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八回 Chapter 1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八
觀音唐僧 老莊大聖

行者菩薩雲頭袈裟風洞一個原來菩薩出現就地打滾行者一發行兇上都前後一齊發火風洞風洞袈裟祥光轉回

話說三藏行者急忙疑惑不知菩薩不知行者正在之中半空中行者:「師父袈裟。」三藏大喜眾僧歡悅:「我等性命今日方才。」三藏袈裟:「悟空晌午如何此時西方?」行者菩薩變化降妖事情三藏聞言香案禮拜:「徒弟既然收拾包裹。」行者:「今日不是走路時候明日。」眾僧一齊跪下:「老爺二來我等有些願心平安寶貝老爺明早西行。」行者:「正是正是。」那些和尚傾囊所有整頓平安無事消災解厄當晚

馬匹包裹行囊出門眾僧方回行者引路正是時節


滿豔麗精神
鴛鴦山澗花香蛺蝶
過半不知滿
師徒五七一日天色遠遠望見人家三藏:「悟空山莊相近我們宿明日何如?」行者:「看看吉凶區處。」師父行者定睛觀看

密密茅屋重重參天曲水楊柳此時夕照西處處山林鳥雀牛羊唱歌
行者:「師父好人借宿。」長老白馬一個少年綿身穿背包腳踏草鞋行者順手:「那裡一個甚麼地方?」那個只管:「沒人只是?」行者:「施主。『方便自己方便。』說說地名可解煩惱。」脫手亂跳:「蹭蹬蹭蹬家長不了這個光頭。」行者:「本事劈開便。」那裡一般包袱雨點行者行者行李抵住怎麼只是不能行者愈加三藏:「悟空那裡有人就是只管。」行者:「師父不知若是了別買賣。」行者只得出道:「此處乃是國界喚做老莊人家大半喚做老莊。」行者:「這樣行裝不是走近那裡。」

無奈只得實情告訴:「太公家人名叫太公女兒二十不曾年前一個妖精女婿太公不悅說道:『女兒妖精不是敗壞家門親家來往。』一向退妖精妖精那裡退女兒半年再不內人相見太公銀子尋訪法師妖怪這些不曾前後個人和尚道士不得妖精剛才不會幹事銀子盤纏法師這個走路裡外受氣無奈叫喊有些不過所以實情。」行者:「造化營生勾當不須遠行花費銀子我們不是和尚道士其實有些手段正是:『一來照顧郎中二來。』回去上覆家主我們東土聖僧西天拜佛善能降妖。」:「一肚子手段不住妖精帶累受氣?」行者:「管教家門去來。」奈何包袱轉步師徒門首:「長老進去主人知道。」行者師徒等候

大門中堂可可撞見太公太公:「那個畜生怎麼回來?」放下:「上告主人公得知小人撞見兩個和尚一個騎馬一個那裡再三不曾奈何不得脫手主人公事情一一十分歡喜我們妖怪。」:「那裡?」:「東土聖僧前往西天拜佛。」太公:「既是和尚有些手段如今那裡 ?」:「現在門外等候。」

太公衣服出來迎接叫聲:「長老。」三藏聽見急轉早已面前老者穿蜀錦糙米犢子黑綠出來笑語便:「長老作揖。」三藏行者不動老者相貌便不敢作揖行者:「怎麼?」老兒幾分害怕:「家裡現有一個女婿打發怎麼這個雷公?」行者:「大年省事相貌乾淨有些本事妖精鬼魅女婿女兒便是好事何必諄諄相貌?」太公見說戰兢兢只得強打精神叫聲:「請進。」行者白馬行李三藏進去不管好歹敞廳退光漆交椅師父椅子傍邊:「這個長老。」行者:「半年還家。」

