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二十二回 Chapter 2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八戒大戰流沙 木叉奉法悟淨

話說唐僧師徒前來不一西卻是平陽光陰迅速寒蟬大火向西行處一道大水湧浪三藏馬上:「徒弟前邊水勢寬闊不見船隻行走我們那裡過去?」八戒:「。」行者空中心驚:「師父真個真個只消過去師父萬載難行。」三藏:「這裡無邊端的多少寬闊?」行者:「經過八百遠近。」八戒:「哥哥怎的遠近?」行者:「賢弟雙眼白日千里路上吉凶卻才空中看出上下不知經過八百。」長老煩惱岸上石碑來看流沙」;小小四行

八百流沙三千水深
鵝毛蘆花
師徒碑文浪湧當中一個妖精十分

一頭蓬鬆
藍靛
露白
骷髏崢嶸
一個旋風上岸唐僧慌得行者師父登高八戒放下擔子釘鈀妖精便使兩個流沙河岸英雄好鬥

降妖人相河岸這個總督那個捲簾昔年今日爭持一個一個磨牙伸開大四迎風這個沒頭沒臉那個一個流沙吃人一個迦持修行
兩個來往二十回合不分勝負

大聖唐僧行李八戒交戰咬牙切齒忍不住:「師父。」師父不住唿哨前邊原來八戒好處難解難分行者鐵棒頭一急轉慌忙入流沙河八戒亂跳:「漸漸再不三五就擒兇險敗陣怎生?」行者:「兄弟自從下山這個不曾我見甜美忍不住將來不識。」

兩個著手說說轉回唐僧唐僧:「妖怪?」行者:「妖怪。」三藏:「徒弟知道淺深這般無邊沒了舟楫須是水性引領引領。」行者:「正是這等常言:『墨者。』在此水性我們如今不要打殺師父理會。」八戒:「哥哥不必遲疑看守師父。」行者:「賢弟不敢說嘴勾當不大十分若是念念方才不然就要變化甚麼之類去得手段高山甚麼蹊蹺異樣事兒都會只是買賣有些。」八戒:「當年總督天河掌管水兵大眾得知水性只怕甚麼老小不過一時?」行者:「交戰不要戀戰不許出來下手。」八戒:「我去。」直裰雙手分開水路使出當年手段進去水底之下往前

方才有人起身觀看原來八戒當面高呼:「和尚那裡仔細。」八戒使:「甚麼妖精在此擋路?」妖道:「認得不是妖魔鬼怪不是無名。」八戒:「不是妖魔鬼怪怎生在此傷生端的甚麼姓名性命。」怪道:「

生來神氣乾坤萬里遊蕩
英雄天下威名豪傑人家模樣
萬國九州五湖四海
皆因學道天涯
常年衣缽隨身每日心神不可
沿雲遊到處百餘
因此真人大道金光
嬰兒姹女
重樓肝火心臟
三千滿天顏志心
玉皇大帝便親口捲簾
南天門殿
腰間懸掛虎頭牌降妖
頭頂日光鎧甲
往來護駕出入
王母蟠桃設宴瑤池
失手打破玻璃天神個個
玉皇即便輔相
官銜
多虧赤腳天仙啟奏
流沙東岸
山中
樵子我身
來往吃人翻覆傷生
行兇今日肚皮有所
莫言粗糙不堪消停。」
八戒聞言大怒:「潑物一些眼色出水粗糙看起來得無祖宗。」使一個點頭兩個出水各人不同

捲簾神通可愛那個降妖這個釘鈀隨手山川世界太歲幢幡喪門寶蓋一個凜凜唐僧一個犯罪滔滔一下條痕魂魄努力相持用心取經怒氣沖天不忍退黿朝上雷轟日月天地
兩個時辰不分勝敗玉磬金鐘

大聖唐僧左右眼巴巴兩個水上爭持只是不好動手八戒詐敗轉回東岸隨後趕來將近到了岸邊行者忍耐不住師父鐵棒河邊妖精劈頭妖物不敢河內八戒:「猴子緩緩到了高處河邊不能回首進去幾時出來?」行者:「我們回去師父去來。」

八戒同行高岸三藏三藏欠身:「徒弟辛苦。」八戒:「且不說辛苦只是妖精萬全。」三藏:「妖精交戰何如?」八戒:「手段對手使一個詐敗趕到岸上師兄棍子。」三藏:「如此怎生奈何?」行者:「師父放心如今天色崖岸之上齋飯明日。」八戒:「。」

行者人家素齋師父師父來得便:「悟空我們化齋人家一個強似爭持?」行者:「家子相去五七千里那裡得知水性?」八戒:「哥哥扯謊五七千里怎麼這等去來?」行者:「那裡曉得十萬八千里五七只消把頭就是?」八戒:「既是這般容易師父只消點點過去何必苦苦?」行者:「不會駕雲師父過去不是?」八戒:「師父泰山駕雲須是斗方。」行者:「好道也是駕雲只是遠近不動如何自古:『泰山芥子凡夫紅塵。』使風頭卻是扯拉就地不能得空那樣法兒使還有隱身只是師父異邦不能超脫苦海所以寸步難行擁護不得這些苦惱不得就是不肯你我叫做容易便』。」聞言聽受素食師徒流沙河東次之

