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二回 Chapter 1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二
唐王大會 觀音聖化金蟬

使夫妻陰司陰風到了長安大國魂靈靈魂皇宮內院宮主正在徐步綠苔使滿懷推倒在地活捉魂靈使回轉陰司不題

中的大小金鑾殿皇后:「宮主娘娘。」皇后大驚太宗太宗聞言點頭:「閻君:『?』:『。』。」宮人悲切盡到宮主微微唐王:「。」上前御手起頭叫道:「甦醒甦醒。」宮主翻身:「丈夫慢行一等。」太宗:「我等在此。」宮主睜眼觀看:「?」太宗:「。」宮主:「那裡甚麼娘家姓乳名喚做丈夫兩口兒人氏因為金釵門首齋僧丈夫內門氣塞縊死撇下兒女晝夜悲啼丈夫唐王欽差陰司瓜果閻王憐憫夫妻回來在前趕不上你等無禮不知姓名?」太宗聞言宮人:「胡說。」傳旨太醫湯藥宮中

唐王殿當駕:「萬歲瓜果還魂在朝門外。」唐王大驚傳旨俯伏太宗問道:「瓜果何如?」:「瓜果鬼門關森羅殿閻君瓜果奉上慇懃致謝閻君多多王道:『真是太宗皇帝!』」唐王:「陰司甚麼?」:「不曾遠行閻王鄉貫姓名縊死一遍使森羅殿相會一壁廂死生簿夫妻登仙便使在前還魂不知何所。」唐王問道:「閻王甚麼?」:「閻王不曾甚麼使:『屍首。』閻王:『還魂。』不知地方家居何處未曾找尋。」

唐王滿心歡喜:「閻君宮中:『。』卻才下跌須臾甦醒:『丈夫慢行一等。』胡言詳細的話一般。」魏徵:「偶爾甦醒借屍還魂宮主出來話說。」唐王:「太醫不知何如。」便妃嬪宮主裡面:「甚麼這裡那是我家我家清涼這個黃病房子門扇出去出去!」

女官太監直至殿唐王:「認得丈夫?」:「那裡兩個從小結髮夫妻怎的認得?」唐王內官下去宮主寶殿直至白玉扯住:「丈夫那裡不等一等那些道理圍住怎的?」的話不敢相認唐王:「正是山崩有人。」一個有道君王即將妝奩衣物首飾賞賜陪嫁一般差徭帶領回去夫妻兩個便歡歡喜喜還鄉

人生長長有年
陽世借屍還魂
兩個君王州城舊家兒女兩口兒宣揚善果不題

尉遲恭金銀河南開封府原來門首販賣瓦器營生賺得盤纏多少齋僧布施金銀紙焚燒善果陽世間那世卻是長者尉遲恭金銀送上相公魂飛魄散兼有官員茅舍車馬兩口子在地下只是磕頭禮拜尉遲恭:「老人家雖是欽差金銀。」戰兢兢:「小的沒有甚麼金銀放債如何這不?」尉遲恭:「只是齋僧布施其所買辦金銀紙陰司陰司錢鈔太宗皇帝死去還魂復生陰司金銀照數送還一一收下好去。」兩口兒只是朝天禮拜那裡:「小的這些金銀雖然燒紙萬歲爺爺那世金銀憑據決不。」尉遲恭:「陛下東西判官作保收下。」:「也是不敢。」

尉遲恭苦苦推辭只得差人啟奏太宗不受金銀:「善良長者。」傳旨金銀修理寺院請僧作善一般旨意謝恩金銀軍民無礙地基周圍五十寬闊興工寺院相國寺」,相公碑刻尉遲恭」,相國寺

太宗卻又聚集出榜修建水陸大會超度冥府孤魂天下各處官員推選有道高僧長安天下唐王傳旨選舉高僧修建佛事上疏浮圖

西域君臣父子三塗六道愚蠢既往將來生死自然人主五帝三王未有佛法長久漢明帝西域桑門自傳中國不足
太宗聞言群臣宰相:「佛法國家廢棄聖人聖者無法嚴刑。」:「親事出家匹夫天子不生所謂。」合掌:「地獄。」太宗太僕士衡佛事何如對曰:「清淨周武帝三教大慧禪師供養無不五祖投胎達摩自古以來三教至尊不可不可陛下。」太宗:「合理有所。」魏徵邀請選舉大德行者道場頓首謝恩退自此法律謗佛

次日朝臣聚眾山川逐一從頭內中有德行高僧

靈通金蟬無心
轉托塵凡苦受降生世俗羅網
投胎落地之前
海州狀元外公當朝
出身順水隨波
海島金山遷安和尚
十八認親京都外長
開山調大軍洪州
狀元相逢
當今受主
不受洪福沙門
江流法名喚做玄奘
當日玄奘法師這個自幼娘胎持齋受戒外公當朝一路開山父親狀元殿大學士一心榮華修持寂滅根源德行不通佛號不會

當時揚塵舞蹈:「聖旨高僧玄奘。」太宗沉思良久:「可是學士玄奘?」江流叩頭:「正是。」太宗:「果然不錯有德行和尚僧綱僧綱天下僧綱。」玄奘頓首謝恩官爵五彩織金袈裟毘盧他用再拜闍黎旨意化生擇定吉日開演經法

玄奘再拜化生聚集打造禪榻裝修功德整理音樂大小共計一千二百分派物件頭頭九月初三黃道開啟四十九水陸大會申奏太宗文武赴會拈香聽講詩曰

貞觀十三大眾
道場開演無量雲霧大願
金蟬脫殼西
普施善果沉沒宣揚前後
貞觀十三己巳九月甲戌初三癸卯玄奘法師聚集一千二百高僧長安化生開演皇帝文武龍車出離寶殿拈香鑾駕真個