坐定問道:「長老東土?」三藏:「便是貧僧西天拜佛宿明日。」:「借宿怎麼?」行者:「借宿順便妖怪動問府上多少妖怪?」:「多少一個妖怪女婿。」行者:「妖怪始末多大手段從頭說說。」:「我們自古至今不曉得甚麼魍魎邪魔只是老拙不幸不曾女兒第二玉蘭第三兩個從小人家女婿指望過活養老女婿當差年前一個漢子模樣精緻山上人家父母兄弟人家女婿老拙一個進門勤謹耕田不用收割不用其實只是有些嘴臉。」行者:「怎麼樣?」:「後來變做一個耳朵腦後身體粗糙模樣卻又三五米飯點心百十燒餅吃齋便是老拙這些家業田產之類不上半年。」三藏:「所以。」:「還是小事如今一家左鄰右舍不得安生小女在後一發半年不曾見面不知死活如何因此妖怪法師退退。」

行者:「這個老兒放心今夜退文書女兒如何?」老大:「打緊多少多少親眷甚麼文書除了。」行者:「容易容易入夜好歹。」

老兒十分歡喜老兒問道:「兵器多少趁早。」行者:「兵器。」老兒:「只是錫杖錫杖怎麼那個妖精?」行者取出一個繡花迎風就是粗細鐵棒:「棍子兵器如何?」:「既有兵器要人?」行者:「不用只是年高老兒師父妖精拿來除了。」老兒家僮朋友一時相見行者:「師父放心。」

鐵棒:「妖精住處看看。」門首行者:「去取鑰匙。」:「看看若是鑰匙。」行者:「老兒年紀當真。」走上原來開門裡面黑洞行者:「女兒一聲裡面?」老兒叫道:「姐姐!」女兒認得父親聲音一聲:「爹爹這裡。」行者黑影仔細模樣

雲鬢依舊十分嬌態傾頹氣血蛾眉語聲
來看抱頭大哭行者:「妖怪那裡?」女子:「不知那裡這些天明入夜雲霧不知曉得父親退常常防備來朝。」行者:「不消說老兒令愛往前慢慢在此。」歡喜女兒

行者神通搖身一變女子一般獨自 妖精多時一陣

起初微微蕩蕩後來渺茫
微微蕩蕩乾坤渺茫阻礙

鬼神天地
鹿猿猴在外
鐵塔幢幡寶蓋

許願開船
土地祠堂四海龍王朝上
海邊夜叉長城半邊
狂風過處半空一個妖精果然醜陋穿直裰花布手巾行者暗笑:「原來這個買賣。」行者不問嘖嘖不絕真假走進就要行者暗笑:「。」即使叫做頭一撲的起來床邊:「姐姐怎麼今日有些?」行者:「。」妖道:「怎麼?」行者:「怎麼家子今日有些自在好時便起來開門衣服。」不解行者起來淨桶依舊叫道:「姐姐那裡脫衣服。」行者:「。」上床

行者忽然口氣:「造化。」怪道:「造化怎麼得到茶飯不曾白吃掃地搬磚耕田插秧立業如今身上穿四時享用蔬菜還有那些趁心長吁甚麼造化?」行者:「不是今日父母。」怪道:「打罵?」行者:「夫妻一個女婿這樣嘴臉不得姨夫不得親戚不知那裡人家敗壞玷辱門風打罵所以煩惱。」怪道:「有些醜陋一來願意方才今日怎麼說起我家相貌官名叫做以此便。」

行者暗喜:「老實不用明白既有地方姓名不管。」行者:「法師。」怪笑:「睡著睡著變化甚麼法師和尚道士就是老子虔心九天祖師下界相識不敢。」行者:「一個五百年大鬧天宮齊天大聖。」這個三分害怕:「既是兩口子不成。」行者:「 ?」怪道:「不知道天宮有些本事不過模樣。」

上衣往外行者自己現出喝道:「妖怪那裡看看那個?」看見行者磕頭就是雷公相似一聲衣服狂風脫身行者上前鐵棒望風一下火光本山行者駕雲隨後趕來叫聲:「那裡上天趕到斗牛枉死。」

畢竟不知勝敗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