三藏:「悟空今日怎生區處?」行者:「區處八戒下水。」八戒:「哥哥要圖乾淨下水。」行者:「賢弟再不急性上來攔住沿回去。」

八戒抖擻精神雙手沿分開水路依然窩巢方才睡醒回頭觀看八戒跳出當頭喝道:「。」八戒:「甚麼哭喪祖宗?」怪道:「不曉得

原來名譽
魯班製造工夫
裡邊趁心外邊
名稱降妖
大將軍玉皇隨身
意態
護駕蟠桃上界
殿曾經眾聖捲簾
養成靈性不是人間器械
自從天門任意縱橫海外
不當大膽自稱天下比賽
那個釘鈀只好。」
八戒:「打的潑物甚麼只怕一下兒膏藥一齊流血縱然也是破傷風。」丟開水底八戒依然出水一番不同

釘鈀言語不通眷屬兩下輸贏反覆不和這個怒氣那個傷心忍辱英雄流沙惡毒氣昂昂勞碌三藏西域釘鈀老大十分這個揪住岸上那個霹靂魚龍
來往三十回合不見強弱八戒使隨後趕來八戒:「這個上來高處腳踏實地。」:「上去幫手下來。」原來再不上岸沿八戒

行者不肯上岸心焦恨不得行者:「師父坐下』。」半空落下八戒回頭行者落下卻又一頭下水隱跡潛蹤不見行者佇立岸上八戒:「兄弟再不上岸奈何?」八戒:「不勝吃奶的氣力使盡。」行者:「師父。」

高岸唐僧長老滿眼下淚:「艱難怎生?」行者:「師父煩惱潛水其實難行。──八戒在此保守師父南海走走去來。」八戒:「哥哥南海?」行者:「取經勾當觀音菩薩我等也是觀音菩薩今日流沙不能前進不得怎生處治我去強如妖精。」八戒:「也是也是師兄千萬上覆一聲指教。」三藏:「悟空若是菩薩不必遲疑。」

行者南海半個時辰望見普陀山須臾紫竹林二十四諸天上前:「大聖?」行者:「特來菩薩。」諸天:「。」諸天洞口報道:「孫悟空有事朝見。」菩薩龍女扶欄雲巖開門大聖端肅皈依參拜

菩薩問曰:「怎麼唐僧?」行者:「菩薩師父老莊一個徒弟豬八戒菩薩悟能八百流沙乃是三千師父河中妖怪武藝高強了悟水面大戰三次只是不能取勝攔阻不能渡河因此菩薩憐憫。」菩薩道:「猴子自滿不肯說出唐僧的話?」行者:「我們只是師父渡河不得精細只是悟能窩巢不曾說出取經勾當。」菩薩道:「流沙妖怪乃是捲簾大將也是勸化善信保護取經說出東土取經決不爭持斷然歸順。」行者:「如今不肯潛蹤如何歸順如何?」菩薩取出一個葫蘆吩咐:「葫蘆孫悟空流沙河水悟淨』,出來歸依唐僧然後骷髏穿葫蘆安在當中就是唐僧流沙。」

聞言大聖葫蘆奉法紫竹林

五行匹配天真認得從前主人
妙用辨明正見原因
來歸同類求情
寂寞調和水火纖塵
兩個多時雲頭早來流沙河岸豬八戒認得木叉行者師父上前迎接木叉三藏八戒相見八戒:「尊者指示菩薩法教沙門一向在途未及致謝恕罪恕罪。」行者:「我們叫喚去來。」三藏:「?」行者:「菩薩前事菩薩流沙妖怪乃是捲簾大將因為有罪墮落作怪菩薩勸化師父西天但是我們不曾說出取經事情故此苦苦爭鬥菩薩木叉葫蘆作法過去。」三藏聞言頂禮不盡木叉作禮:「尊者一行。」木叉葫蘆到了流沙河水厲聲叫道:「悟淨悟淨取經在此久矣怎麼歸順?」

懼怕猴王水底正在歇息法名觀音菩薩取經在此」:伸出認得木叉行者笑盈盈上前作禮:「尊者失迎菩薩何處?」木叉:「未來吩咐唐僧徒弟骷髏這個葫蘆。」悟淨:「取經那裡?」木叉手指:「東岸不是?」悟淨看見八戒:「不知那裡潑物何曾一個取經?」看見行者:「這個主子幫手好不利害。」木叉:「那是豬八戒孫行者唐僧徒弟菩薩勸化怎的唐僧。」

悟淨直裰上岸唐僧雙膝跪下:「師父弟子有眼無珠認得師父尊容衝撞恕罪。」八戒:「膿包怎的皈依只管說話?」行者:「兄弟還是我們不曾說出取經事情姓名。」長老:「誠心皈依?」悟淨:「弟子菩薩教化法名喚做沙悟淨不從師父?」三藏:「如此,」:「悟空戒刀。」大聖即將戒刀三藏行者八戒大小三藏行禮真像和尚家風沙和尚木叉:「迦持不必絮煩作法去來。」

悟淨不敢怠慢即將頸項骷髏菩薩葫蘆安在當中師父下岸長老上面果然輕舟八戒扶持悟淨捧托孫行者在後龍馬木叉擁護師父飄然流沙真個多時彼岸拖泥帶水幸喜清淨無為師徒腳踏實地木叉祥雲葫蘆骷髏一時化作陰風寂然不見三藏拜謝木叉頂禮菩薩正是

木叉東洋三藏上馬西
畢竟不知幾時正果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