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三 前蜀世家第三: 王建 Volume 63: Hereditary House of Former Sh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王建舞陽狀貌無賴販私里人王八」。

黃巢長安鹿八千討賊敗走西興元節度使自稱留後節度使領屬刺史東歸西大喜」,軍容使養子長安使宿

光啟元年鹽池京師鳳翔三月興元清道使至當棧道棧道冒煙宿涕泣

興元天子得罪西節度使西監軍軍容使刺史招集亡命八千刺史刺史:「王八麾下。」使

東川大喜梓州:「阿父成都以求。」家屬精兵二千成都鹿使大怒擊破鹿出兵擊敗彭州刺史山行五萬擊敗虜獲萬餘四十發兵相持新都百餘諫議大夫使罷兵大臣因為文德元年六月宰相韋昭西節度使永平節度使

不受指揮使久之不克:「數萬奈何東方都畿當歸天子中原根本蠻夷不足。」遲疑未決軍士軍門:「軍士!」已去由是阻絕

山行擊敗成都刺史成都:「老夫至此!」:「軍容父子不受天子。」節度觀察明日開門軍士:「汝等使而後不能。」軍士使監軍既而大順十月檢校司徒成都劍南西節度大使節度內觀處置雲南招撫使

東川其弟東川綿刺史梓州東川未有:「。」綿不出乾寧十二月梓州五月罷兵收兵成都節度使

東川瀘州五月東川諫議大夫判官韋莊罷兵奉詔南州刺史鳳翔節度使西節度使官爵十月攻破梓州自殺:「生死!」其所:「!」召集飲酒東川留後節度使於是

鳳翔天復元年太祖天子鳳翔經年遣人出兵堅壁五萬聲言興元節度使武定節度使拓拔於是山南西道其弟其間攻下八月封建遷都洛陽改元隔絕不知天復於是三峽

遣使四方四方誠實

正月巨人青城山六月鳳凰萬歲黃龍陽江甘露鹿九月己亥皇帝諸子韋莊散騎常侍樞密使御史翰林學士博雅成都士人盜賊為人善待名臣世族左右:「宿見天子夜學士出入無間將相可比。」其餘百餘信用

元年正月大赦改元太師以為以軍節度使所生養子司馬開元軍事便宜而後創業樞密使:「樞密使。」司馬激怒:「功臣威望可以人心陛下。」不已衛士撲殺六月皇太子尊號英武皇帝七月騶虞武定

永昌》。嘉禾

八月五十十月十二月大赦明年永平元年山南山南故地招討使敗績退保西興元尊號英武皇帝

加號英武聖神文德皇帝監軍傳國璽二月使歐陽故第穿五月祿盧比大梁」。宰相:「故事奉使四夷大唐』,陛下奈何夷狄?」使者:「有司不可以兩國。」太祖」。連理六月十二月黃龍

正月永泰五月騶虞鹿隨之七月皇太子太子次子更名銅牌仿二十以為諸子為人齲齒馬上無不十七皇太子永和官屬年少任重記事一切所為可以」。道士先生杜光庭交惡樞密使興元節度使過失不悅七夕大臣置酒樞密使翰林學士:「!」明日離間語:「太子作亂然後舉事!」請召不為以為伶人自衛遣人大將神武中流墜馬躍龍明日衛兵鄭王太子

巫山八月節度使南蠻擊敗大渡河

殿功臣十一月大火宮室至大於是

元年十二八月文思殿五品以內樞密使文思殿大學士黃龍見大十月大赦明年天漢國號

天漢元年十二月大赦明年國號

元年六月七十二晚年淑妃交結年老大小宿不得久之老將大臣許昌故人不為太子樞密使太子

十一簡王鄭王皇太子官屬為人大口垂手目見學問諸子相者宰相贊成由是太子

神武皇帝廟號高祖正室皇后皇太后淑妃太后教令刺史以下數人大邑

年少荒淫歐陽重光太清延昌殿蓬萊丹霞瑞獸婦人日夜酣飲其中社稷:「!」不能

晚年俯首」。以為不祥微服出遊民間民間國中而後蓮花道士朱粉」,國中太后青城山宮人衣服雲霞飄然甘州》,上下山谷使宮人明年改元

元年正月大赦尊號皇帝

至於西旌旗百餘龍舟昭耀江水所在不堪正月成都

王子以為聖祖至道皇帝侍立左右正殿皇帝法駕

節度使秦州宣徽使休妻絕色唐莊宗莊宗朝上夾道不絕人物獻策明年改元咸康自立彭州陽平三學休妻十月秦州群臣梓潼大風:「敗軍。」綿州縣綿等至望風退合謀綿成都百官後宮宮人回鶻明日文明殿與其群臣相對涕泣綿太玄收成歐陽成都君臣輿

莊宗:「一言!」就道宗族宰相翰林學士家族以東四月莊宗伶人臨刑:「以為信義禍不旋踵!」有色行刑:「喪亡不受!」

養子如初太師珍寶西節度使:「我家?」

民家同姓好學為人恬退道家鎮江節度使太子太保煉丹養氣自娛淫亂節度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