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11 刑罰志七 Volume 111 Treatise 7: Criminal Punishment

不可水火相愛陰陽雷霆雲雨生長神道聖人天地之間神祇喜怒哀樂應感淳化衣冠萌生是以明法:「五刑肆赦。」:「五刑。」二百三百五百損益周禮邦國民情過失遺忘耄耋穆王四方五刑疑獄先王愛民如此不可君子盡心

戰國吞噬法經風俗天下先王赭衣囹圄於是天下入關文帝仁厚四百五十上書:「天下與其獄吏上下獄吏夫人之下不得不勝吏治指導以為有餘天下。」獄吏所以求生所以殺人不可廷尉諸法九百六十四百九十八百八十二死罪三千四百七十二,[1]六千二百七十二後漢二百年間增減武帝甲子左右明帝罰金婦人晉武帝車騎儒學二十二千九百

喪亂中原之後禮俗太祖蕩滌華夏至于太和然後所謂百年而後舉行

禮俗四部大人言語約束記事囹圄犯罪臨時神元

石勒傾覆刑法從事違命得罪於是平文離散

昭成建國獻金親族男女少長男女四十九送葬器物法令明白百姓

太祖艱難險阻情偽在位躬行仁厚既定中原刑網三公約定簡易天下兵亂法樂大臣災異太祖綱紀刑罰頗為

太宗即位南平復有

世祖即位神䴥司徒定律腰斬十四腐刑女子縣官男女巫蠱二百燒炭女子王官九品得以官爵婦人產後十四八十殺人四十九公車不可不能親臨怨言施行登聞鼓公車太延天下不法於是迫脅在位自若

輿四方真君恭宗上疏:「殿下經營內外昧旦諮詢十數充實北方近世帝王罪人皆可舉家終身分離如此姦邪。」恭宗

不平疑獄四十正平元年:「刑網便於增損。」於是中書侍郎定律三百九十一一百四十五二百二十一增損未能闡明

高宗舊式太安一切吉凶開禁日程內外外部微服雜亂百官不敬七十九門房三十五六十二和平冀州刺史:「殺人。」

顯祖即位內外莫不高祖嚴明沙汰貪鄙廉潔往往

門房上下口傳於是大小正名不得從中

顯祖末年尤重刑罰常用積年不斷以為:「倉卒夫人囹圄同居改悔加以。」刑罰赦令終於五十不勝顯祖大三二分

高祖留心刑法故事太和元年:「刑法所以參詳。」司徒:「聖心使莫不幸甚棄市絞刑。」:「嚴刑犯法裸體男女。」

:「重罪其一。」於是數百職業

是以用法輕重集中修改增減參議刊定八百三十二門房二百三十五三百七十七梟首

法官州郡不能使不堪以為明證不得

:「枉法二百。」祿定義枉法多少遣使巡行天下不法四十食祿哀矜至於全命京師不過

十一:「三千莫大不孝父母。」:「公卿論定門房違失周書父子求情刪除。」八月:「便。[2]死生刊定。」十月公卿參議

十二:「死罪父母祖父母年老成人子孫無期。」

世宗即位正始元年:「定律輕重損益不同尚書疑事斟酌更加增減上下周備有所。」

永平元年七月尚書大小尚書尚書僕射清河尚書尚書尚書:「天子父母德化刑法哀矜陛下蒼生天地漢文惻隱未可求情多疑然後加以拷掠枷鎖杻械不大無用法官州郡因緣增加退違令長短定式輕重杻械流刑強弱拷掠非法。」未幾肆虐復重

:「第五之後一等。」延昌尚書:「王公當時王室至於。」以為:「有餘至於封爵便王公以下封邑之後一等至于至於之後出身。」

郎中員外侍郎司徒主簿名為之後尚書:「傳檄禍亂身命屬相同一不得父子兄弟皆除古人洿名為。」:「員外便。」

尚書:「冀州阜城羊皮回轉奴婢』。羊皮轉賣絞刑。」:「詐取羊皮回轉應有遲疑。[3]不可以為。」〕

廷尉:[4]「奴婢』,子孫』。懸殊強盜』,知人隨從』。不得過於羊皮至於疑慮便他人因緣之類:『尊長。』尊長羊皮條例因緣相類。」[5]〕

三公郎中崔鴻:[6]「親屬,[7]尊長』。無罪不得不天性尊卑不同不可?『親屬尊長』,明知不得不過天性何故:『知人隨從。』知人親屬至於不等良人便前人前人奴婢轉賣因此,[8]所在家人罪狀水火明文親屬前人。」

太保高陽:「保證良人無罪何以?『強盜』,轉賣可謂罪人』。:『謀殺發覺從而。』殺人唱和謀殺良人所以殺人強盜之一縱令謀殺強盜。[9]安在:『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