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二十一 梁臣傳第九: 敬翔 朱珍 龐師古 葛從周 霍存 張存敬 符道昭 劉捍 寇彥卿 Volume 21 Later Liang Biographies 1: Jing Xiang, Zhu Zhen, Pang Shigu, Ge Congzhou, Huo Cun, Zhang Cunjing, Fu Daozhao, Liu Han, Kou Yangq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嗚呼孟子春秋」,五代僅有死節不及二代其餘非一不可以雜傳》。君子一代未必皆可善惡


同州平陽之後好學乾符中舉進士大梁汴州觀察支使久之薦引為人太祖不知俚俗太祖:「故人。」太祖太祖問曰:「春秋》,《春秋何等?」:「諸侯爭戰。」太祖:「可以?」:「應變取勝,《春秋古法不可。」太祖大喜以軍以為巡官太祖時時太祖太祖欣然動靜太祖長安

太祖常侍殿衛兵太祖太祖左右太祖流汗進見洛陽殿使太祖殿有所太祖:「使。」太祖

太祖淮南持重太祖光州大雨不得進攻太祖悔恨忿大臣可信任篡弒太祖即位樞密院改為使兵部尚書殿大學士

為人大略太祖三十餘年務必盡心勤勞晝夜馬上休息太祖有所不可未嘗太祖改易

太祖徐州寵姬太祖出入臥內平時:「失身宰相忠臣門地從此!」以太交結藩鎮權貴往往寵信當時往往

太祖謀臣使中書侍郎未嘗省事

即位離間郁郁不得其後河北:「不得日益日益陛下之中親戚成事士卒陛下儒雅。」怨言不用

其後中都精兵異志:「以為?」:「三十餘年陛下郎君有所陛下陛下小人不見不忍宗廟!」君臣相向慟哭

太祖信任莊宗群臣:「洗滌。」高頭左右:「!」:「丈夫面目建國?」

〈()〉
徐州師古太祖治軍選士太祖宣武太祖創立練兵有法太祖五十皆可黃巢未嘗不在太祖黃巢之上太祖使成軍太祖大雪疾馳一夕成軍以為不為

太祖刺史偏將:「中有而後。」:「偏將?」立斬萬餘太祖大喜:「奈何未知不過堅守而已。」出兵擊敗敗亡

太祖刺史刺史鄆州太祖鄆州二十精兵不出使開門城門開門甕城人從甕城太祖

太祖臨河豹子二千徐州攻下豐縣蕭縣

偏將太祖尉氏太祖四方威名大勝太祖異志不能宣武太祖太祖和解

蕭縣太祖部將失期拂衣遣使使者太祖暴怒不可使者有所必須明旦其事使者太祖大驚不能有所從容太祖明日妻子下獄太祖武士叩頭太祖大怒胡床:「!」退縊死

師古
師古南華太祖宣武五百騎兵師古黃巢太祖師古師古宿遷呂梁師古斬首二千揚州淮南太祖師古師古徐州佛山太祖師古師古攻破徐州太祖師古徐州留後鄆州臨濟師古中軍中都

太祖師古葛從周淮南師古師古時事太祖為人未嘗左右出兵方略中非太祖妄動師古地勢師古太祖:「上流!」師古以為搖動士卒立斬不能

嗚呼勝敗天下師古其後太祖光山壽春淮南三十年間以至如此不可以兵法固有足以與其機會:「兇器。」不慎

葛從周
葛從周黃巢太祖太祖墜馬太祖偏將延壽太祖太祖延壽大將

收兵河陽太祖潞州以降太祖潞州不能河陽太祖臨河太祖內黃宿州太祖兗州周圍不出詐言救兵夜半已去出兵

求救太祖太祖不出周代周至不出精兵出擊大敗鄆州中都兗州太祖兗州留後淮南師古周行師古大敗山東太祖山東刺史邢州刺史刺史太祖邢州留後

求救周會太祖館陶五百:「在前!」使閉門而後至於臨清御河溺死太祖義行司馬

太祖滄州求救其父:「不可迎戰倉廩使而後。」以為:「上將監軍所得常談勝敗足以!」乾寧大敗斬首三萬百餘三千求救青山太祖臨城太祖節度使

太原西鳳翔青州師範兗州周家所得太祖鳳翔招降太祖即位上將軍致仕上將軍偃師即位義軍節度使太尉


曲周黃巢善騎射三千騎兵三千至於師古師古碭山五十宿州葛從周引水潞州戰馬存入殿三千太祖刺史諸軍指揮使鄆州太祖以此太祖:「。」伏兵蕭縣迷離伏擊等於佛山中流太祖即位騎兵:「使存在?」日語如此


為人剛直太祖河陽太祖解圍太祖諸軍太祖行營指揮使葛從周滄州城中宋州刺史幽州定州大敗河中含山太祖護國軍留後宋州刺史河中太傅

法令大理秘書監


流落鳳翔以為太祖秦州節度使太祖元帥以為司馬司馬得道太祖使在外高唐太祖勇於開平元年潞州蚰蜒不能攻破戰死


開封為人威儀太祖宣武以為使太祖未知城中以太聽命定州城中太祖鳳翔唐昭宗召見登州刺史功臣。」淮南馬頭浮橋太祖光山使浮橋淮北宋州刺史太祖即位指揮使親軍龍虎國軍留後同州太祖太傅


開封世事宣武太祖以為指揮使刺史太祖計畫

身長隆準方面語音騎射太祖動作太祖:「。」如此」。太祖鳳翔使太祖:「真神!」

太祖遷都洛陽不許其後鳳翔太祖明年太祖河中遷都長安居人以東道路號哭仰天大罵:「國賊朱溫使!」不忍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