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二十回 Chapter 2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唐僧 半山八戒爭先

還是心滅
生滅辨別
既然別人
苦功
穿虛空結
無為使
心法

無心現法輟。
不見皎潔
一般彼此分別
偈子乃是玄奘法師悟徹多心》,打開門戶長老念常一點靈光

宿

無情出現
忽然山路傍邊村舍三藏:「悟空日落西東海幸而人家我們借宿明日。」八戒:「有些人家有力行李。」行者:「這個戀家報怨。」八戒:「不得師父曉得?」三藏:「悟能若是在家心重不是出家回去。」跪下:「師父師兄有些不曾報怨報怨直腸說道個人化齋戀家師父菩薩戒行師父憐憫情願師父西天無退叫做苦修』。不是出家?」三藏:「既是如此起來。」

縱身絮叨擔子只得死心跟著前來人家門首三藏行者韁繩八戒行李佇立綠蔭之下三藏錫杖斗篷門前老者斜倚之上念佛三藏不敢高言慢慢一聲:「施主問訊。」老者起來衣襟出門還禮:「長老寒門何故?」三藏:「貧僧東土大唐和尚聖旨拜佛方便方便。」老兒擺手搖頭:「不得西天取經取經。」三藏下沉:「菩薩西怎麼東邊?」靦腆半晌

行者素性兇頑忍不住上前叫道:「老兒大年出家人借宿十分窄狹我們底下好道打攪。」老者三藏:「師父言語那個徒弟雷公眼睛一個癆病魔鬼怎麼衝撞年老?」行者:「這個老兒眼色叫做中看結實。」老者:「有些手段。」行者:「不敢。」老者:「家居何處削髮?」行者:「東勝神洲海東國花山水居住小兒妖怪悟空本事一個齊天大聖不受天宮如今消災沙門正果唐朝師父西天拜佛甚麼伏虎曉得倘若府上甚麼便。」

老兒言語哈哈:「原來化緣和尚。」行者:「兒子便是這些師父走路辛苦說話。」老兒:「若是辛苦說話好道活活既有這樣手段西方一行茅舍宿。」三藏:「施主一行。」老者:「那裡?」行者:「老兒眼花綠蔭不是?」老兒果然眼花細看八戒嘴臉屋裡亂跑:「關門關門妖怪!」行者趕上:「老兒不是妖怪師弟。」老者戰兢兢:「好好一個一個和尚。」八戒上前:「相貌乾淨我們有用。」

老者正在門前和尚南邊兩個少年一個老媽男女赤腳插秧看見白馬行李家門喧嘩不知來歷上前問道:「甚麼的?」八戒調過頭耳朵那些東倒西歪三藏滿招呼:「我們不是歹人我們取經和尚。」老兒媽媽:「婆婆起來驚恐師父唐朝只是徒弟惡人男女。」媽媽老兒少年兒女進去

三藏門樓之上埋怨:「徒弟兩個相貌言語一家我身。」八戒:「師父自從這些許多往常老莊朝前兩頭二三。」行者:「不要亂說收拾。」三藏:「悟空相貌生成怎麼收拾?」行者:「那個懷裡出來蒲扇在後不要搖動就是收拾。」八戒左右行者行李入門白馬

老兒少年一個清茶吩咐少年窟窿凳子天井三藏問道:「施主?」老者:「。」「?」:「兩個小兒。」三藏:「恭喜恭喜。」:「年壽幾何?」:「六十一。」行者:「花甲重逢。」三藏問道:「施主西天?」老者:「非難只是道中難行我們西只有三十遠近叫做八百山中妖怪長老許多手段。」行者:「不妨不妨師弟甚麼妖怪不敢。」

正說兒子:「。」三藏合掌齋經八戒早已長老行者:「這個好道餓鬼。」知趣:「這個長老著實。」一連十數三藏行者不上不住便王道:「倉卒不敢苦勸。」三藏行者:「。」八戒:「老兒滴答甚麼甚麼只管將來就是。」一家子門樓安排

次日行者八戒媽媽整治點心水管致謝老者:「茅舍。」行者:「老兒我們出家人回頭。」策馬西行

西域邪魔大災前來不上半日高山說起十分險峻三藏𩉢觀看果然

頂上見地前面白雲怪石彎彎龍洞中有叮叮滴水鹿盤盤白面巴山出水飛禽走獸猛然一陣得人正是成千籠罩
師父大聖慢步悟能徐行一陣旋風大作三藏馬上心驚:「悟空。」行者:「四時?」三藏:「不同。」行者:「不比?」三藏:「

