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四十二 雜傳第三十: 朱宣 王師範 李罕之 孟方立 王珂 趙犨 馮行襲 Volume 42 Miscellaneous Biographies 22: Zhu Xuan, Wang Shifan, Li Hanzhi, Meng Fangli, Wang Ke, Zhao Chou, Feng Xingx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宋州邑人其父青州節度使軍校中和入關黃巢鄆州鄆州節度使自稱留後鄆州戰功鄆州馬步指揮使留後唐僖宗天平節度使

太祖宣武太祖兵力太祖與其太祖宣武以東發兵敵國苦戰徐州西兄弟自相首尾乾寧中都葛從周

從父鄆州軍校倜儻大志兗州節度使為人壯士輿伏兵輿兗州自稱留後泰寧節度使

汴州太祖宣武太祖兄弟往來餘年大小太祖勝敗太祖等至:「不如。」:「。」軍門太祖大喜延壽:「。」太祖壯士揮手:「!」壯士閉門城外太祖不可

自守葛從周鄆州承嗣騎兵五千太祖城中承嗣掠食麾下刺史海州淮南大喜武寧節度使以為行軍使其後師古葛從周淮南師古東南道行節度使

相繼年少與其專政謀殺愛妾自訴不平去國不能既而節度使明日伏兵突出使外人:「今日!」:「!」忿逾垣:「萬人一身!」自刎潤州廣陵臨刑:「何為!」欣然

江淮廣陵北門路人新土雷公:「病死。」於是果然五十二

師範
師範青州其父廣明元年無棣節度使擊破自稱留後節度使師範刺史以為師範年少不服太子節度使師範不受潛入師範青州范陽遣人:「未能任事不然所為。」師範無能不為師範伏兵:「。」明日師範出迎伏兵其餘歸於京師拜師節度使

師範儒學太祖鳳翔宦官矯詔青州師範:「所以天子今天自衛不足當成。」遣使師範與其壯士二百輿伏兵輿西師範使者劫殺太祖華州東城華州輿西不克葛從周兗州起兵

其後太祖鳳翔師範戰死臨朐師範不敢遣人:「鳳翔還軍。」師範以為追擊至聖大敗師範太祖師範素服太祖請罪太祖久之師範河陽節度使

太祖即位金吾衛上將軍洛陽太祖未有太祖諸子封王宮中太祖:「陛下諸子人人戰死奈何仇人猶在朝廷!」太祖:「!」遣人洛陽族滅使者告之師範設席宗族飲酒使者:「不免有罪少長失序先人。」少長以次哀憐師範太尉


項城為人數人讀書不成無賴不容乞食酸棗中人黃巢渡江與其麾下淮南歸於光州刺史光州不能項城其餘諸葛河陽刺史敗走東南招討使使宋州河南東都留守河南西澠池宮闕澠池

諸葛年少鞏縣渡河河陽退保河陽河陽河南

相與交臂休戚無法而言治軍教民積聚供給求取無已不能笞責不平夜襲河陽澤州刺史使三萬求救太原澤州人為居民號曰山東京師用以邠州四面行營王行瑜檢校太尉食邑

多於:「脫身河陽未能無能見憐小鎮使休兵而後!」不對未嘗:「!」

光化元年潞州潞州使:「所以然!」用大李嗣昭太祖潞州河陽節度使五十八

澤州莊宗莊宗駿馬使太祖父子大喜使太祖與其羽林刺史刺史領軍上將軍天福七十太尉


邢州平鄉勇力廣明潞州節度使諸葛河陽天井先鋒天井潞州以為義軍節度使節制潞州潞州山川以來邢州歸於節度使義軍

出兵山東殆盡千里孤城自守求救不能文德元年忠信不能出兵失約忠信大敗乘勝

信用忠信金俊所得金俊:「不得可以。」金俊以為西金俊邢州不復救兵城中出巡號令不可

其弟刺史留後求救太祖騎兵三百太原以為汾州刺史以為節度使天復元年天井開門太原不克歸於太祖


河中仲父河中黃巢河中節度使簡子節度使刺史太祖蒼頭應得求援西王行瑜報以大功不可京師宰相河中求援西至於擊破河中節度使李嗣昭為人自若偏將戰敗自稱留後

西京師西太祖河中:「!」含山河中告急不得:「如此朝夕乞食大人?」:「不敵不若朝廷。」:「天子藩鎮無相安王不止西北諸君所能華州出兵潼關以為。」歸於京師白事:「!」:「懷疑!」:「出乎?」:「大事不若從者不然向背。」以為

太祖同州故事:「家世退聽命。」退使太祖洛陽太祖河中而後太祖太祖:「太師何時郎君亡國太師?」握手噓唏太祖婿使西華州使

諸子太祖河中節度使大將軍泰寧鎮國節度使開封貞明北面行營招討使渡河不克退上流人相經年大小百餘開封莊宗京師日夜涕泣不知所為自持國寶宮室:「使如何!」封丘開門伏地莊宗:「家世婚姻人臣為主!」以為開封宣武節度使相次太子太師


其先青州兒戲道中部分將帥節度其父:「!」善用為人刺史麾下馬步王仙芝河南汝州東都擊敗黃巢所在州縣往往豪傑數百相與求得刺史自保刺史長安:「不為長安適當!」城池守備六十城中子弟兵甲其弟項城擊破大怒

既而以為:「三世爾曹男子死中求生建功立業未必因此。」踴躍八仙宮闕百官糧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