一天瑞氣祥光化日非常前後旌旗兩旁金瓜靄靄堂堂龍飛鳳舞聖明天子忠義大臣千年萬代那曲龍袍光相連環飄揚護駕輿皇帝沐浴虔誠尊敬皈依善果拈香
唐王大駕吩咐音樂響器車輦引著拜佛拈香三匝觀看果然道場

幢幡飄舞寶蓋幢幡飄舞彩霞寶蓋翩翩世尊像貌羅漢威烈寶剎雲靄果品高僧羅列真經孤魂離苦
太宗文武拈香佛祖金身羅漢玄奘法師眾僧羅拜唐王分班安禪法師獻上太宗

至德渺茫禪宗寂滅清淨靈通周流三界千變萬化統攝陰陽體用真常無窮孤魂哀愍太宗選集參禪講法大開方便門慈悲舟楫普濟苦海群生脫免沉痾六趣歸真無為純素脫離地獄登極逍遙來往西方自在
詩曰

永壽超生
無邊妙法無際天恩
冤孽消除孤魂出獄

太宗滿心歡喜眾僧:「汝等丹衷怠慢佛事完備有所決不。」一千二百一齊頓首稱謝當日三齋唐王拈香天色退見得

萬里長空數點
滿城燈火人煙正是入定
宿晚景法師聚眾誦經不題

南海普陀山觀世音菩薩如來長安取經善人真實有德行忽聞太宗宣揚善果選舉高僧大會見得法師乃是江流和尚正是極樂佛子投胎長老菩薩十分歡喜寶貝木叉寶貝袈裟錫杖還有密密袈裟錫杖出賣

長安中的菩薩變化形容身穿赤腳光頭袈裟生光上前問道:「和尚袈裟多少價錢?」菩薩道:「袈裟價值五千錫杖價值二千。」:「兩個和尚瘋子傻子七千銀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長生不老成佛不得許多不成!」

菩薩不爭木叉往前多時來到門前宰相街道菩薩公然當街袈裟宰相宰相勒馬觀看袈裟生光著手袈裟要價幾何菩薩道:「袈裟五千錫杖二千。」:「好處這般高價?」菩薩道:「袈裟好處不好要錢不要。」:「何為何為不好?」菩薩道:「袈裟沉淪地獄惡毒不遇便是好處淫樂和尚謗佛凡夫袈裟便是不好。」問道:「何為要錢不要?」菩薩道:「佛法不敬三寶袈裟錫杖七千便是要錢敬重三寶見善隨喜皈依承受袈裟錫杖情願善緣便是不要。」聞言春色好人即便下馬菩薩相見口稱:「大法長老大唐皇帝十分滿文武無不奉行建水大會袈裟正好大都玄奘法師穿朝見去來。」

菩薩欣然轉步黃門至寶殿引著兩個僧人唐王問曰:「?」俯伏:「門前偶遇袈裟錫杖法師玄奘僧人。」太宗大喜便袈裟價值幾何菩薩木叉侍立不行袈裟:「袈裟五千錫杖二千。」太宗:「袈裟好處許多?」菩薩道

袈裟大鵬吞噬超凡入聖舉動七佛隨身袈裟抽絲巧匠翻騰神女繡花相幫玲瓏散碎穿上滿身彩雲三天門外元光五岳前生重重西番蓮星斗四角明珠祖母綠原本生光八寶袈裟折疊穿折疊包裹穿驚動諸天上邊如意珠摩尼珠紅瑪瑙珊瑚明珠舍利子仙氣祥光仙氣祥光世界山川虎豹海島魚龍沿邊連環白玉
詩曰

三寶巍巍四生六道評論
明心人天見性智慧
莊嚴世界身心清淨
自從袈裟萬劫?」
唐王寶殿聞言十分歡喜:「和尚好處?」菩薩道:「錫杖

連環駐顏
入手下山白雲
五祖
紅塵玉山。」
唐王聞言展開袈裟從頭細看果然好物:「大法長老大開福田化生聚集敷演經法內中一個大有德行法名玄奘寶物受用端的要價幾何?」菩薩聞言木叉合掌皈依佛號躬身:「既有德行貧僧情願決不要錢。」抽身便唐王急著扯住欠身殿問曰:「袈裟五千錫杖二千不要君位物件原價不可。」菩薩:「貧僧在前敬重三寶見善隨喜皈依不要陛下明德佛門高僧宣揚大法理當奉上決不要錢貧僧留下。」唐王這等祿酬謝菩薩不受暢然依舊望都土地隱避不題

太宗魏徵玄奘法師聚眾整衣魏徵見駕太宗:「求證善事有勞法師無物酬謝袈裟錫杖法師受用。」玄奘叩頭謝恩太宗:「法師穿上看看。」長老袈裟在身錫杖侍立君臣個個如來佛子

凜凜可體
滿乾坤紛紛宇宙
明珠上下層層穿前後
四面沿邊稀奇綺繡
八寶
天大高低星象尊卑左右
玄奘法師大有現前承受
渾如極樂西方
錫杖叮噹毘盧豐厚
佛子勝似菩提
當時文武喝采太宗不勝著法穿袈裟儀從朝門大街行道狀元一般玄奘再拜謝恩大街烈烈轟轟搖搖擺擺長安行商坐賈公子王孫墨客文人小女無不誇獎:「法師真是羅漢下降活菩薩。」

玄奘直至僧人下榻來迎袈裟錫杖地藏王歸依左右玄奘殿炷香禮佛不覺紅輪西正是

日落帝都鐘鼓叮叮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