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二十五 唐臣傳第十三: 周德威 符存審 史建瑭 王建及 元行欽 安金全 袁建豐 西方鄴 Volume 25 Later Tang Biographies 5: Zhou Dewei, Fu Cunshen, Shi Jiantang, Wang Jianji, Yuan Xingqin, An Jinquan, Yuan Jianfeng, Xi Fangy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周德威
周德威鎮遠朔州為人狀貌雄偉人見使王行瑜衙內指揮使之際天下太原:「五者刺史。」白馬出入:「刺史白馬!」:「大言安知刺史?」:「白馬。」微服卒伍挑戰部下白馬退生擒

五萬人為潞州代州刺史內外馬步指揮使潞州李嗣昭素有莊宗:「!」莊宗新立叔父國中未定重兵莊宗使還軍太原城外徒步慟哭莊宗李嗣昭節度使

萬人趙州柏鄉告急莊宗贊皇石橋柏鄉河北精兵人馬鎧甲金銀光耀:「外耳其中不足其一以往。」退莊宗:「未可退。」莊宗:「千里乘勢使!」:「不然不能野戰取勝騎兵平川騎兵所長。」莊宗退監軍:「老兵使渡河不如退可以。」:「!」莊宗:「。」:「數百以為浮梁。」莊宗:「。」退三百挑戰三千至於西莊宗策馬登高:「平原淺草勝地!」使:「。」:「轉戰不暇不暇不及人馬退。」以為申時鼓噪西:「!」:「!」不可大敗至於柏鄉大敗未嘗如此

劉守光三萬涿州幽州閉門州縣幽州盧龍節度使大將士卒馳騁之間望見:「!」側身不可墜馬莊宗太原幽州入土至樂不得進而臨清臨清軍餉莊宗

莊宗好戰常務持重取勝十五三萬莊宗進軍汴州宿黎明:「!」莊宗:「汴州信宿父母妻子在其中人家一舉深入可以力爭以逸待勞使不得不暇可以。」莊宗:「終日?」:「殿。」督軍子曰:「不知!」居中西莊宗走入父子戰死莊宗:「使其父!」莊宗即位太師太尉配享莊宗高祖追封刺史

〈( )〉
微賤犯法臨刑:「。」主將飲酒:「。」主將使其後以為義兒使賜姓李氏

前鋒王行瑜龍泉檢校僕射李嗣昭汾州左右指揮使潞州周德威忻州刺史馬步指揮使深州邢州團練使前鋒臨清莊宗殿軍魏縣相距西莊宗邢州安國節度使滄州

契丹幽州發兵莊宗以為:「騎兵五千!」契丹周德威與其力戰河南」。內外馬步

河中同州同州求救李嗣昭河中二百河中出擊反擊騎兵五十大驚河中人心兩端:「使利於持久進退不可示弱伺隙可以取勝。」不動旬日:「鬥雞。」:「可以!」進軍大敗不復:「不如。」士卒王建牧馬追擊渭河大敗李嗣昭戰死最後

有機大小百餘未嘗周德威齊名契丹盧龍節度使不肯莊宗使

莊宗大將不得京師權位名望其事:「國有鄉里奈何!」不許:「老夫四十今日天下一家四夷至於亡國見天!」來朝宣武節度使幽州臨終子曰:「鄉里四十年間。」平生百餘:「!」




汾州刺史莊宗洛陽北京太原留守儒者莊宗不忍不從即位來朝:「河東。」以為留後北京留守上將軍節度使安遠超出太尉


次子汴州馬步指揮使天成元年三千指揮使知州饒陽:「明日軍禮。」指揮使起伏衙內明日伏兵四百推官其後指揮使刺史刺史節度使侍衛馬步指揮使高祖太原侍衛廢帝河陽廢帝高祖親軍成軍節度使侍衛三千兵士犯法其三明日:「軍士部分兵卒所得無主!」:「軍士犯法安有彼此!」不復駐軍京師高祖使在身官爵釁隙一旦忿不能本意

〈()〉
雁門雁門節度使其父都督入關黃巢復京師騎兵先鋒黃巢置酒鐵山回鶻留宿射殺天大尉氏所得

相距潞州先鋒先鋒先鋒井陘柏鄉方陣周德威大敗檢校僕射

劉守光太祖精兵三千趙州五百南宮阜城其一其一縱使:「。」明日旗幟守門縱火有所太祖拔營追擊鎧甲不可太祖莊宗刺史十八先鋒趙州刺史城門中流四十二


高祖魯國長公主未嘗指揮使指揮使刺史鄭州防禦使成軍節度使讀書春秋三傳》,學者講論終日成軍從事嗜酒:「天下未有偶爾!」滿慰勉四十

王建
王建指揮使柏鄉相距莊宗登高望見:「奈何?」二百刺史

自負登山莊宗:「今日。」山西:「日暮不可。」:「山上不可。」以為莊宗:「登高!」:「今日山西!」大敗南北南城戰艦不得南城莊宗軍門能破戰艦至於禁咒莫不:「何必。」上流縱火戰艦南城

莊宗士卒莊宗宦官:「異志不可。」以為代州刺史五十七


幽州劉守光其父使大安使兄弟其後幽州使射中:「壯士!」以為立功莊宗自衛部署賜姓名曰

莊宗好戰輕敵莊宗數百其二斬首一級兵解去莊宗:「富貴!」忻州刺史武寧節度使莊宗群臣殿平生戰陣以為左右:「安在?」:「使不得。」莊宗明日群臣殿而已

莊宗大將皇后:「小事指揮。」以為行營招撫使二千南門詔書:「將士經年離去父母追悔改過。」:「天子汝等社稷小過。」詔書諸軍皇甫詔書軍士莊宗大怒:「!」五道車輪長慶

相繼莊宗以往群臣西退莊宗指揮使京師魏縣京師莊宗汴州莊宗通問以為不可

汴州莊宗不得置酒野人野人:「。」莊宗西石橋置酒莊宗:「富貴急難不同默默無言成敗渡河利害今日何如?」:「小人陛下撫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