巍巍蕩蕩飄飄渺茫
竿
岸邊
拋錨
迷失山中樵子
猴子花叢鹿

塵沙海浪。」
八戒上前行者:「師兄十分風大我們乾淨。」行者:「兄弟風大撞見妖精?」八戒:「不曾避風我們。」行者:「莫言。」八戒:「師兄空頭過來就是便。」行者:「兄弟不知道。」大聖風頭過來有些:「果然不是味道不是有些蹊蹺。」

不了山坡斑斕猛虎三藏白馬斜倚八戒行李行者走上一聲:「那裡!」劈頭起來自家胸膛一聲下來站立惡相模樣

津津身軀
火燄直豎
森森光耀耀
氣昂昂努力厲聲高喊
喊道:「不是別人乃是風大部下先鋒大王巡邏凡夫那裡和尚兵器?」八戒:「這個不得我等不是凡夫東土大唐三藏弟子奉旨西方拜佛早早遠避他方大路師父性命猖獗留情。」妖精分說一個架子八戒八戒閃過怪手兵器八戒隨後趕來山坡亂石取出轉身來迎兩個一往一來

行者攙起唐僧:「師父害怕八戒打倒好走。」三藏起來戰兢兢念著多心

行者鐵棒:「!」此時八戒抖擻精神行者:「趕上。」兩個鐵棒手腳使金蟬脫殼依然猛虎行者八戒那裡卻又胸膛臥虎真身一陣狂風路口見著師父正念多心》,可憐三藏江流註定寂滅

唐僧按住狂風:「大王先鋒一個和尚門外。」傳令進來先鋒雙手唐僧上前跪下:「大王不才山上巡邏一個和尚東土大唐三藏法師西方拜佛奉上。」

:「前者有人傳說三藏法師大唐奉旨取經手下一個徒弟行者神通廣大智力高強怎麼能夠?」先鋒:「兩個徒弟使一個使鐵棒爭持使一個金蟬脫殼和尚拿來奉獻大王。」:「。」先鋒:「大王?」:「不曉得打緊恐怕兩個徒弟上門吵鬧穩便在後三五兩個攪擾那時身子乾淨二來不動口舌我們心意慢慢自在受用。」先鋒大喜:「大王深謀遠慮。」:「。」

旁邊唐僧便燕雀苦命江流行者遇難悟能:「徒弟不知何處降妖魔頭拿來毒害幾時相見你們早些十分斷然不能。」一邊一邊

行者八戒山坡行者一打自己八戒原來一塊臥虎行者大驚:「不好不好!」八戒:「?」行者:「這個叫做金蟬脫殼在此我們回去看看師父毒手。」兩個急轉早已不見三藏行者:「師父。」八戒即便眼中:「那裡找尋?」行者頭道:「銳氣橫豎在此我們尋尋去來。」

兩個入山穿多時之下洞府人定觀瞻果然兇險

尖峰古道碧梧冉冉怪石林內澗水石壁鹿萬年巍巍落花天臺
行者:「賢弟行李之間馬匹不要出頭門首必須妖精方才師父。」八戒:「吩咐。」

行者直裰門前風洞」。便丁字執著叫道:「妖怪趁早師父出來省得掀翻窩巢住處。」聞言一個害怕戰兢兢裡面報道:「大王禍事。」:「?」妖道:「門外一個雷公和尚鐵棒師父。」先鋒:「鹿怎麼唐僧徒弟區處?」先鋒:「大王放心穩便不才帶領五十出去甚麼行者拿來。」:「這裡除了大小頭目還有五七選擇多少只要行者我們自在和尚一塊情願兄弟不得那時埋怨。」怪道:「放心放心去來。」

果然五十出門厲聲叫道:「那裡和尚在此?」行者:「這個剝皮畜生甚麼脫殼師父倒轉趁早好好師父出來這個性命。」怪道:「師父大王回去不然一齊不是一個一個?」行者聞言心中大怒滴流鐵棒喝道:「多大手段大話。」先鋒持刀接住果然不善兩個

悟空
猴王
鳳凰鵓鴿
滿悟空
來往不禁三五先鋒
轉身逃生悟空
不住回頭原來面前不敢山坡逃生行者那裡執著趕來呼呼喊聲不絕趕到之間八戒那裡八戒聽見呼呼聲回頭觀看乃是行者舉起頭一可憐先鋒脫身絲網八戒窟窿鮮血一頭腦髓流乾詩曰

三五年前歸正持齋真空
誠心唐三藏沙門
脊背兩手行者大喜:「兄弟正是打敗這裡尋死接著不然。」八戒:「師父可是?」行者:「正是正是。」八戒:「師父下落?」行者:「師父甚麼大王這裡性命兄弟這個功勞行李方才師父。」八戒:「哥哥若是打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