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08之四 禮志四之四 Volume 108d Treatise 4: Rituals 4

世宗永平十二月員外將軍尚書祖母世爵不可請求博士太學博士四門博士:「嫡孫持重不為。」太常:「喪服含有天子諸侯大夫其中庶人以上庶人以為差謬何以:『天子,,庶人以為差謬何以:『天子諸侯之上下士。』庶人』。如此分明庶人宗廟庶人嫡子嫡孫不得鄭玄五世長子魏晉以來不復喪服嫡孫持重正文唯有長子嫡孫嫡孫今世不復嫡子嫡孫持重可知下士庶人今世。」

:「喪服為主庶人何以自大以上,[1]庶人不復。[2]唯有庶人國君輕重曾祖祖父不必承重嫡孫不同。[3]以下承襲末代未可通典。[4]是以春秋王制大夫喪服嫡孫正文嫡孫,[5]近世未嘗士官不過二百假令成人。」:「喪服為主庶人之內庶人嫡孫以上正文不及庶人戴德喪服:『長子天子。』以上嫡子承重宗廟廟主大夫公羊穀梁小道左氏尚書論語或是重五異義春秋公羊穀梁大夫春秋左氏大夫世祿』,』,祿尚書:『不絕。』:『。』論語:『。』諸侯大夫正經論語以上明證世祿可謂九品無從第八下士皇朝員外第十六考古。」

:「喪服正文大夫以上唯有庶人了然;[6]主謂諸侯大夫無罪相承世祿晉太康不及祖母時政不許成規。」尚書:「嫡孫祖母,[7]士人通行勞方。」

延昌將軍龍虎喪父二十七閏月領軍:「哀求龍虎未盡二十七宿。」三公郎中崔鴻:「二十五大祥下旬二十七未知何者聖人龍虎居喪二十六便是鄭玄二十七可以職事:『。』然則大祥之後喪事可以職事不可鼓琴復有經律理實。」

:「大祥鄭玄』,『二十七』。禮言:『。』:『鼓琴。』孔子後五彈琴不成笙歌可以所謂使博士小雅君子」,詩曰」。之類豈可金石是以:『羽毛。』禮樂金石聲音所謂至於笙歌大祥麻衣大祥雜記:『則是大吉。』[8]:『。』鄭玄大祥二十五二十七八音二十八金石:『大祥之後喪事。』如此:『鼓琴復有?』大吉鼓琴使八音:『職事不可?』龍虎居喪二十六麻衣大祥之中何謂可疑麻衣何者禮記:『吉事近日凶事。』論語:『與其。』終身二義校尉贊成王肅二十七晉武帝:『大典日用豈可不同一統鄭玄二十七大義未能。』太康,[9]二十七王肅博士於是不可異義從前。」

:「儒生學士龍虎戎馬稽古數月成年便未可便大祥鄭玄以為之中先聖不同贊成未可知聖人大祥之後笙歌喪事之中可以樂府羽毛金石然後使庶民鼓琴無罪不通魯人孔子以為大祥之後喪事鼓琴笙歌龍虎宿皇宮二十七二十六十五之內喪事大祥之後不為喪事喪事龍虎未盡二十七宿便求仕之中之後龍虎居喪日月便愛民正如龍虎不合五十。」

七月司空清河第七叔母北海王妃司徒平原開國太子洗馬員外,[10]未知出入鼓吹議決太學博士:「九月飲酒食肉五月三月飲酒食肉叔母飲酒食肉鄭玄:『。』以此樂理:『大功小功不及。』言論之間不及不得,[11]。」四門博士:「三司開國同體不同之後。」助教:「可以耳目,[12]絲竹可以升降文物行動,〔所以貴賤,[13]哀樂其間威儀鼓吹依舊。」

郎中:「鼓吹輕重聖人制服奏樂一期何以如此品節公子之後不見作樂未詳是以明言以為所以貴賤可通符合』,『』,』。相連八音豈可名稱不為王公鼓吹不可金石豈可之後?[14]二三未有依據文學斟酌得失。」

祕書國子祭酒太學博士:「司空心懷聲樂鼓吹鼓吹常用金石大體是以:『不得不。』便是並用未盡出入既有公卿出入所以宰輔公地尊親鼓吹威儀哀痛。」:「。」

清河生母太子:「喪服大功:『不得大功。』:『公子麻衣。』:『何以不服,[15]不敢。』枝子父兄以為不得夫人,[16]便所謂周公太后宮室百官京邑天子不用未必王母二十子孫滿堂堂禮樂吉慶春秋如此。」不同大功。〕

清河太學博士二十一:「司空不得大功喪服無從尊崇臣下不得。」太學博士:「一等司空大功不容殘缺情理小功君臣升降。」清河郎中韓子

喪服大功:「何以大功不敢大功。」四海申理國王援引大夫卑賤不得親王共同可以不得一準以期所見父母長子祖父母:「父母長子然後後者。」所以同期之後,[17]然後大功安得父母不得不得大功有為父母便以期守一先聖
未有三時天子諸侯大臣父母長子祖父母其餘不服近臣大夫不從一等近臣不過未有臣服公子皇姑」,禮記何以:「公子皇姑。」」。:「公子皇姑。」公子流輩廣論所及公子不得復有大功公子皇姑大功,[18]將來今日乃是皇姑公子制服父母妻子而後不能假令遠方過期而後關公,[19]日月遠近,[20]不同
臣服不過其餘不服以降得無通例終身既有參差喪服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