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二十八 唐臣傳第十六: 豆盧革 盧程 任圜 趙鳳 李襲吉 張憲 蕭希甫 劉贊 何瓚 Volume 28 Later Tang Biographies 8: Dou Luge, Lu Cheng, Ren Huan, Zhao Feng, Li Xiji, Zhang Xian, Xiao Xifu, Liu Zan, He Zan


刺史唐末天下之中掌書記莊宗唐國公卿喪亡名家丞相莊宗即位學問官吏尚書郎駁正莊宗唐末殿御史南海後事禮部侍郎前朝無學

莊宗皇后宦官伶人盡忠無學俯仰默默所為而已之際仕宦吏部文書因緣以為告敕昭穆季父朝廷以為太甚未可不能有所建言身行尚書吏部從事往往羈旅號哭道路不可教門上書其事

大水四方流民死者數萬軍士妻子莊宗三司使不知所為樞密小吏:「前朝故事國有天子宰相宰相。」莊宗學士不能:「陛下威德四海西所得珍寶億萬可以常道不足。」天下丹砂拾遺父子以為學士集賢院學士

莊宗山陵使莊宗故事故人賓客使樞密使:「山陵使新朝可欺!」諫官上疏殺人鄰人刺史刺史所在發遣宰相私自參軍參軍員外說合百姓

南海江陵三峽莊宗使自取即位朝廷不得已其事歸罪天成刺史

尚書郎其父天福尚書員外。○

不知世家唐昭宗進士出使巡官道士諸侯判官河東節度使門地相等以為河東節度推官莊宗文書不能其後掌書記歿莊宗還軍太原置酒監軍:「書記。」巡官馮道道上不能不用支使:「用人門閥田舍!」

莊宗即位宰相節度判官樂行可以莊宗中書侍郎朝廷新造百度輿喧呼道中莊宗左右:「宰相入門。」莊宗:「所謂似是而非。」

皇太后太原上下州縣驅役官吏輿自若笞辱莊宗婿不可:「蟲豸宰相州縣不可!」不對莊宗莊宗大怒:「九卿!」庶子莊宗墜馬中風禮部尚書


京兆三原為人容止論議縱橫李嗣昭節度觀察支使潞州堅守不可二心莊宗攻破知名其後莊宗奉使往來免於莊宗擊敗莊宗:「儒士仁者!」

莊宗歿號令嚴肅既而堅守不可禍福:「城中塞責生路。」:「先人不及經年大將一朝以此難免待斃?」流涕:「!」既而攻破家族

其後北京工部尚書真定北京留守留守明年節度使行軍司馬真定司馬推官為人不能信任莊宗宮人百餘後事京師以前隱公簿司馬工部尚書

軍事節度使懇辭三千擊敗渭南自殺三司才俊公私天下便

相者:「文藝宰相端方足以太常。」以為相者:「朝廷人物為人天下文字儀表』。陛下幸進不知取笑相位?」:「宰相詳審刺史名家未可書記判官稱為長者可以!」書記未決退休中興殿:「天下!」:「才藝!」馮道拜相相位數年所為交惡

故事使四方戶部故事不能聲色後宮問曰:「?」:「宰相。」宮人:「長安宰相未嘗如此大家!」使太子致仕退居

汴州遣人受命酣飲不問通書即位太傅


幽州儒學知名劉守光以為刺史判官鄆州節度判官鄆州莊宗以為學士莊宗即位舍人翰林學士

莊宗皇后河南皇后明日學士上書不可養子犯法宦官伶人貲財上書:「養子不宜有別刑人不可天下。」皇后不見

不通文字四方章奏使不知儒者左右不知故事於是殿學士馮道

直言剛強殿學士翰林學士明年禮部侍郎學士翰林學士謀反不能號哭:「天下義士謀反何以天下?」不能

術士法言人事莊宗以為北京巡官指揮使使:「不足當之。」指明:「!」因為其後不可即位以為京師:「好惡陛下奔走。」不復

汴州諸軍河南北行定州以為天子汴州宰相百官人情群臣不復

西域得佛大臣:「佛牙水火不能真偽。」應手宮中施物

天成侍郎秘書莊宗翰林學士不用時政未有鄰家秘書被酒客次其事百姓天下

其後中興殿:「奸人。」:「閑事處置。」:「國家利害陛下不可以為。」殿:「殿所以尊嚴柱石扶持其一其一傾危大臣柱石微賤艱危陛下中興安可使奸人動搖!」:「。」

其後得罪群臣盡忠朋黨安國節度使所得俸祿賓客廢帝太子太保:「家世五十富貴!」


洛陽之後乾符進士河中節度使判官以為掌書記博學故事節度使諫議大夫交兵後晉使太祖使至於毒手鐵馬」,:「如此使!」從事:「。」為人恬淡文辭使

書畫文辭不及其父河東節度使名家故事莊宗官爵十八

莊宗即位吉禮尚書兵部尚書


晉陽為人好學鼓琴飲酒莊宗文辭以為節度使掌書記莊宗即位工部侍郎租庸使刑部侍郎吏部東都留守精於

莊宗東都定州來朝莊宗莊宗東都即位於是:「即位所以至今不可。」西未成莊宗以為退:「!」

北伐契丹鎧仗五百莊宗大怒自取左右幾何簿有錢三萬莊宗:「群臣渡河百萬何在?」

宦官伶人在朝樞密承旨:「宰相天子面前一方不如一方。」以為太原北京留守

作亂善待遣人使莊宗京師太原未知太原左右:「主上存亡未可知詔書乘馬戰敗。」:「書生尺寸人主二心!」從事表明勸進涕泣削髮北京求生出奔

嗚呼死節至於尤為痛惜事實始末不同變故倉卒大節可以志誠可謂不顧使涕泣太原出奔不知史書賜死以為不然不明不得死節


宋州為人有機進士開封掌書記青州節度使巡官姓名自稱青州掌書記參軍削髮百丈莊宗建國百官天下隱逸幽州推官

莊宗帝位:「樞密使?」以為不可樞密使:「老夫朝天數百田舍安知?」不能宦官切齒宰相宦官排斥以為郎中

莊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