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一 吳世家第一: 楊行密 Volume 61: Hereditary House of W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嗚呼天下南唐自強吳越百年之間爭雄山川風氣不通清風日月真人天下世家》。

為人長大有力能手乾符以為刺史狀貌朔方隊長滿使出好言密行何所:「!」起兵自號兵馬使刺史

中和刺史淮南節度使密行司馬天長宣州揚州不得眾數乘勝營收大敗走入西門揚州

新五代史·世家城中倉廩空虛夫婦父子自相不能其弟淮南密閉不敢偏將高郵:「非有信力心服兩端強弱向背海陵使不為。」以軍廣陵使天長:「不幸不勝天長不如。」海陵:「海陵。」久之未知:「西洪州?」:「江西未可廣陵池州刺史宣州宣州為人公敵可取。」大敗宣州宣州

龍紀元年宣州觀察使安仁西潤州景福元年楚州逐行廣陵久之不能渡江五十銅官:「不可可以不可就擒。」:「可以。」以為久之將死:「為此使我有!」」,以為親軍

揚州淮南節度使乾寧檢校太傅宣州安仁潤州刺史以南以東進攻蘇州刺史兗州求救承嗣太祖葛從周師古擊敗師古收兵大敗蘇州蘇州天復元年臨安大敗顧全宣州使:「勝敗常事何苦海島。」節度使刺史

唐昭宗江淮使東面道行檢校太師招討使君山青州師範求救大敗太祖太祖大怒二十妻子歸於宣州妻子:「起事大將妻子?」立斬使自絕軍士感奮左右

安仁延壽微賤休息未有天復杭州廣陵獄吏有所:「下獄!」謀反仁義常州常州刺史望見仁義大罵仁義:「如此伏兵。」伏兵仁義解甲不敢仁義潤州李德善射第一仁義自負:「不當之一不當仁義之一。」命中而後以此不敢招降仁義猶豫未決地道仁義廣陵

延壽夫人仁義延壽使者錯亂其所夫人良久:「兒子不足任事延壽。」夫人延壽延壽刺殺夫人

鄂州城中突圍:「可取。」是日廣陵九月攻破十一月五十四追尊太祖皇帝

長子宣州觀察使指揮使:「奸臣使者。」涕泣判官任事威望軍政大將告之大驚猶在使:「面目?」宣州觀察使宣州廣陵五千錢塘

二月存取岳州四月江西時代養子怨不得九月洪州司馬江西使

太祖改元開平鄂州岳州舟師瀏陽楚王大罵:「宣城今日以求!」不可岳州

廣陵帳下三千宣州自衛指揮使正月視事不能由是未能五月反殺刺史不從縊殺二十三追尊皇帝

第二又名約分背約自立:「剛愎成事。」明日議事自大從然:「四境公主不可先王一等自立未知不若幼主歲時歸心然後。」不能所為創業艱難不幸以次善事感動氣色無能

由此演出溫潤:「出外。」:「?」:「安可?」:「。」明日:「古人三世新立多事?」:「公等不願。」由是不行行軍使承嗣使刺殺不能明日壯士三十由是專政而已

六月撫州洪州袁州吉州信州起兵蘇州不肯:「蘇州上將無用。」七千象牙錢塘廣陵:「先王。」舉兵:「大舉。」:「三等非得十萬不可。」以此

刺史舟師金陵宣州自行大將:「何人至於。」用以不受使使:「示眾無心何不?」

太師行軍司馬鎮海節度使岳州刺史十年常州無錫壽春十二齊國兩浙招討使潤州行軍使大事可以

十三宿外來:「不足。」反顧十四金陵十五久之不克四月自殺潤州使

專政不能自持飲酒樓上高貴參軍髽髻使涕泣左右:「今日。」:「。」忿逾垣自刎所在遣使不克使湖南上來

十六二月天子不許四月王位宗廟社稷百官天子改天十六武義元年大赦境內追尊武王廟號太祖景王廟號丞相都督中外諸軍東海僕射參知政事侍郎中書侍郎翰林學士吏部尚書武統武統樞密使江西南大將軍鄂州西大將軍撫州李德平南大將軍崇安西大將軍海州大將軍文武以次宗室

金陵養子潤州:「二郎下士後患。」不能楚州金陵:「十二不敢改天可謂所以征伐四方建基業者興復李氏復興此時建國自立。」

五月少年嗣位建國稱制酣飲進食二十四追尊高祖皇帝

第四建國丹陽廬江長君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