄弟名字改名高宗顯祖太后南方顯祖太安兄弟相見平生故事長幼

以外河內太守任城威儀一同刺史河內上黨不能便加重勸農盜賊止息誅鋤

刺史河西部落反叛顯祖總統諸軍輿河西山胡保險石樓進攻胡人顯祖尚書

使安南將軍刺史至治行者輕重品格於是豪傑長老法制分部要路宣告其中殺害山谷驚駭妻子疾苦喜悅調聲聞朝野

經營資產補益男女之後互相母子往來西

受納高祖始建祿法禁嚴峻高祖狼藉高祖親臨大臣在家志性慷慨堪忍艾炷一時自若沐浴扶持家庭如是再三良久

公私外戚高祖百官等至長幼家人暮年宴飲之後本末笑語自若富貴顯然長子

勃海太守欺侮平城京邑奔赴樂浪侍郎

涉歷文史中書侍郎長安宣王衣冠高祖宗廟形貌俯仰高祖陳奏積年牛馬將軍刺史本州改觀

山東騾馬百餘民家不滿意詬罵徵求之間本意選召共相爭求非理殺害甚多車駕來朝請辭行宮引見自陳厲聲:「遷都刑法何如不免為此。」廷尉沙門高祖不時知事別處沐浴

文才几案尚書西道行高平

吉凶

中山規畫京畿自稱豹子虎子畜牧,[2]靈丘雁門以為如此行者設防未幾虎子豹子及其京師清靜靈丘祖宗亡命顯祖相率前後因而尤為冠軍將軍幽州刺史

受納僧尼出使幽州採訪政績太尉東陽申訴求助:「申雪。」以此陳列幽州使前事,[3]威逼部下執事使秦州高祖賜死:「不得九泉之下。」

華山太守非理大使:「任情僚屬奔走不可禁止。」居官

平人任城世祖鄒山太守及其雁門太守

司空長史,[4]私營居宅高祖景明將軍梁州正始將軍益州刺史劍閣將軍刺史將軍天性清潔奴婢御史中尉祿大夫平南將軍步騎三萬先驅世宗班師軍人便明達梟首中尉赦免後加將軍將軍兗州刺史

太常博士:「懷仁德行』,。」給事黃門侍郎:「準行志性所在』,準行虛實。」靈太后:「。」:「尚書銓衡其實然後行迹有所:『。』及其歿內外君子使優劣不同德行』,。」司徒長史主簿:「西南準行體例。」尚書靈太后

朝廷以為出使名利頗為

字元清河武城世家滎陽潁川之間能事兗州刺史盜用狼藉御史中尉豫州田宅藏匿公私御史中尉將軍刺史安忍至於汲水婦人問曰:「何如?」婦人答曰:「百姓如此刺史!」默然稱職武川大都節度廷尉園田建義遇害河陰司徒冀州刺史追封

尚書莊帝襄城公主冀州刺史

酈道元范陽青州刺史太和尚書主客御史中尉道元御史將軍荊州刺史威猛詣闕河南肅宗沃野武川改為古城道元黃門侍郎裁減去留以為未幾安南將軍御史中尉

道元素有汝南左右由於道元靈太后道元時雍刺史朝廷大使

道元好學水經四十十三兄弟不能嫌忌

昌黎濮陽曾孫都尉沙門冀州大軍尚未冀州追捕擒獲前後奉使號曰」。城門校尉

史臣不一嚴酷君子不同同歸殘忍賤人肌膚人性不及。[5]凡百君子以為天道

校勘
魏書八十九 目錄」,殿考證魏收後人」,目錄北史酷吏不同出入北史〉、酈道元北史略去變亂人眾以北簡短北史簡略全同北史北史隋書酷吏不過改易而已魏收隋書北史魏書原文是以
畜牧 :「『不可解。」
使前事 北史」。威脅文義
司空長史 司空。「意謂將軍司空長史晦澀
 」,北史」,隋書酷吏」。,「可通隋書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