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90 逸士:眭誇 馮亮 李謐 鄭修 Volume 90: Retired Officals - Sui Kua, Feng Liang, Li Mi, Zheng Xi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顯晦其事不同由來久矣不容太公以為有人忘懷弘道不可殆盡異人何必日月窮極天地

高邑東海石勒徐州刺史慕容少有大度小節未曾世務飲酒浩然二十父喪流涕高尚寄情丘壑不許邦國少長莫不

莫逆司徒其中州郡不得已京都相見飲酒平生不及不能發言如此詔書開口:「司徒足以便於。」小名鄉人:「獨行使。」左右得無經年乘馬不受騾馬不復鄉人弔唁一時:「!」朋友為時

鉅鹿當時未嘗:「大才?」七十五赴會

靈通南陽將軍博覽中山王英清淨隱居奔赴哀慟

世宗以為羽林舍人十地使強逼數年僧徒蔬食飲水山中沙門尚書省特免不敢寓居景明寺衣食及其數人舊居雅愛山水以此世宗,[2]沙門河南形勝閑居佛寺林泉山居京師延昌世宗輿道場寺二百凶事左手右手孝經盤石人數里外灰燼佛塔經藏

盛冬鳥獸僵尸山野防護壽春道人左右衣服南方法師將來十地果報宿皮殼在地肌體蓊鬱不絕山中道俗百餘莫不

,[3]刺史好學博通小學博士數年門生:「。」公子著作秀才公府琴書考工記大戴盛德不同制度

論事經典遺訓然後可以殘缺聖言使是以後人是非得失歷代紛紜使:「互相所以四維不能各處以為廟宇殿嚴父其餘雜碎皆除。」豈不其實而已未知未可所以必須仲尼:「我愛。」以為必須聖人殷勤任意仲尼失禮頗有據理不苟先賢同異所長
大略而已周禮以為大戴盛德以為所持聖言先賢之中未能可謂未盡不能便四十九號曰禮記未能之前無愧月令頗有月令以為古今通則居中,[4]青陽西總章四面左右三十六七十二殿遺像施用盛德施用月令周禮
考工記:「東西南北。」記得何者古今所以月朔時令文王五帝合於五帝四時可謂施政,[5]二三古義
成漢後學宗正居中金水四維四維左右不顧東北東南西南金水西北五行,[6]經典可謂異端後學禮記天子南門之外閏月其中」。鄭玄:「天子宿閏月非常。」考工記」,:「。」然則不得尚書:「南門之外。」西」,「」,左右禮記,「夫人」,,「婦人」。鄭玄:「諸侯西。」[7]天子諸侯左右。[8]左右,[9]言明左右矛盾使爭鋒豈不不當
東西南北使構思不能南北然則之間便之外天子文王上帝周公諸侯之外而已儉約道理人情不然
學者異端東西南北東西之外南北戶外如此之中南北:「四旁。」[10]窗戶之間不然假令四面之外東西南北屋宇不為然則之間禮記:「天子。」鄭玄之間:「屏風。」之間不待智者可見七尺不容之間不然
世代制造后世促狹夏禹郁郁不然」,便之外相稱不然」,」,自相不然以此記者可見
盛德:[11]「三十六七十二下方東西南北高三。」盛德何者自然五帝不合時令左右重置參差出入六十三假使其中五十四便是其一之中帝王側身出入不合以為三十六七十二便以為漢末學士當時不當可謂偽飾
不為但是常情之下君子
不飲酒音律愛樂山水高尚:「儒教莊老無為可心不為。」延昌年三十遐邇

四門小學博士學官四十五上書:「處士喪父哀號恭順十三孝經論語毛詩尚書歷數州閭有神十八受業博士於是鳩集同異事例春秋叢林隱伏無常纖毫不苟磊落:『丈夫南面。』杜門重複四千有餘專家隆冬通宵太常推問音義興廢:『高祖太常。』河南黃門侍郎朝野于時:『守道于時未有?』子曰:『鄭玄千里扶風馬融何不就業?』:『媿以此朝廷。』宣揚西重興北海邦國儒生!」:「可嘉處士。」於是文德孝義

北海獨處淡然人事世俗專意玄門前後刺史致命不得已肅宗雍州刺史不行

史臣所謂隱逸不見不出恬淡無私忘懷不絕非有自然至於

校勘
魏書九十 殿考證:「魏收史臣隋書隱逸。」刪節北史隱逸全同北史刪去認為隋書其實北史刪節隋書北史北史隱逸相同北史李孝伯不同應是以北溢出
世宗 世宗世祖」,北史宣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