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九十六 列傳第二十一 房玄齡 杜如晦弟:楚客 叔父:淹 五世孫:元穎 六世孫:審權 七世孫:讓能 Volume 96 Biographies 21: Fang Xuanling, younger brothers Du Ruhui and Du Chuke, Uncle: Yan, Fifth Generation Descendent: Du Yuanying, Sixth Generation Descendent: Shen Quan, Seventh Generation Descendent: Rang Neng

房玄齡:遺愛 : 叔父: 五世: : :

目录
1 房玄齡
1.1 遺愛
2
2.1
2.2 叔父
2.3 五世
2.4
2.5
房玄齡
  房玄齡臨淄刺史屬文開皇天下:「功德近親誅殺神器不為子孫長久。」妄言!」十八進士秘書吏部侍郎知人:「未有如此不見。」漢王中原天下綿不解入口

  太宗燉煌道行記室參軍記室臨淄征伐未嘗不從爭取人物幕府人人:「門人。」出入十年文約稿高祖:「委任千里對面。」

  太子:「聖人大王天下。」大計累進東道大行郎中文學學士太子太子方士皇太子庶子太子即位長孫無忌尉遲第一食邑三百群臣:「公等封邑不能無有。」淮安神通:「最先刀筆第一。」:「叔父未嘗躬行建德反動望風決勝帷幄社稷蕭何所以叔父不可功臣先後。」將軍攘袂自陳神通:「陛下!」

  尚書僕射監修國史:「僕射耳目數百求人?」左右大事僕射

  :「創業?」:「群雄競逐攻破戰勝創業。」魏徵:「衰亂天下安於徭役為難。」:「天下一生創業天下富貴不為創業不易公等。」

  大臣世襲宋州刺史群臣世襲刺史未幾太子東宮皇太子不敢宰相十五王妃司空遣使:「美德國家一日左右手!」皇太子太子太傅省事母喪陵園留守京師:「蕭何西。」總之上書輕敵太子太傅

  輿殿流涕起居諸子:「今天不得高麗群臣抱愧!」上疏

  上古陛下陛下中國突厥大小可汗相次束手鐵勒州縣高昌偏師掃除高麗歷代陛下旬日遼東虜獲十萬不敢可謂前世

  《:「進退存亡聖人!」退存有陛下:「知足。」陛下威名功烈開疆不足仁義陛下死罪疏食音樂人命感動之間之下使老父孤子慈母所以變動陰陽傷害和氣天下使高麗違失侵擾百姓後世中國雪恥新羅報仇高麗不朽

  高陽公主:「國事!」

  帝命以便握手皇太子遺愛中郎將大夫七十一太尉都督鼓吹二千二千陪葬高宗配享太宗

  夙夜聞人明達吏治緣飾文雅法處卑賤稽顙請罪

  貞觀末年黃門侍郎褚遂良:「不可便天子大臣。」不出芙蓉觀風子弟:「輿臨幸。」有頃翠微民部尚書京師來者:「尚書?」:「。」太子京師男子:「。」男子:「何不自信!」委任如此

  治家法度諸子古今屏風:「留意足以心所。」

遺愛
  次子遺愛無學武力高陽公主將軍公主婿不許浮屠辯機浮屠奴婢高宗汴州刺史遺愛刺史長孫無忌遺愛遺愛伏誅賜死銅陵配享


  京兆有名風流大節臨機大業吏部侍郎:「令德。」

  高祖京師曹參長史房玄齡:「不足大王欲經四方。」:「!」幕府征伐帷幄多事裁處僚屬東道大行郎中封建文學學士皇太子庶子兵部尚書三千益州三百檢校吏部尚書總監東宮尚書僕射

  賢者不肖當時浩然監察御史合上》,不可總數:「治天下以此離間君臣?」

  辭職使皇太子梗塞四十六三司司空使君臣

  :「。」流淚:「鬼神。」平生明日明年勞問妻子功臣世襲追贈刺史

  天下制度議事:「。」同心當世

  刺史次子城陽公主襄陽謀反:「琅邪大事陛下太上皇臨問可以得志。」臨刑意象


  叔父瀕死不許:「豈不!」感悟高祖建成嵩山貞觀給事太宗:「宰相一心。」中郎將蒲州刺史王府長史工部尚書

叔父
  多聞美名開皇與其:「上好。」太白山文帝謫戍雍州司馬御史吏部親近洛陽不得調往事太子房玄齡曹參文學學士賦詩慶州楊文太子歸罪黃金三百御史大夫安吉四百建言御史太宗僕射:「其事御史不法。」:「何不?」:「國大?」東宮儀典簿檢校吏部尚書四十知名:「吏部主事煬帝江都群臣不可。」:「?」:「。」:「道者何不?」:「不從無益。」:「不足?」群臣:「公等?」:「孔子:'自立。'祿重責古則。」:「?」:「不見。」:「?」不得:「?」答曰:「。」貞觀臨問尚書僕射貴重清白當世

五世
  五世貞元進士使補闕翰林學士文辭員外舍人戶部侍郎學士承旨建安即位宰相劍南西節度使安福

  敬宗珍異造作軍食給與不時於是人人大和南詔乘虛成都不知左右牙城寶貨工巧子女文宗遣使南詔南詔:「不能陛下。」刺史司馬官屬六十四湖州刺史李德裕會昌赦令太子賓客


  進士西幕府拔萃拾遺翰林學士兵部侍郎學士承旨侍郎鎮海節度使徐州令狐檢校司空尚書僕射襄陽河中節度使太子太師寡言翰林方鎮日入未始斂衽賓客無人退先進」。


  進士宣武推官長安集賢進兵員外舍人翰林學士關東調發號令處事倚重京師兵部尚書封建

  鳳翔蒼黃無知徒步輿寶雞翌日乃至棧道山南天子未嘗:「失道宗廟艱難不少所謂忠於!」:「陛下不肖使牧圉臨難苟免。」兵部侍郎

  于時襄王十八貢賦衛兵往往君臣大使河中奉詔京師中書侍郎襄陽官吏從不尚書僕射晉國鐵券累進太尉

  鳳翔自大奉法朝廷走山問罪未報忿不得已山南興元武定鳳翔節度使武定以為忠臣京師中尉西門鳳翔百姓答曰:「宰相。」計議調發

  宰相王行瑜能所健兒數百延昌輿:「鳳翔無罪震驚!」:「太尉?」太尉京師山谷:「貞固大盜鳳翔西門陛下即位寬假貞元故事姑息不可使。」:「詔令不出城門慟哭度日。」:「陛下王室中外大臣不宜專任。」:「休戚?」:「宰相所以骸骨陛下陛下有所未便不足奉詔!」

  景福招討使三萬密語:「太尉。」迎戰盩厔乘勝:「。」不能:「!」雷州參軍賜死五十三

  御史戶部侍郎太師

  次子不復

  太宗以上天下使號令數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