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二 南唐世家第二: 李昪 Volume 62: Hereditary House of Southern T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徐州微賤唐末不知少孤狀貌以為諸子不能身長七尺隆準為人溫厚樓船使金陵宣州刺史江淮戰守好學儒者自勵勤儉潤州府庫充實修整潤州刺史宣州既而溫居金陵未及潤州廣陵

諸子不如諸子不能尤甚飲酒潤州使追殺中途紿不及撫州節度使

人心刑法推恩四方羈旅使察視民間匱乏往往未嘗左右:「暴露?」

武義元年僕射參知政事行軍司馬子代廣陵金陵太尉大和金陵司徒僕射東海

:「功業奈何?」廣陵以為未可池州刺史

臨江不平使節度使:「郎君!」閉門不得金陵

齊王遣使勸進齊國宗廟社稷丞相十月太尉位於國號:「受禪老臣謹上皇帝高尚皇帝。」追尊皇帝金陵勸進:「豈能!」

四月潤州丹陽輿西節度使丹陽使

諸子謙抑不敢百官百官然後李氏改名唐憲宗超生徐州以為國號唐高祖太宗追尊皇帝廟號曾祖皇帝廟號皇帝廟號皇帝廟號義父子孫封王侍郎中書侍郎僕射十一月步騎

丹陽太子公主聞人公主嗚咽流涕宮中節度使

四月昊天上帝群臣尊號:「尊號。」不許孝悌五代同居徭役江州宗族七百長幼百餘

六月晉安節度使鄂州使安陸都監及其五百京師高祖高祖行法高祖

吳越宮室府庫群臣不許遣使敵國見天將士不絕

大言:「田舍安能大事!」舊地而已經營休息

五十六皇帝廟號

長子改名專政以為兵部尚書參知政事明年金陵司徒廣陵金陵齊王嗣位皇太后皇后宣城齊王兵馬元帥太尉元帥兄弟世世南昌江都

十月小吏有神民家禍福:「羅漢。」南海嶺南盜賊未有為主自號中天國王永樂官屬:「。」南康節度不能白雲宮室洪州舍人不復以降

翰林學士舍人樞密使使殿五鬼」。不可十二月下令中外政委齊王群臣召見不得給事上疏侍衛:「事先三十所以成功眾賢延接疏遠未嘗陛下即位信用奈何臣下隔絕顏色。」嗚咽動容下令

有力九華山未幾洪州節度使引用少府監西節度使不得九華山先生青陽青陽

二月朱文君王自立自立國號兄弟發兵遣人紿福州:「討賊。」福州以降從子福州建陽福州自稱留後泉州刺史

八月乘勝延平金陵節度使福州節度使清源節度使罷兵:「乘勝。」不用使金陵不從撫州安撫起兵發兵大怒:「業行不可。」招討使王建使監軍使吳越吳越三萬進退相應吳越大敗諸軍遣使金陵宰相太傅蘄州上書司馬契丹陷京師中國無主東南不暇御史宰相諫議大夫亂政等同不見大怒江州參軍太子洗馬

元帥齊王南昌元帥契丹遣使兵部尚書

河中求援潤州節度使北面行營招撫使中國衰弱淮北皇甫出海招納

福州詐言吳越兵亂」,遣人節度使刺史閩江福州:「江岸。」:「生變未定。」西門伏兵大敗先進先進楚王其弟自立

衡山其弟楚國信州刺史金陵洪州節度使節度使以邊湖南節度使

十年洪州高安清江萬載上高筠州僕射廣州將軍出兵府庫空虛宰相欲取不能

十一金陵大火十二

十三十一月:「大邦一方招納安陸河中師徒塗炭至於應接慕容憑陵曲直可知契丹邊患世仇罪惡。」行營部署洪州節度使金陵神武節度使:「使正陽浮橋。」退正陽時世宗親退:「。」正陽:「。」退以為正陽未及利刃拒馬」;皮囊鐵蒺藜世宗淝水浮橋不得滁州徐州皇帝貢賦世宗東都留守光州刺史刺史泰州刺史削髮蘄州刺史改名翰林學士文理學士李德五百二千金銀罷兵世宗遣人契丹求救光州刺史

十四三月司空禮部尚書世宗取景江北世宗:「瓜分鼎峙交結四夷凡百有心一百富庶三十農戰士卒不能恢復內地邊疆便戲劇至於尊稱孫權雖然帝號。」盛稱世宗英武不悅無益賣國圖利元帥齊王壽春大雨險隘:「不如以為。」世宗揚州宰相泣諫班師進攻揚州揚州壽春府庫城中秋毫人大糗糧

十五紫金山甬道二月世宗浮橋紫金元帥元素反覆大將憤怒諸軍金陵使世宗班師遣人揚州十月世宗刺史:「不能守一而後。」世宗遣人步騎數萬水陸軍士聲聞十二月楚州北門

元年正月大赦楚州四十不可世宗戰死殺戮殆盡揚州世宗不能名號與其世子聽命

戰艦數百使以下水軍所得數百世宗楚州不能至大未能奉使舟師以為:「取景江北。」世宗皇帝江南國主」,而已以為五月下令帝號國主正朔顯德

使世宗江南虛實不對世宗罷兵太師追封魯國世宗歸國京師天地父母不可降詔藩鎮世子世宗禮部侍郎戶部侍郎

太子出入東宮禮部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